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新任河神日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鲸脊山,降天理

新任河神日常 匀城 2029 2021.09.09 22:36

  目送他们走远,恰好白竟许回来。

  “河神,已查证,方城外鲸脊山一带,共有四十三次异常降雨。”白竟许手上拿着一份打开的卷轴,“这是详细的降雨时间,以及降雨点数。所有降雨,天宫事前皆不知情。”

  “看我不在,欺负到我金水仙官头上了。”江淼在心里骂了一句狗东西,“走,让那蠢神见识一下什么叫天理报应。”

  “是!”白竟许一拱手,气势汹汹走在前面。

  两位腾云驾雾,做足了神仙之姿。

  转瞬间便到鲸脊山上方,白竟许说,“河神,山脚下便是山神庙。”

  江淼点头,从衣袖里掏出一块石头,正是她从风天巢上抠下来的。

  江淼轻抛石头,试了试重量,“你下去看着点,别让我砸到人。”

  白竟许明显一愣,河神这攻击,过于简单粗暴了吧,“属下这就下去。”

  等白竟许到地面就位,江淼抡起石头朝着山神庙的匾额就砸了过去。

  石头急速向前,就在要砸到匾额的时候,那木头匾金光一闪,把石头弹了出去。

  被弹出去的石头,险些砸到一位妇人,得亏白竟许拦了一下。

  偏偏这妇人,惊吓之余还念了一句“多谢山神保佑”,差点把白竟许气的冒烟。

  再看半空之中,息云之上,此刻多了一位神。

  那便是鲸脊山山神,身着棕色儒衫,乌发长须。

  “河神这是什么意思?”山神看着她手上又冒出一块石头,不由头大,这位什么脾气?生前做什么的?

  “你落在我水里的东西,特来还你。”江淼把石头往前一递,“认识吗?”

  山神装模作样看了看,“河神此话好没道理,不过一块石头,哪里的都差不多,怎么就说是我鯨脊山的。

  况且就算是我山上的,也有可能是你水里的妖精趁我不知情拿去的,河神何必用这种方式来还给我?实在没礼数。”

  江淼冷笑一声,丝毫没有废话,拉住山神的胡子,按在云上就用石头敲他脑袋。

  “咱俩什么身份?还跟我玩掩耳盗铃那一套呢!”江淼敲的很有节奏,“我来找你,肯定是把你查的明明白白的,还说我没礼数?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礼数!”

  每敲一下,山神就狠闭一次眼睛并且哎呦一声。这样打他打不死,但还是会痛的。

  大概挨了十几下,山神属实觉得没脸,调遣神力,使本相幻化成虚影,跑远一些才重新显现。

  江淼抓了个空,拎着石头站起来。“今天你要是积极的跟我解决问题,咱们就好好的说,你要是想跑,或者抵死不认,信不信我淹了你的山神庙。”

  山神捋着自己的胡须,气定神闲,“我这山神庙,地势足高,你若要淹到我这处,想必方城所有百姓都得溺毙。”

  “小小一只水妖,就能借你四十三次雨,我单独淹你一个山神庙有什么难?”

  江淼话毕,结印施法,即刻风起,雷云聚集,山神庙上果真开始下雨。

  这雨下的精妙,独在山神庙头上下,落到地上的水也不往外流,似有一道看不见的墙,拦住了这些水。

  很快山神庙内水就没到脚腕,在里面参拜的信众立刻退了出去。

  庙外滴雨不见,退出后的信众直叹:“怪事啊!”

  雷云之上,江淼叉腰,“你猜,距离淹没庙顶,还要多久?”

  “住手吧。”鲸脊山山神迫于无奈道:“有事好商量嘛!”

  “我刚刚跟你好好说话的时候,你什么态度?”江淼怒道:“你助桀为恶,残害我金水周边多少人命!为你自己得供奉,替换我下属仙官的命格,助水妖成仙!”

  江淼握紧了手里的石头,“你简直丧心病狂。”

  “你说的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嘛!”山神摊手,“我为我的信众尽一切努力,这是我作为山神的职责。”

  “呵!”江淼冷哼,真得让小明来看看,一个活生生的毫无道德底线的神!

  “你简直放屁!”江淼怒道:“你鲸脊山是什么地方,缺过水吗?需要你向我金水借水四十多次?”

  “说的那么好听,为了你的信众,不过是你故意展现神迹,好操纵村民。说到底不过是为了你的香火,为了你的私欲!”

  “你这种东西,还敢自称为神?”

  “河神。”鲸脊山山神冷声道:“不必说的这么难听。你我虽同为神,渊源却不同,你无法理解我的难处,也无资格来此指手画脚。”

  山神语毕,鲸脊山上猛兽呼嚎,飞鸟腾空,盘旋于江淼周身。

  “你要是安分缩在你的鲸脊山,我懒得来管你。可你伙同水妖杀了我的下属,我自要替他讨回公道。”

  此二神之战,迫在眉睫。

  恰在此时,白竟许驾云而上,远远就道:“河神,水到庙宇半腰了,再淹下去庙就要塌了。”

  山神分神去听他的话,而江淼,趁此机会,冲出飞鸟包围,手拿一条漆黑的长绳,三两下把山神捆了。

  那绳子正是她之前用来捆水鬼的。

  山神被捆,他施的法术开始混乱,飞鸟到处飞,猛兽也不再嚎叫。

  白竟许并不知道云上发生了什么,上来一看,显然比他设想的要更粗暴直白一些,又想到之前河神砸庙的行为,倒也可以理解了,不得不说前后行为非常一致。

  “我跟你说那么多,你当废话听呢?”江淼发狠道:“信不信我让这里换个山神。”

  山神挣脱不得,这才知道怕,又换了一副腔调,“有话好好说嘛,你看,之前的事情我都做下了,现在再来说也没什么意义。不然我赔你一些功德,这件事情就过去怎么样?”

  江淼一脚踢了过去,“你什么条件跟我讨价还价?”

  “行!”山神横下心道:“你说!要我怎么做?”

  “第一,重塑清江仙的彩绘仙像。第二,你把水妖找出来。”

  “这……”山神刚张了个口就被江淼打断,“我还没说完,第三,赔偿我十万功德。”

  “十万?!”山神惊叫道:“我到哪里去找十万功德给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