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曹魏天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悲惨的例子

曹魏天子 幽灵徘徊 2165 2020.01.16 21:05

  此时在曹芳所在的房间之内,已经是摆放着好几个烧的通红的火盆了。

  值得注意的是,这几个火盆都是摆放着半敞开的窗户下方。

  而在几个火盆内还有几块尚未燃烧的黑炭,看这样子,这几个火盆肯定是有专人在负责的。

  踱步走进那有些狭窄的房间内,张其、颜夏两人感受着身上传来的暖洋洋,皆都是齐齐松了一口气。

  今年两人已经是六十二、三了,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像司马懿一样,一晚上乘车跑了四百多里,第二天早上还能像没事人一样,照常主持曹芳的即位仪式。

  进入房间内,张其、颜夏两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望向了房间内摆放着的那张木床。

  见到其上摆放着的茅草席与茅草枕头,两人内心中的心结终于消散,紧皱着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要知道,学公羊春秋的儒生或多或少的,都有些理想主义加道德洁癖了,所以两人最初见到这“草庐”说不在乎那是假的。

  要不是这些公羊儒生人均有着道德洁癖加理想主义,曾今两度为官学煊赫无比的公羊春秋,也不会衰落的那么快了。

  只可惜公羊春秋与今文学派们,可谓是成也在官学,败也在这官学两字之上,要知道,在东汉末期那黑暗无比的政治环境下。

  公羊春秋的学说与治公羊的士子们,那些道德洁癖加理想主义者,也就理所当然的被当时的朝臣们所厌恶了。

  而在民间,古文学派的那群人的学说,却是已经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了,今文学派的诸位大儒,也只能依靠着自己官学的地位,来与之抗衡了。

  当然,在那个黑暗的时代也不乏一些忠臣与良臣。

  那是最后一批拥有着理想的大臣们,在那黑暗之中依旧在坚持着自己的理想。

  毕竟今文学派身为两汉官学的其影响力还是在的,所以在他们身上可都是承载着今文学派最后的希望。

  时政既然黑暗,那就如同光武故事一般,自己等人暂避锋芒就是。

  要是按照正常的逻辑来说的话,这样做确实是可行的,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看看那还立在太学内的熹平石经就知道了,在那种情况下,这熹平石经可都是以今文学派为主。

  所以,今文学派本可以靠着自己在学术上的影响力与古文学派僵持一会的,再怎么样,也都不至于沦落到现在的下场。

  再然后?看看出生于“弘农杨氏”的杨彪的经历就知道了,“弘农杨氏”家传的可是欧阳尚书。

  要知道,这欧阳尚书可是伏生亲传,可谓是今文学派的另一根顶梁柱,而杨彪也本来可以成为今文学派的另一根顶梁柱的。

  然而,这位今文顶梁柱的经历,也可以算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了。

  看看杨彪的生平吧!初举孝廉、茂才入仕,其后被征拜为议郎与马日磾、蔡邕、卢植、韩说等人共同续写《东观汉记》赚取资历。

  随后就迁任侍中,之后火速上任转为京兆尹,在光和二年,这位得到了黄门令王甫之前唆使宾客,勒索敲诈郡国的财物共计七千余万的证据。

  并把此事告诉了司隶校尉阳球,而阳球可是早就对那王甫恨之入骨了。

  于是在得到确切证据之后,迅速把此事上奏给了灵帝,最后亲自逮捕诛杀了王甫及其党羽。

  在成功干掉黄门令王甫之后,杨彪可谓是在士人圈子里名噪一时。

  随后这位京兆尹就被征为侍中,之后相继任五官中郎将、颍川太守、南阳太守、永乐少府、太仆、卫尉。

  本来是妥妥的一个今文学派的架海津梁擎天柱一根,正当杨彪要施展抱负之时。

  然后董卓入洛了......

  再之后天下一不小心就大乱了,郭汜、李傕等人也相继出场。

  这群西凉武夫可不读什么四书五经,在那西凉武夫们的刀剑锋芒之下,今文学派可谓是遭受到了重创。

  今文学派好不容易掌控住的太学老家,也都被这群人一把火烧了,可谓是真真切切的百年心血付之一炬!

  然后一不小心大汉天子就被一个姓曹的给劫持了,自己也差点成为了那姓曹的刀下亡魂了。

  最后大汉朝也没了,转眼就变成大魏了,今文学派最后的优势也没了。

  像杨彪这样的名门望族之后,官至九卿的大臣,在这乱世的经历都那么可悲。

  更何况是那些今文士子们呢?聚集在太学本就稀少的士子,就好像韭菜一样被董卓、郭汜、李傕等人割来割去。

  反倒是走民间路线,创立“私学”的古文学派因为弟子众多,加上远离权利的中心,好似如鱼得水一般畅游在这乱世之中。

  而在官学的优势不复存在之后,今文也差不多完了.......

  所以在学派兴衰的压力之下,张其、颜夏两人都是选择了对这件事视而不见,沉默以对。

  在两人看到曹芳床上的茅草枕与茅草枕之后,现在两人的心情,就如同是那已经做好被猥琐大叔猥亵的小姐姐。

  突然发现对面的大叔其实是个绝世帅哥一般,虽然还是逃不过被猥亵的魔爪。

  但是心情却是相比于之前的绝望与厌恶,那是截然不同的。

  跪坐在软绵绵的垫子上,曹芳看着两人脸上那压抑不住,或者说根本没有压抑的神情变化,有些自得的点了点头。

  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背后那被茅草划出的几道伤疤,内心暗道一声“值了!”

  只是自己的两位舅舅与这黄小也是,也不帮自己好好打磨一下,搞得曹芳现在都有点难受了。

  曹芳内心又怀念起了董箕那无微不至的照顾,只是两人这边惊喜不已,曹芳满意无比之时,站在一旁看着两人神态的黄小现在却是有点生气了。

  这两老头倒好,一进门也不先向陛下行礼,只知道傻乎乎的盯着床看,还露出了颇为诡异的笑容。

  连忙微微一咳,黄小也不好直说,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提醒两人。

  听到黄小的咳嗽,两人终于算是反应了过来,其实这也不怪他们俩,设身处地想一想。

  如果,真是这位小陛下自发的为父守孝的话,这对今文无疑是大好事,就今文现在这情况,这两人的反应也算是情有可原的。

  “臣公羊春秋严(颜)氏博士张其(颜夏)参见陛下!”

  两人话音刚落,房间外复又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听那稀碎的脚步声,好像来的还不止一个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