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曹魏天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老天爷的儿子?

曹魏天子 幽灵徘徊 2177 2019.12.19 00:10

  庄严而宽阔的太极殿西堂内,回荡着这四人的哭嚎之声。

  要是不了解情况的人路过此处,听到这痛苦的哭嚎,肯定会下意识的认为,曹芳干了什么天怒人怨之事,以至于惹得堂内众人如此痛哭。

  还是曹芳在一旁劝了许久,才让殿内四人的痛哭终于化为了抽咽。

  看着眼前的还在抽咽的四人,曹芳都有些怀疑自己到底干了什么了。

  黄小拿起袖子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情不自禁的想到这是自己这几个月来第一次在众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真实的感情了吧?

  自从最初的那几天,在黄小亲眼看到,与自己同时进宫的小黄门,可能是因为想家了。

  在大行皇帝庆生之日偷偷哭泣,但是不幸被董箕听到了,再之后?

  再之后,黄小就没在这洛阳宫内看见过他了。

  黄小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董箕在叫人拖走哪个倒霉鬼之时,对自己这批小黄门说的那句话“这洛阳宫内不需要有感情的人,要的只是木头;

  不该做的别做,不该听的别听,不该看的别看,你等要想的只有怎么服侍好贵人。”

  而与自己同一批的中黄门则用着鲜血与泪水证明了,董箕可没有开玩笑。

  与自己同一批进宫的三十名中黄门,只有两人成功爬到了这小黄门的位置,一个是自己一个就是那李西了。

  所以黄小也渐渐的学会了自己的情绪,尤其是在看到自己身边的中黄门们,一个个不是不见了踪影,就是被派到净房去端便盆了。

  在生命威胁与活生生的例子指导之下,黄小甚至都不记得,自己上一次真正表达自己内心情绪是多久以前了。

  几个月以来,黄小都是强行压抑了自己的情绪,而在今天直面那死亡带来的恐惧之后。

  情绪已经压抑不住了,所以他们四人才会哭的这样撕心裂肺,毕竟在进宫以前他们四人只是普通人而已,进宫之后的种种事情,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了的。

  而今天要不是这位小陛下仁德,怕是自己四人也要用性命给后来者们证实这句话的正确性了。

  想到这里,黄小不由的抬头看了,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位小陛下一眼。

  只感觉曹芳哪小小身躯之后的光芒是那么的耀眼。

  这让黄小想起了之前寝宫内的种种,如果自己现在还没反应过来的话,哪他早就和那二十八个倒霉鬼一样了。

  他进宫以前也不是没听到过,那谁谁谁被祖先托梦发了大财,现在看来这位小陛下可能真的是被托梦了。

  而自己可是没少听那些臭道士说过,皇帝可都是这老天爷的儿子,回想着董箕哪夸张的反应,在黄小看来这位小陛下是被神仙托梦了啊。

  内心想着果然是老天爷的儿子啊,做个梦都与自己这等凡人不一样,别人最多是先祖托个梦,这位可好天上的神仙都亲自下凡了。

  想到这里黄小就不由的低下了头,只敢用着敬畏的眼光,偷偷打量着这位脑袋上正冒着金光的小陛下。

  而其他三人也大都是想到了这一点,皆都是低下头来,不敢直视这位正冒着金光的小陛下。

  看着刚才还在堂内哭的死去活来,现在突然安静的四人,曹芳已经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了。

  感受着后背传来的温暖,曹芳这才回头打量了一眼。

  映入曹芳眼帘的是,在朝阳照耀下显得金碧辉煌的东堂,看到这幅场景曹芳也不由微微一愣。

  但是随后就转过头去了,心里还不忘吐槽道不就是朝阳吗?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此时的曹芳可不知道,现在站在自己面前那四人内心所想之事。

  无奈的摇了摇头,先是到哪贼眉鼠眼的小黄门身前问道:“不知黄门姓名?”

  听到曹芳的问话黄小先是一愣,正想张口回答,然后就发现,自己平日里那张能说会道的嘴巴,现在已经失灵了。

  只见黄小先是张开了嘴巴啊了半天,最后看着眼前曹芳期待的眼神,才终于压下了心中的杂念,结巴的说道:“奴奴婢,名名字黄小”

  黄小内心清楚的知道,这是自己的一个机遇,一但自己真的得到了这位小陛下的赏识,那老货的位置就要换一换人了。

  看着自己面前的黄小脸上的神情,先是从紧张敬畏到巴结讨好,整个过程可能不到半秒钟,那换脸的速度不由的让曹芳自愧不如。

  听到了面前那名叫黄小的小黄门的回答,曹芳用着调侃的语气问道:“哦?既然你叫黄小,是否还有个兄长叫黄大啊?”

  本来自己只是想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殿内紧张的气氛的,但下一幕发生的事情,可是曹芳没有预料到的。

  只见眼前的黄小听到自己的问话,先是浑身一颤,突然又跪在地上,朝着自己稽首起来,见那模样像是偷东西被抓的小偷一般。

  看着跪在地上那黄小虔诚无比的模样,曹芳都有些怀疑这憨货是不是在把自己当菩萨拜了。

  然而跪在地上的黄小可没管那么多,一边拜还一边念叨着:“陛下圣明啊,奴婢这一辈子,唯一干过的坏事,就是和黄大偷看隔壁寡妇洗澡啊,是黄大的计划啊,不关奴婢的事啊!”

  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就算是这样了口中还不忘说道:“陛下啊,难道老神仙没有告诉你吗?我黄小进宫可是为了自己老娘啊,全无半点私心啊!”

  说道此处黄小又指向了了旁边正在偷笑的李西大声说道:“陛下明鉴啊,此人,此人才是老神仙所说的贼人啊!此贼人进宫便是因为偷盗被人抓到送进宫来的啊!”

  看到黄小指向了自己李西面色涨红了起来,感觉自己遭受了无妄之灾的李西,连忙也朝着曹芳稽首不已。

  口中还大声的争辩道:“胡说!读书人的事情,怎么能叫偷呢?!我看你这厮才是那神仙口中的恶贼吧?”

  看着自己面前这一对快要打起来的活宝,曹芳感觉头疼欲裂,都是啥和啥啊一会老神仙的,一会恶贼的,听的曹芳一头雾水。

  更要命的是,另外两名小黄门也都跟着一起跪了下来,你说跪就跪吧,口里还要念叨。

  就比如那个看起来有些壮实的小黄门,此时都已经被自己吓的啥东西都抖落出来了,像什么小时候偷过别人家的鸡,把自己老爸的猪肉偷了换成糖什么的。

  更过分的是哪个一直沉默的小黄门,什么小时候偷亲过隔壁的二丫啊,故意吃街头寡妇的“豆腐”之类的事情。

  这可还比之前的黄家哥俩还过分了一点,人家至少没上手,这小子倒好直接上起手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