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长生庄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挑山门(二)

长生庄主 天上有飞鱼 2237 2017.06.09 02:11

  “必死毒王,万毒门的三大毒王之一,他也来了?”

  “这人就是必死毒王么?听说他的阎王散,乃是江湖十大无解奇毒之一。若是了空大师真中了这阎王散,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大家不要轻信,这人说自己是必死毒王,难道他就是必死毒王了?我还说我是天王老子呢。”

  众多武林人士纷纷开口说道,虽然心中对那位黑袍人十分忌惮,但更多的还是怀疑对方身份。因为万毒门向来只是在南疆活动,几乎从来不踏足北面。

  此时乍一听对方说自己乃是万毒门三大毒王之一的必死毒王,心中自然半信半疑。

  这时,东华派掌门师弟李修诚站了出来,说道:“阁下口口声声说了空大师中了阎王散,这不过是你一家之言罢了。各位同道,万万不可被这奸人蛊惑了。”

  身为正道顶尖名门大派的代表,李修诚心里多少有点正道之间需要共同进退、同气连枝的思想。因此,他见到天阴教这种邪道门派公然挑衅,忍不住挺身而出。

  与此同时,峨嵋派纪秀茹和苏妙云两位仙子也一起站到了前面,持剑与天阴教众人对峙起来。

  而其他诸如悬空寺般若堂圆嗔大师,南山派陆青山长老,水月派姬紫寒姬仙子,也同样都站了出来。

  当然了,除了这些顶尖名门大派的代表外,其他小门小派,大多还是躲在后面观望,最多不过在言语上支持一番。

  黑袍人盯着李修诚,怪笑一声,说道:“老夫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只要你们把那了空秃驴叫出来,自然就见分晓。”

  见对方一副信誓旦旦、有恃无恐的样子,众人不由迟疑起来,难道昨晚了空大师真的受了重伤、中了江湖上十大无解奇毒之一的阎王散?

  黑袍人继续说道:“桀桀,就怕了空那秃驴,此时已是尸体一具,已没办法再出来了。”

  “住口!”李修诚大喝一声,道:“有我李修诚在此,岂能容你再妖言惑众!”

  说着,“锵~~”一声,手中长剑瞬间出鞘,直指黑袍人。

  李修诚知道,无论黑袍人说的是不是真的,都不能让他再继续说下去。

  否则,已方的士气会越来越低。

  “嘿,小子,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天阴教那中年大汉抽出一柄造型古怪的弯刀,忽然拦在了李修诚身前。

  “哼,早就看你不爽了!”

  李修诚冷哼一声,也不多说,当即持剑朝中年大汉攻了过去。

  “嘿,来得好!”天阴教那中年大汉,手中弯刀狠狠朝李修诚砍去。

  “铛铛铛~~~”

  刀剑交接,火花四溅。

  眨眼间,两人便交手了十几招,斗了个旗鼓相当,谁也拿不下谁。

  李修诚暗暗吃惊,没想到这个貌不惊人的中年大汉,竟然也是一位通脉境高手。

  要知道,自己可是通脉境中期啊,奇经八脉通了四脉,而且离通脉境后期更是只差了一步之远,随时都可能迈入通脉境后期。

  但就是自己这样的武功水准,依然拿不下对方,两人只打了个棋逢对手。

  而对方同样惊讶于李修诚的武功,没想到这位长相儒雅的中年男子,武功还不赖。

  三十招过后,两人都拼出了火气。

  刀光剑影,气劲四溢。

  围观的武林人士,不少人都远远退开,以免被那些外溢的气劲伤到。

  毕竟,对于未迈入通脉境的武林人士来说,这些外溢的气劲简直比刀子还锋利。

  如果不小心沾染上,恐怕立马就会见血受伤,由不得他们不小心谨慎。

  就在李修诚和那天阴教中年男子激烈拼斗时,净安也急急忙忙地跑到了炉峰寺后院。

  他一边跑一边焦急喊道:“方丈,不好啦!出事了!”

  “吱~~”一声,一扇门从里面打开,一位七十多岁、阔面大耳的老僧走了出来。

  他看着朝这边跑来的净安,微微皱起眉头,面色有些不渝,说道:“净安,你大呼小叫的,又有什么事情?”

  净安用衣袖擦了擦脑门的汗水,气喘吁吁地说道:“方丈,天阴教的人打上门来了。净山师兄,已经被打他们打伤了。他们还说,要拆了我们炉峰寺呢。”

  听到这话,圆觉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仿佛都可以滴出水来。

  与此同时,一道怒火冲天的声音,也从屋内传了出来:“好胆!天阴教这些混蛋,还敢打上门来?来得正好,我还正要找他们报仇呢!”

  圆海大步流星地从屋内走了出来,满脸怒气,仿佛一头发怒的公牛。

  圆觉看了一眼圆海,说道:“圆海师弟,别急,我和你一起去。你先等一下,我和里面的人说一声。”

  圆觉走进屋,对宁小堂施了一礼,说道:“阿弥陀佛,宁公子,家师就麻烦你了。贫僧有件事要去处理一下,得先出去一趟了。”

  宁小堂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大师,请便,这里就交给我好了,尽管放心吧。”

  圆觉对宁小堂道了声谢。

  而后,他又转过身对圆清、圆法两人说道:“圆清师弟、圆法师弟,你们就待在这里好好照看师父。至于外面的事情,就交给贫僧好了,不用担心。”

  圆清、圆法两人双手合十,说道:“是,方丈师兄。”

  宁小堂望着圆觉匆忙离去的背影,暗道:看来,来者不善啊。嗯,我还是先把了空和尚身上的这些银针给处理一下。然后么,就去看看那些从南疆来的邪道中人好了。天阴教,听说是南疆邪道大派呢。可惜我没法离开这里,不然真想去闯一闯他们的老窝,看看到底是不是如传言中说的那般,是龙潭虎穴。

  把这些胡思乱想从脑海里抛除,宁小堂对着圆清、圆法两人说道:“两位大师,接下来,我就要为了空大师取针了。”

  听到这宁小堂这话,宋仁顿时眼睛一亮,他知道那惊人的一幕又要来了。

  圆清说道:“宁公子,请。”

  宁小堂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很随意地伸出手,隔空朝着了空和尚身体轻轻一抹。

  下一瞬间,圆清、圆法两人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滚圆,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惊人的一幕。

  只见一枚枚银针,仿佛受到磁铁吸引一般,从了空和尚身体上自动倒飞出来,一枚接着一枚飞回到了玉盒当中。

  不过眨眼间,插在了空和尚身上密密麻麻的银针,就全都不见了踪影,一根不剩。

  圆法呆若木鸡,张了张嘴,艰难说道:“这……这就好了!”

  圆清医学知识广博,他知道这一幕意味着什么。

  沉默了许久,圆清吐出一口气,喃喃说道:“出针的最高手法,隔空取针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