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曹魏天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何驸马

曹魏天子 幽灵徘徊 2006 2020.01.25 22:53

  随着李泰一声令下,那长长的车队缓缓开动了起来,比之来时的喧闹,这时的车队倒是显得秩序井然了起来。

  只是,一旁那些看热闹的百姓们,却不干了,叫骂声顿时大了起来。

  然而人群之中,一些明智的人却早已经悄悄退去了,好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般,人群里的叫骂声也慢慢小了下来。

  董胄在目送着那长长的车队消失在地平线之后,回过头,看向了那些暴民。

  眼中寒光一闪,这些刁民怕是皮痒了,自己对付不了那些诸侯世子,也不敢得罪那位大鸿胪,但是这些泥腿子?

  招了招手,对着一旁的士卒说了几句话,之后,董胄就头也不转的,转身朝着洛阳城内走去了。

  ---------------

  听着车外隐隐传来的痛呼哀嚎之声,曹信不由有些疑惑了起来,好奇的伸出了头,往着车外看去了。

  可惜自己离那洛阳城门离得太远了,只能听到城门处,隐隐传来的哀嚎之声。

  只是疑惑的看了一眼洛阳城门方向,曹信就好似明白了些什么,有些怜悯的叹了一口气,复又坐回了车厢里。

  对于那些人的现在遭遇,曹信可是一清二楚,自己随着自己师傅在外游历的那段时间,看到过很多东西了。

  曹信曾经坐在田埂边,可是亲眼看见过,那些所谓的世家大族,怎么对待那些田地里的奴仆的。

  最让曹信感到不寒而栗的是,那些在田地里,做着最重最累的奴仆之中,大部分可都是胡人。

  曹信甚至亲眼看见过,那些胡人奴仆暴动,虽然,这些胡人很快就被那些大族的,私兵和蓄养的打手联合起来镇压了下去。

  而看着那些血淋淋的头颅,一个一个的被那些人插在田埂边,在那些夷狄胡人之中,曹信甚至看见了,几个与自己模样相似的头颅。

  看着这几个头颅,曹信有些疑惑的问了问,旁边自己的两位师傅,为什么佃客会被这样对待?

  直到听到两人那沉重无比的诉说之后,曹信才知道,这些是把自己卖给这些世家大族的可怜人。

  地位比之那些佃客还要不如,就算是这些人私自处决了,闹大了,官府也只会罚金三两而已。

  那些大族世家们,可不管你是诸夏人,还是夷狄胡人,他们只知道,你是他的奴仆。

  只要不听话了,那就是废物了,下场就如眼前的这些头颅一样,被人插在田埂边上,来恐吓那些被鞭挞的奴仆们。

  虽然从小学着夷狄禽兽不可亲昵,可是亲眼看着那种情况,可是让曹信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对于那些夷狄,虽然从小受着自己夫子的影响,曹信对于这些人,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但是看着那几个与自己同为诸夏贵胄,但是死后头颅依旧被悬挂着,曹信内心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所学的东西,在残酷的现实冲击下,正一点点破损。

  随着曹信越走越远,对于这个残酷的世界就认识的越深,也对于,自己以前天真的想法感到可笑。

  佃客?在那些大世家,与那些要脸面的豪强,可能因为那些世家爱惜名望的缘故,还有些地位吧。

  而乡间闾里的那些人的吃像,可谓是让曹信感到不可思议,接下来就是深深的无力感了。

  这种无力感,甚至导致了,曹信有一段时间喜欢上了,那老子之言,曹信甚至都想去当一个隐士了。

  当然,在自己父亲和夫子的及时“纠正”之下,曹信很快捡起了,那本深藏在自己父亲书房最深处的《公羊春秋解诂》。

  而里面的三世说,对于当时的曹信,可谓是,不亚于来了一场头脑风暴。

  一度让曹信感觉,自己终于找到为之奋斗的目标了,正准备一展身手。

  然后?然后就被,那位济北相国和旁边几位大臣,那冰冷的眼神给浇了个透心凉…

  那是曹信人生中第一次喝醉,而且还是曹信第一次,与自己的父亲,诉说自己心中的抱负。

  也是曹信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父亲这些年来的努力,和最终的结果……

  父亲的那句:“吾若不为这宗室,必是当朝九卿矣!”可是让曹信重新认识了,自己这位总是显得有些抑郁的父亲。

  是啊,自己要不是这狗屁的宗室,自己与父亲何必成为这笼中之鸟呢?

  但现在不同了,自己在当今陛下的帮助之下,自己终于有机会来到这洛阳了!

  看父亲那副激动模样,说不定,自己与父亲,真的有机会实现自己心中的抱负呢?

  而且对于那传说中的太学,曹信可谓是期待已久了,曹信可是听自己的夫子说过。

  当年何子的亲传弟子张其,张扶定,可是在那太学之中担任公羊博士的。

  所以,在那老头说出,自己等人要前往太学之时。

  曹信可是激动不已,自己终于有机会前往太学,亲自当面请教那位大贤了。

  ---------------

  斜腿坐在高台之上,何晏、何驸马,看着台下的那些一脸崇拜的太学士子们,只想仰天长笑一声。

  当然,何驸马也确实这样做了,看着台底下那些士子更为崇拜的眼神,何驸马终于感觉扬眉吐气了。

  只见何驸马此时,好似是不经意间,瞥了一眼旁边的一座小亭子。

  只是一眼,就看到王肃那铁青的脸色,此时的王肃,正咬牙切齿的盯着自己这边。

  看到王肃这幅模样,何驸马笑的更加欢乐了,自从先帝因为所谓的浮华,自己就只能担任冗官了。

  所以,对于这座自己以往最喜欢来授课论道的太学,何晏也是再没踏进过半步了。

  现在看着王肃这幅模样,何驸马现在只想高歌一曲,当然,何晏、何驸马,依旧是真的这么做了·······

  ------------------

  ps:多谢大魏左将军1000起点币的打赏!!

  大家可以去看看这位大佬写的《三国大佬本纪》

  考据严谨,史料充足,还能依靠一些史料,提出一些有意思的猜想,有兴趣的大佬可以去看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