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现代修真 重生空间之破界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出手相救

重生空间之破界传 冷茗卿 2168 2017.07.30 16:17

  袁氏夫妻倒也没有对冷茗卿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也没多说什么,只让袁珊珊好好感谢人家。

  虽然在世家眼里是瞧不上私生子女的,不过袁家的情况特殊,毕竟是分支,再说了,每个人都没有选择自己出身与什么样的人家的权利,自然不会过多的纠结冷茗卿的身世如何。

  另一边,袁家早早的在宴会结束后,就安排了车把众人一一送回住处。冷茗卿没有让司机把她送到学校,而是送到了白下区古玩街这边。

  现在是晚上八点,正好是距离夜市开场没多久,这边的古玩街分早市夜市和鬼市。早市一般六点开始,晚市是七点半开场,至于鬼市一般是夜里两点半开始,一直到五点半结束。

  这么晚来这里的原因,还是因为上次在这里买回去的那块翡翠,今天也是抱着正好没事,顺带淘宝的心情才想到过来看看。

  冷茗卿想着如果碰巧的话,也可以玩玩赌石,反正凭借自己的灵识,可以轻而易举的知道石头里面到底有没有好货。

  习惯性的一边将灵识展开布满整条街,一边迈着小步子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逛着。可惜还没逛几个就看见前方的一块空地围了许多人,透着人群可以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旁边还跪着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孩。

  “呜呜~爸爸,你怎么了。”跪在地上的男孩哭着摇晃躺在地上的男子。

  “啧啧,这是没治了吧。”围观的人群里有人说道。

  “是啊,一动不动的,可怜哦。看打扮也是穷人家的,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有人看到这一躺一跪的穿着十分旧,可怜道。

  “哎呀,得送医院吧。”有热心人打算打电话叫救护车,可惜还没拨通就让人拦住了。

  “你可别乱管,这父子两个是得罪人了,没看见那个老子一身的伤。”好事者提醒到。

  只一会功夫,人群就逐渐散开。虽然都爱凑热闹,不过大家大概看一会就知道这热闹可是有猫腻的。

  这大晚上的被打成这样,还是这条古玩街,一看就是得罪了地头蛇了,否则不会没人出面管管的。

  冷茗卿上前看了看,倒不是奇怪,而是刚刚通过灵识隐约觉得,这个跪着的男孩子有些眼熟罢了。不过还没等她想明白怎么眼熟,就看到男孩子猛的扑到自己面前。

  “姐姐,求求你,救救我爸爸好吗?”见人群都散了,只有冷茗卿站在一边,男孩也顾不得之前那群人的警告了,只能寄希望于对方可以帮自己叫救护车,否则自己的父亲肯定是活不了了。

  “好。”冷茗卿也不迟疑,叫了救护车。虽然不是多管闲事的性格,不过修士讲究因果循环,再则心中对这个男孩的样貌有着印象,所以秉承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信念,倒是不介意帮上一把。

  等待救护车的过程,冷茗卿算是知道为什么会觉得这个男孩这么面熟了。没想到竟然是后世在自己遇害前的一两年叱咤华国商场的新秀人物。

  男孩名叫袁斐承,躺在地上的是他的父亲袁华文,原本是京都袁家的嫡脉,可惜因为一个没有身世背景的孤女而背弃主家,自降成为一个不会有进展的旁支子弟。

  这件事一度在世家圈流传了好一段时间,不过没两年就又听到关于袁华文逝世的消息,而流落在外的袁斐承也被袁家当时家主接了回去。

  不过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袁斐承回到袁家六年之后的成人礼上,突然被宣布成为袁家的家主继承人,引起一片哗然。

  谁都知道,袁家家主是有儿有女,继承人的位置应该不会旁落,即使论血缘关系袁斐承是袁家家主的亲侄子。

  但是外人也只是好奇,不会有人无脑的去管别人家的家事,直到冷茗卿临死,袁斐承在袁家以及华国商业领域取得的成就都让人津津乐道。

  今天这一出,也让冷茗卿隐约了解到当年的事情很多隐情在其中,估计这次如果不是她突然插手,袁华文也不过是拖个两年和前世一样一命呜呼,就是不知道是谁这么想让他死。

  看袁斐承的样子大概也就十岁左右,也没有后世的冷峻果断的模样,这一世有自己的介入或许会很有意思也不一定。

  到了深市最大的医院后,冷茗卿帮着办理了住院治疗以及手术等手续,就陪着袁斐承一起等在手术室。

  在医护车上的时候,冷茗卿就趁机喂了一颗一品的培元丹。袁华文的伤势在世俗界确实是很严重的了,伤及内腹,以如今的医疗水平根本治标不治本,也就能挨几年就会病入膏肓。

  不过这一切在培元丹的作用下都会自动修复变成轻伤,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梳理服用者的陈年暗伤。

  “放心,你父亲一定回平安无事的。”冷茗卿开口安慰,并不是她突发圣母病,实在是袁斐承此刻要死不活的样子看着太伤眼睛了。

  “嗯,我相信。”袁斐承抿抿嘴,好歹收敛了一下几乎绝望的表情,露出一个比哭还不如的小脸。

  冷茗卿暗自扶额,幸好自己知道里面的手术已经接近尾声,有培元丹的帮助,手术又怎么会麻烦。不过还是没再多说什么,这时候袁斐承需要的可能更多的是安静吧。

  果然没一会,手术室的灯亮了,医生护士陆续从里面出来。袁斐承噌的一下就跑到躺在病床上的父亲,眼泪止不住的哗哗的流下,看父亲的样子和医生轻松的模样也知道,手术很成功,父亲会没事。这一会压在身上的悲意化成无声的哭泣发泄出来。

  “好了,走吧,你父亲现在需要一个安静的病房休息。”冷茗卿上前揽住袁斐承,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这时候的袁斐承比她想象中的要脆弱很多。

  在医院病房陪了袁斐承一整夜,直到第二日清晨,袁华文才从药效中悠悠转醒。醒来之后从自己儿子口中得知,是眼前这个长相精致,面容带着生人勿近的清冷气质的小女孩,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说是救命恩人一点也不夸张,当时自己受伤的程度自己最清楚,就算有命熬过当下,也不过是苟延残喘,不像现在自己明显感觉身体较之之前鼎盛时期也并不弱。

  凭借现在的医术肯定达不到这种程度,袁华文心里知道这种效果一定和这个女孩有关,于是拉着袁斐承对冷茗卿又是一阵感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