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新任河神日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新任河神日常

匀城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21.01.28上架
  • 13.39

    连载(字)

655位书友共同开启《新任河神日常》的玄幻言情之旅

见习书友20191123161040766 见习喵彡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初上任,遇水鬼

新任河神日常 匀城 2178 2021.01.28 15:43

  在江淼还是个人的时候,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

  就这样的一个人,最终成了神。

  事情要从一场意外说起。

  那是平平无奇的一天,江淼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到有孩子落水,她报警之后仗着自己水性好赶下去救人。

  结果,淹死的都是会水的,这话一点不假。

  江淼把孩子推到岸上后,自己没能爬上去。

  江淼被那条河困了五年,做了五年的水鬼,之后她得到大机缘,被引渡到源世,做了金水河的河神。

  只是这个河神,也不是轻易就能做的。

  为成神,源世的天道给她补了五百年的课。

  ————

  江淼来到这个世界,像跨进了一幅古画。

  远山如黛,近水含烟。

  蒙蒙细雨落在河面上,也落在江淼面前那个哭泣的女子身上。

  那是一个典型的古代女子,粉裙银簪,一张清丽可爱的脸上满是泪痕。

  看的出来年纪较小。

  女子哭的非常伤心,完全没注意到水中飘出来的非人之物。

  刚来就见水鬼害人,江淼感叹,这个世界的前同行貌似不太友善。

  眼见着懵白的魂魄慢悠悠裹到女子脖子上,江淼咳嗽了一声。

  魂魄一愣,恍恍惚惚的回过头,看到江淼,立刻惊叫出来,“你是谁!”

  江淼没理会它,因为哭着的女子也回头了,她的问题和水鬼非常同步,“你是谁?”

  “一个好人。”江淼走近女子。

  她近一步,水鬼就抖一下,最终吓得它缩进了水里。

  “为什么蹲在这里淋雨?”江淼从身后掏出一把本不存在的油纸伞,撑开挡在了女子上方,“看姑娘的样子,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女子又哭起来,委屈道:“别管我,跟你说了又有什么用呢?”

  “或许有用呢?”江淼刚做了神,慈悲心肠多到无处安放。而且她看得出来,女子明显有倾诉欲,不过性格傲娇,想必她但凡要说点什么,都是这种开场白。

  果然,女子很快就接着道:“我爹娘识人不清,错把白眼狼当好人,叫我以后怎么活?”她用手帕捂着脸,蹲在河边的石头上缩成一团,看起来相当可怜。

  “你爹娘给你选的人品行不好?”江淼补课补了五百年,对源世有一定的了解,于百姓来说,这是个相当封建的社会。于女性来说,更是不得喘息,三从四德压在她们头上,她们能做什么、要嫁什么人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

  于是对面前的女子更加同情。

  “他就是狼心狗肺!”女子气到打嗝,“这些年我爹娘供他念书,供他一家吃穿,盼他能考中。结果他有了功名转头就不认我们,立刻就要跟我退亲。”

  “听你说来,他的确不是什么好人。”江淼似乎是想到什么,将伞塞到女子手上,从袖子里掏出了五枚钱。

  “这是什么?你看我可怜想给我铜板?”女子不明所以,拒绝道:“用不着,我家可不缺你这几个钱。”

  江淼心说这孩子讲话真不好听,看她穿着也知道不是穷人家的孩子,她怎么会想给她钱?

  再说她也没钱。

  她的五枚钱,和源世的铜板不同,造型更像她原本世界用的一元硬币。一面上写着‘1’,另一面逐枚写着简体汉字:福禄寿喜财。这是她自己炼制的法器,用来问卜。

  “我给你算个命,算算这件事对你来说是福还是祸。”江淼纯粹手痒,她这个法器,还从来没算过普通人的命运。

  “这样难堪的事,难道还能是福吗?”女子厉声责问。不过她虽然表现的排斥,但眼泪却停住了。

  气到忘记掉眼泪,气性挺大。

  江淼收回注意力,专心感应手上的硬币。将五枚钱握在掌心摇晃,随即抛洒在石面上,女子又问:“你真的会算命吗?算的准吗?”

  准是肯定准的,别人问卜或许还有假,但江淼是神啊,她对源世内的时运有知情权。

  “你怎么不说话啊?”女子看江淼愣在那里,内心开始慌张,“卦象不好么?你不会想趁机骗我的钱吧!”

  “怎么会呢?都说了我是好人。”江淼默不作声收起钱币。她之所以愣着,是没想到这人运气如此之差。

  福禄寿喜财五枚钱币,全是文字朝上。

  江淼的这个钱币,缺什么才什么朝上呢。这人居然福禄寿喜财每样都缺,没干伤天害理的事还真配不起这样的运气。

  “结果怎么样啊?是好是坏?”

  看吧,嘴上说着不相信,心里还是期盼有好结果。

  “好事。”江淼收起硬币说道,“你只管顺其自然,要不了多久,这件事情就会过去。”

  “真的吗?”女子问道。

  “当然。”江淼还藏着半句话没说,很快你就会遇上更难的事,眼下的困难自然也算不上什么了。“快回家去吧。”

  女子抹掉脸上的泪痕站起来,“你不会骗我吧?你要是说错了,我不会放过你的。”她撑着江淼给的伞往家跑去,临走不忘威胁一波。

  江淼可不喜欢别人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盯着远去的女子,让一阵强风,将她手上的伞掀飞。

  江淼接住风吹来的伞,她想,一个人是好是坏还真的不能看脸。

  或许这女子遇见水鬼也不是偶然。

  想到这里,江淼意识到,她水面下还藏着个黑户呢。

  她得去见见那位黑户。

  既然做了金水河神,那她肯定得规范化治理。河里冒黑户肯定要管呐。

  她现在站立的地方,是金水河边的一块石头,石头表面光滑,看的出来经常有人在这里浆洗衣服。通常来说,水鬼不会到这种地方来。

  古代人洗衣服,因为缺少清洗剂,所以常用棒槌捶打衣物逼出脏污。

  棒槌杀邪,水鬼躲都躲不急。

  像刚才那只傻愣愣的水鬼,拍个几下就散了,怎么会到这里来?

  想着那位,那位还自己冒头了,水面冒出一个傻白的尖尖。

  江淼踢了个石子过去,刚好砸在它头上,“上来,别等我动手捉你。”

  黑户是真的怂,让它上来还真的上来了,丝毫没有转身逃跑的念头。

  “你是道士吗?”瑟缩的白影颤抖的问,“是来抓我的吗?”

  江淼笑道:“看来你心里清楚,既然知道要被抓,为什么还要害人?”

  “我……”黑户支支吾吾不肯说。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江淼吓她:“你要是不肯说,我只能收了你。”

  “别别别!”白影矮下去一截,“我不算害人。老祖说了,我把她杀了是顺应天理。只要她死了,我心结就能解开,我就能投胎去了。”

  这话说的,江淼作为河神都听的满头问号。

  这鬼说的什么鬼话?

  什么时候鬼杀人是顺应天理了?杀了人还想去投胎?恐怕只能成为负十八层常住居民。

  “仔细说一说,为什么你杀了她是顺应天理?”

  “她害死了我爹。”黑户说到这里,白兮兮的魂魄中闪过红影,它高声又强调了一遍:“就是他们一家害死了我和我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