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曹魏天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传国玉玺

曹魏天子 幽灵徘徊 2493 2019.12.05 00:09

  随着高柔的话语落下,殿内殿外行众人,尽皆对着站在殿内有些发懵的郭氏大礼参拜齐齐道:“(儿)臣等参见太后”。

  站在殿内的由两位宫女搀扶着的郭太后,闻言缓过神先是有些关心的看了曹芳一眼,随后才对着众人说道:“诸位平身吧!”

  听到郭太后的话语,殿内众人复又行了一礼这才缓缓起身。

  而这时的曹芳知道这道诏书里最关键的,其实还是郭德过继为文昭甄后从孙甄黄之子,文昭甄后是谁呢?

  她还有更加广为人知的名字“甄姫”当然只是受日本的影响误传的名号。

  因为姫在日本有千金闺秀等意思,而在汉语中司马迁对姬的解释是:“(皇帝)众妾之总称。此名之不正者。”

  所以在汉语中姬多指没有正式名分的贱妾。

  而甄氏理应被称呼为为甄皇后,甄夫人,甄氏等,而历史的甄氏乃是曹丕的妃子,曹叡的生母。

  值得一提的是甄氏本来是袁熙之妻,建安四年(199年)为袁绍的次子袁熙出任幽州刺史,把甄氏留在冀州侍奉袁绍的妻子刘氏,最后就是曹家的传统艺能了。

  建安九年(204年),曹操率军攻下邺城,曹丕先攻进袁府看到有个府内有个妇人披头散发,脸上很脏,躲在刘夫人身后哭泣着。

  进入府内看到这种情况的曹丕体内的x妻之魂当即便熊熊燃烧起来了,便问刘夫人身后之人是谁,刘夫人回答道:“是袁熙的妻子”,之后发生的事就不必多言了。

  而曹叡对于自己母亲甄氏有着很深的感情,导致甄氏家族在曹睿一朝也是深受厚待,而甄氏家族在朝中其实也有一定的影响力,从自己日后的皇后也是甄氏其实就能看出一些门道了。

  可以说其实这是郭氏家族与甄氏家族,在曹魏严格的外戚管控下为了家族富贵与自保而做出的一次政治联盟。

  曹芳知道以自己如今的年龄与手段,外戚与宦官是自己最容易拉拢与依靠的对象了。

  正在曹芳思考怎么在这皇宫拉拢起属于自己的力量之时,而看到殿内众人起身郭太后随后又道:“今大行皇帝驾崩,天下未定,国不可一日无君,今太子芳日表英奇,天资粹美,可继大统!”

  这时只见高柔朝着太后一礼道:“谨遵太后懿旨!”随后朝着有些紧张的曹芳微微一礼“殿下还请跟随臣入受赠位!”

  听到高柔的话语,曹芳压抑住自己内心激动由老宦官搀扶着一瘸一拐的跟随在高柔身后来到了殿中。

  曹芳知道这才刚刚开始真正的重头戏还在后面呢!

  就在这时只见殿外的司马懿站立于百官之前,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捧着一个梨花木制成的方盘,下面垫着玄纁之布上面有着一方古朴玉玺。

  曹芳仔细看去只见玉玺以黄金补上去一角,肩部刻隶字写着大魏受汉传国玺,内心不免激动万分,传国玉玺四个大字浮现于脑海之中。

  做为穿越者传国玉玺的大名已经是如雷贯耳了,在这尊在后世已经不见踪影的玉玺身上,发生了太多太多让人称道的故事了。

  以至于这尊玉玺仿佛已经和那至高无上的皇权以及虚无缥缈的天命捆绑在了一起一般。

  正在曹芳脑海想着这些的时候,司马懿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之下已经亦步亦趋的来到殿中。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司马懿,曹芳只感觉脑子一片空白,虽然自己在东堂之时高柔已经演示并告知自己该怎么做了,但曹芳还是不自觉的陷入紧张状态了。

