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曹魏天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最初的交易

曹魏天子 幽灵徘徊 2108 2019.12.22 18:18

  走在洛阳宫哪已经结冰的大道上,曹芳感受着正月哪刺骨的寒风,此时内心也是复杂无比。

  无奈的摸摸了那有些发红的鼻子紧了紧身上的羊皮大氅。

  看了看前方那座已经被白雪覆盖而显得有些苍凉的宫殿,曹芳微微一叹了一口气向着前方步伐匆匆的董箕问道:“黄门令,太后可好些了?”

  走在前方引路的董箕听到曹芳的问话脚步微微一顿,连忙回过头来语气谄媚的道:“陛下勿虑,太后那边可还有王太医呢!”

  看到了曹芳那张小脸之上显露出的迷茫神情,董箕用着感激的语气继续补充道:“陛下不知这王太医可是那张长沙的亲传弟子呢!”

  而曹芳听到张长沙这个名字只觉得耳熟无比,不由向着站在前方的董箕好奇问道:“哦?不知这张长沙又是何许人也?”

  听闻此言董箕先是面朝南方施了一礼随后说道:“陛下不知,自前朝黄巾贼乱起,这天下战乱频繁兵灾不断;

  所谓是大兵之后必有灾年,那时节是瘟疫四起,而病亡者不计其数。”

  说到这里,董箕那张老脸上第一次表露出了自己内心那真实的想法。

  而这种表情,曹芳只有在后世电视上那些中东难民脸上见过。

  惊恐与庆幸夹杂着不甘,这种表情头一次出现在这个,已经在这洛阳宫沉浮了三十多载的老宦官脸上。

  眼睛里闪着泪花,董箕用着那已经悲伤到麻木的语气对着曹芳说道:“不知陛下可否知道武皇帝所作的那首嵩里行否?”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

  念之断人肠。”看到董箕现在这个样子,曹芳口中下意识的就念出了这嵩里行的最后三句。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口中喃喃着这三句话,董箕那眼睛里的泪水就止不住的流淌而出。

  在董箕那张充满岁月痕迹的老脸之上,此时曹芳看到了很多很多前世他从未见过的东西,心中默念着武帝的那首嵩里行不由的心中一寒。

  只见这时董箕继续抽泣的说道:“当年奴婢家本是这洛阳本地人,直到董卓那贼人入洛;

  以兵甲之士逼的吾等西迁,而西迁途中死于流离途中者不可胜数!”

  猛地吸了两口气,勉强压抑住了怒火董箕咬牙切齿的道:“奴婢父母姊妹皆没于此贼人手中,而那时奴婢染得疫病躺在路边本以为必死;

  没成想碰到了张长沙把奴婢救回了家中,喝几服汤药奴婢这才挽回一命”

  听到董箕的描述,曹芳第一次感觉到了,那诗句中的世界其实离自己并不遥远;

  看着自己眼前董箕那已经有些麻木的神情,曹芳已经无法想象,这位黄门令到底经历些什么。

  头一次,曹芳真切的感受到了压在自己肩膀上的责任有多重了,是,自己活下去很容易,历史上的自己不也活到了274年吗?但是那之后呢?

  其实曹芳内心一直在有意无意的逃避着,逃避着在自己肩膀上的责任。

  汉末的乱世就如此的让人不寒而栗了,曹芳现在很难想象,在这那之后的那场“名族融合”有多惨烈了。

  “两脚羊”这个词汇一直回荡在曹芳的脑海之中。

  而此时的董箕已经是泪流满面了,显然战乱与灾难,给予了这位本该子孙满堂,在家乡颐养天年的老人很大的打击。

  看到自己眼前的那哭成泪人的老宦官,此刻的曹芳也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了。

  而正在哭泣的董箕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渐渐的停止了哭泣。

  眼睛发红的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曹芳,最后在曹芳惊讶的眼神下撩起了长袍缓缓跪了下来。

  只见跪伏于地的董箕用着哀求的语气说道:“奴婢知陛下得武皇帝庇佑天生神灵;

  所以还望陛下答应奴婢一个请求,如若陛下答应,老奴愿百死以报陛下之恩!”

  听到董箕的话语,曹芳不由略微沉吟了一会,对着面前跪伏着的董箕说道:“不知黄门令有何请求?

  只要是在朕能力范围之内可以办到的,必然会答应黄门令的!”

  似乎听出曹芳话语中隐藏的含义,董箕连忙说道:“陛下不要误会了,只因那张长沙对奴婢有救命之恩;

  而老奴当时无法报答张长沙的救命之恩,所以今日老奴只是希望陛下亲政之后能下旨在涅阳县为张长沙立庙!”

  听闻此言曹芳不由微微一愣,他已经在脑海中想过董箕会提出何种要求了,在曹芳看来董箕无非就是想在族中寻一子侄然后过继给他,这也是五千年来这宦官们的终极目标了。

  然而让曹芳没想到的是,这董箕居然提出了要给张仲景立庙这个奇怪的要求,当然来自后世的曹芳当然不能理解立庙背后代表着什么了。

  看着董箕那近乎哀求的眼神,曹芳只是沉吟了一会就说道:“黄门令勿虑,似张长沙这等医者,可谓是救民于危难之中,是之天下楷模也;

  其《伤寒杂病论》朕亦有所闻,朕亲政之后必命太医署收集整理成册以留后世医者也,而后立庙以表长沙之功也。”

  听到曹芳的话语董箕可谓是欣喜若狂,他这辈子唯一的愿望,就是报答那张长沙的救命之恩,现在听到曹芳亲口答应下来只觉得心中那块大石终于落地。

  并没有去关注年仅八岁生活在深宫的曹芳为啥知道《伤寒杂病论》。

  在董箕看来曹芳既然能够让武皇帝亲自托梦,那知道张长沙的著作又算什么呢?

  说不定还是武皇帝在梦中亲自教给这位小陛下的呢!

  看到董箕那激动的表情,曹芳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知道现在自己百步之内的安全可算是有了一些保障了,至于为什么曹芳会这样想?

  要知道刚才曹芳说的一切,可都是建立在自己亲政之后这个前提上的,看董箕那模样,肯定也是知道曹芳前提条件的,但是那又如何呢?

  在董箕看来,自己反正也是一把老骨头了,既然曹芳能满足自己那最后的心愿,那自己再散发一点余热又何尝不可呢?

  这场曹芳在这个世界最初的“交易”,在两方不言而喻的默契之下就这样完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