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曹魏天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柩前

曹魏天子 幽灵徘徊 2049 2019.12.04 08:52

  随着天边的红日已经划破了天空,那象征着新生的朝阳,散发着丝丝金芒刺破了清晨的冰冷的雾气,洒落在九龙殿前那宽阔的广场上。

  迎着阳光落下的方向看去只见那宽广的殿外此时已经是人头攒动了。

  而此时殿外众人皆都是身穿着白色单衣,头上裹着白帻站立于殿外广场之上抽泣着,感受到哪清晨阳光的温暖不少人都松了口气。

  此时已经是殷历正月了,凌晨的寒风不由的让人感觉冰冷刺骨。

  但是,此时场内的众人谁都没有抱怨,反而是在一脸哀伤的抽泣着。

  而殿外站立在一旁的宫廷禁卫们,则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场内众人的抽泣。

  日光照耀在这些禁卫的甲胄上,泛起了几丝寒光,使之气氛更添几分凝重与庄严。

  加之从九龙殿内传来的悲恸之声,让看到这幅场景的人,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丝悲伤与沉闷之感。

  寻着哭声进入九龙殿内,只见在奢华的殿内,此时也是聚集了许多人了。

  而殿中雕龙漆金的两楹之间,一金丝楠木制成的棺柩正摆放在正中。

  在殿内众人的前方此时郭氏带着曹芳兄弟二人正跪在棺椁之前抽泣不已,伴随着金盆内慢慢烧尽的纸钱。

  这时忽然只见站立于楠木棺椁一旁,身披着白衣丧服的高柔看了看匍匐在棺椁的众人一眼,声如洪钟的说道:“哭!”

  顿时殿内身穿白色单衣匍匐着的众人,像是得到了命令一般对着那楠木棺柩痛哭不止,情感之深让人闻之不由心痛,仿佛面前棺柩躺着的是自己的至亲一般。

  然而,只见站立于棺椁旁的高柔面色严肃地低头微微打量了殿内痛哭的众人一眼,可能是觉得差不多了复又道:“请哭止!”

  听到殿内传来的声音,站立于殿门的老宦官也停止了抽泣,缓步走到大殿外大声的重复着高柔的话语。

  听到高柔的话语,殿外与殿内众人此时齐齐收声,停止了哭泣看向高柔,殿内气氛为之一静。

  跪在郭氏身后,身穿白单衣的曹芳此时眼睛已然红肿,但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嘴角还是不由的抽了抽。

  内心吐槽道,这幅诡异的画面加上这次已经重复第三次了!

  最开始是他与郭氏和他那个病殃殃的兄弟,然后再是三品以上的官员,最后就是眼前的这些三品以下的官员了。

  心里不由的感叹道连哭都要按照官职大小,就是不知道这些人里面到底有几人是真心的啊!

  就在曹芳暗暗吐槽之时,只听跪在一旁穿着白单衣的司马懿,缓缓起身对着棺椁行了一礼,复又道:“百官事毕,臣请罢。”

  听到这话殿内众人,尽皆对着棺椁行了一礼后齐齐走出了殿门,按照官职大小排序站立在殿外,看向殿内等候着什么。

  只见站立殿门的老宦官此时正缓步走进殿内,先抹了抹脸上的泪珠,然后走向曹芳身旁。

  看了曹芳那干裂的嘴唇一眼,躬身搀扶起曹芳的老宦官,从怀里掏出个镶金小水壶偷偷递给曹芳,细声说道:“还请殿下节哀”

  感受着老宦官递过来的小水壶散发的余温,这让整个上午都滴水未进的曹芳,第一次在这个陌生的时代真正感受到别人的关怀与尊。

  虽然曹芳清楚,老宦官更多的是对于自己代表的皇权的尊敬与讨好就是了。

  被老宦官艰难的搀扶着的曹芳,此时艰难的打开了水壶。

  感受着那略带甘甜的清水浸润着自己那已经快冒烟的嗓子,曹芳人生中第一次理解了生命之源绰号背后的意义了。

  自己先是从穿越之初的震惊与不安,到后来亲眼看着曹叡驾鹤西去的彷徨与不敢置信,到最后自己匆忙的跟着高柔去往东堂演礼的麻木与思考。

  可以说,曹芳这段时间都是基本都是匆忙与蒙圈之中渡过,就连演礼之时高柔也是挑着最基本的地方讲解着,还没来得及细讲就被老宦官匆匆忙忙的打断了。

  之后就跟随着老宦官匆匆忙忙的步伐来到这九龙殿,懵懂之中跟随着郭氏对着那楠木棺椁哭过之后,曹芳就发现问题来了。

  跪在殿内慢慢回过神来的曹芳,感受着自己那因为干燥而龟裂的双唇,顿时感觉饥渴难耐。

  内心想着自己是不是要成为史上第一个被渴死的穿越者与皇帝时,就看见老宦官递过来的小水壶了,可以想象曹芳的内心是有多激动了。

  但此时的曹芳很好的掩饰住了内心的激动,要知道这是在自己老爹的灵堂,要是自己显得很激动,那被人看到了乐子就大了。

  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被老宦官搀扶着的曹芳感觉自己的膝盖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

  但感受着殿外百官的目光与老宦官担忧的眼神,经过高柔的讲解,曹芳知道最关键时刻要来临了!

  站立一旁的高柔看着由老宦官搀扶着勉强站立的曹芳,此时的曹芳正如饥似渴的喝着水。

  看着曹芳那幅模样,顿了顿朝着曹芳投过一个抱歉的眼神,这也不能怪他,要知道高柔此时也是滴水未进。

  看了看曹芳手中那已经滴水不剩的小水壶,高柔整了整那有些凌乱的衣冠,对着曹芳眼神示意了一下,看到高柔的眼神曹芳点了点头。

  只见高柔随后又从怀中掏出诏书,对着精神有些恍惚的郭氏大拜道:“应天顺时,受兹明命,帝制曰:“自古人伦之重,孝道为先,而王者膺顾托之重;

  居宸极之尊,稽考旧章,宣明孝治,用尊尊之义,慰蒸蒸之心,风化攸先,莫尚于此,顾惟眇质,仰奉慈颜;

  敢忘前训,洪惟大行皇帝之皇后表德,壸范流芳,辅佐先朝,厥功斯茂,俾陈典册,式荐徽称,谨上尊号曰皇太后!

  追谥皇太后之父郭满为西都定侯,以郭建承袭其爵并任镇护将军,封太后之母杜氏为郃阳君;

  太后伯父郭芝升任散骑常侍、长水校尉,叔父郭立为宣德将军,皆封列侯;

  郭建之兄郭德过继为文昭甄后从孙甄黄之子,袭大行皇帝亡女平原懿公主爵,封平原侯,改姓甄氏并任镇护将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