  等到曹芳回过神来时,发现司马懿已经正跪在自己面前,低着头恭敬的举着方盘:道:“请陛下受印”。

  看着方盘里的那枚在后世已经被神化的玉玺,曹芳缓缓的伸出自己的双手,有些吃力与紧张的,从盘中取过这枚在后世之存在于无数人幻想之中的至宝。

  虽然,曹芳有了心理准备,但感受到玉玺之上传来的温润之感,看着跪伏于自己脚下的司马懿与金黄的日光照耀下殿外齐齐跪伏着的文武百官。

  还有那诸多侍卫,曹芳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幻与不真实。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自己穿越前所想之事,与那秃头男人不甘身影,曹芳不自觉的回想着自己前世看过的穿越小说。

  内心中想起众多前辈们的光荣事迹,曹芳不免感觉内心火热,只觉得一声令下什么司马懿、曹爽都会化为齑粉。

  正感觉自己优势很大的曹芳,此时心里正想着解决司马懿与曹爽之后,该用什么姿势拳打蜀汉,脚踢孙吴,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之时。

  忽然听见殿内传来一个声音制止了自己美好的幻想。

  只听高柔此时严肃对着他说道道:“陛下,赠事毕!”

  说罢便跪伏在曹芳面前举起双手,殿内此时已是落针可闻,只剩下高柔的声音在宽广的殿内回荡着。

  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一双手感受着周围百官的目光,曹芳此刻终于清醒了过来。

  狠狠握住了玉玺,再次感受到其上散发的温润之感,摸了摸底下镌刻着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

  曹芳内心清楚的知道,这是让自己交出玉玺了,要知道,这可能是在自己未亲政之前,最后一次掌握与真正拥有这枚玉玺了。

  至于亲政之后?历史上的自己一辈子也没亲政……

  依依不舍的抚摸着玉玺,曹芳看着周围百官愈发急促的眼神与身后已经有些焦急的老宦官。

  曹芳此刻终于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离众多天命之子有多大的差距,亏自己先前还想着怎么脚踢孙吴,拳打蜀汉。

  看着自己面前的司马懿只感到后背微微发凉,终于感觉到了现在自己身处的位置说是群狼环伺也不为过啊!

  只要一步踏错又将万劫不复,在青史徒留笑柄罢了,八王之乱,五胡乱华难道真的不能改变吗?

  自己难道要和历史的曹芳一样一辈子被人当猪养?之后被人随意废为齐王,甚至之后还要被改封邵陵县公?死后还要谥号为厉公徒留千古笑柄?

  深吸了口气,微微冷静下来的曹芳不断的安慰自己,不断的回想着自己脑海中自己前世所看过的各种书籍。

  曹芳发现,有些连自己都忘记了什么时候看过的书籍,居然都已经牢牢刻在自己脑海之中,看到这种情况曹芳这才松了口气。

  曹芳知道,自己所拥有唯二的优势是站在高处俯瞰整个过历史长河,知道其中所发生的事情,还有就是自己脑海之中的这些书籍了。

  虽然曹芳很清楚赵括的故事,但是曹芳还是有自信比历史上做的更好的,至少自己在关键时刻还是能在做出选择的。

  当然,此时的曹芳可没有经历曹爽与司马懿的双重蹂躏,而且还有意无意的忽略了蝴蝶效应…

  感受着殿内越来越诡异的气氛,这更加让曹芳加深了对于拉拢与培植自己羽翼的想法。

  深深的看了司马懿哪佝偻的身影一眼,内心对身体的前身腹诽不已,不就是说了两句坏话至于把自己真丢到三国吗。

  感受到自己的衣角,已经被身后那焦急的老宦官扯了扯,曹芳最后一咬牙将玉玺置入高柔手中。

  曹芳内心很清楚的知道,现在就算他将玉玺留在身边也无济于事。

  传国玉玺珍贵的并不是玉玺本身,而是玉玺背后所代表着的至高无上的皇权。

  跪在一旁的司马懿看到曹芳的面色变换,眼睛眯了一眯神色不变躬身一拜“请陛下入便殿去粗服,服礼服,前往太极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