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曹魏天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诸王世子

曹魏天子 幽灵徘徊 2066 2020.01.22 22:17

  站在洛阳那高大的城门阙上,身穿大鸿胪礼服,须发皆白的张泰,正紧皱着眉头。

  看着洛阳城门下方,那那一辆辆奢华的马车已经排成一长串了。

  粗略估计一下,底下最少有着二十多辆马。

  而且马车一旁,还有打着各个诸侯仪仗的士卒。

  最关键的还是那些坐在马车上的世子,居然还时不时的隔着马车,大声叙旧了起来。

  一些有素质,接受过严格教育的诸侯王子嗣们,只是互相道好,什么“族兄好久不见,家父让我给伯父带个好!”

  而那些会玩的人,则隔着马车,互相猥亵的相视一笑,气氛顿时快活了起来。

  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世子们,则互相感叹了起来,看向那洛阳城高大城墙的表情。

  比刚从那山沟沟里出来的夷狄酋长,好不到哪里去,看的张泰都有些怀疑,朝廷对于这些诸侯王们,是不是太过苛刻了。

  甚至,一些车厢之中,还能听见小孩子的哭闹声,听着那哭声,张泰就更加头疼了。

  张泰可是亲自劝过那位沛王几次了,告诉那位,世子太小就别派来凑热闹了,派个使者就够了。

  谁知道,那位沛王听完后,当即就抽泣了起来,还说什么,皆是曹家贵胄,那位陛下为何要弃武帝子嗣不顾?

  这句话一出,张泰也就只能点头同意了,也只能带着,那位还流着鼻涕泡的沛王世子前来洛阳了。

  更加之,那站在老远,虽然被士卒们阻挡着,但依旧伸着头看热闹的人群,场面一时间喧闹无比。

  在一旁那些士卒们,那有些胆怯的督促声下,城门下那长长的队伍,秩序却是越来越乱了。

  那队伍后的一些马车,其上的车夫还经常叫唤一声,以表达自己与马车上的人,对于排在后面,这件事的不满。

  见到这种情况,张泰有些头疼的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对于那些嘴上毛都没几根的诸王世子。

  张泰也拿他们没啥好办法,要是宗正在此,也许还能凭着辈分,压制管教一下这些曹氏宗室。

  只可惜,张泰听说,那位宗正已经就剩一口气在那了吊着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没了。

  所以管理这些刺头的任务,就全落在自己身上了,无奈的看向了,站在一旁身披着轻甲之人说道:“还请董校尉亲自下去一趟,约束一下那些人!”

  听到张泰的话语,董胄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这老头怎么不自己下去,约束一下那些人呢?

  心中有些鄙夷的想到,你身为堂堂的当朝九卿都不想惹这些人,自己就敢惹了?

  当然话不可能这么说,清了清嗓子,董胄回道:“大鸿胪,当务之急,还是要把这些人,给放进洛阳城内啊!”

  听到董胄的回答,张泰顿时被气得,吹胡子瞪眼了,语气有些恼怒的说道:“你以为老夫不想?

  把放他们进城之后呢?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那宗正曹恪的情况;

  现在大鸿胪的那些行人、译官都被老夫派了出去了,尚书省那边,可还没有下诏令呢!

  到时候,私放诸侯入洛的罪名,你能担当的起?!”

  听到张泰的话语,董胄只敢在心里抱怨几句了,你说,你冲我一个城门校尉发什么脾气呢!?

  正想开口辩解几句,董胄突然想起了今天听到的传闻。

  听他们说,那夏侯玄带着何晏等人前往太学讲学了,当时,自己可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心中还窃喜不已。

  巴不得他们在那太学之中,与那些博士打起来呢!

  说不定自己还能带人,去那太学转一圈呢,当然,董胄现在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对着有些着急的张泰说道:“大鸿胪可以先带着世子们前往太学啊!”

  听到董胄的话语,张泰眼中惊喜之色一闪而过,对啊!

  那太学可是开阳门外呢,对着董胄告谢一声,就匆匆的往着楼阙下跑去了。

  ----------

  看了一眼那高大的洛阳城墙,曹信有些不舍的放下了车帘,小心的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书信。

  看着那用丝绸包着的书信,拿在手上,曹信仔细的检查了一下。

  在反复确定了,自己手中的这封书信没有破损,曹信这才松了口气。

  盯着自己手中的这封书信,曹信不由回想起了那天的场景,那还是在十天前发生的事了。

  如往常一样,自己准备前往,济北王府中的泮宫之中,听那老夫子教授《周易》。

  想起老夫子教授《周易》时的场景,曹信不由浑身一颤。

  只要想起这个,曹信就感觉自己的头顶上的头发,好像又掉了几根。

  自己从记事以来,大部分时间就是在那私塾之中度过的吧?

  对于礼、乐、射、御、书、数这六艺,自己的夫子可是一样没落下。

  而且,那老夫子的嘴里总是挂着一句:“世子乃是陈思王之后!”

  当年的自己,看着自己的妹妹弟弟们,在一旁嬉戏打闹,内心可别提有多羡慕了。

  想起老夫子的那张脸,和那六十四卦与那三百八十四爻,曹信可是头疼不已。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自己是陈思王之孙呢!

  虽然当年,年幼的自己并不知道陈思王三个字背后代表着什么。

  但是,从此之后,陈思王之孙的名头,就好像变成自己的第二个名字一般。

  在自己父亲那严厉的督促之下,再加上自己阿母的眼泪攻势。

  曹信也只能把自己的不满,隐藏在自己心里,不敢表露一丝一毫的想法。

  好像,从自己记事开始以来,王府外的人那些人,和自己的父母、老师、弟弟妹妹们,一直都是以陈思王之孙来看待自己的吧?

  有时候,曹信真的想对那些人说一句,我曹信就是曹信,名字不是什么陈思王之孙!

  但是,无论自己做的有多好,别人也只会称赞一句“不愧为陈王后矣!”

  然而,只要自己做错什么事,自己的父亲,就会把自己叫进他的书房。

  在自己爷爷的衣冠前,狠狠揍自己一顿,想到这里,曹信就有些后怕的,摸了摸自己的臀部。

  这其中的心酸痛苦,不足为外人道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