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新任河神日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是何因,入邪途

新任河神日常 匀城 2043 2021.09.12 15:55

  众位仙官见江淼将绳子系成一个扣,再把那扣往水妖脖子上一套。

  也不论水妖是站是躺,拉着就走。

  来看热闹的各位目瞪口呆。

  “我说各位。”拿扇子的那位仙官道:“你们以后跟金水河打交道可得注意着点,我看这位新河神,可惹不起。”

  江淼拖着那滩东西出去,在道上异常惹眼。

  这一路上,不少仙官从自家仙阁中往外张望,那些没去看热闹的,这回也凑了个热闹。

  走正道出南天门,两位武官惊的不知该如何跟河神打招呼。

  还是江淼先开口,“走了。”

  “哎,您走好!”持青钺者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

  眼看河神过了流云境,两位武官这才说话,“快去问问周元君,神殿里发生什么了?那拖出来的是个什么?”

  另一位掏出法器,“别急,这就问。”

  这头江淼带着水妖下到凡间。

  此时已是黑夜。

  她并不直接去鲸脊山,而是潜入江水中去一个合适的审问场地。

  这只水妖被江淼收了一臂,加上天帝金钟照耀,在天宫时已经半死不活,只是刚下了水,这妖又活了过来。

  脸色瞬间变好,消失的手臂也长了出来。

  水妖能动了,立刻就去扯脖子上的黑绳,白竟许一道咒扔过去,警告道:“老实点。”

  “你不用管他。”江淼说,“把它自己脑袋拧下来,这根绳都扯不下来。”

  水妖听了这话,又变幻身形,试图从人形变成水。

  只是它没想到,即便成了水,这绳子仍旧甩不掉。

  白竟许快走两步来到江淼身侧,问“河神,我们这是回神宫吗?”

  “回神宫我也不带这东西啊。”说罢江淼就停了下来。

  面前正是风天巢。

  想来河神是早就想好了要到这里来。白竟许退开几步,以免自家河神有大动作误伤了他。

  “行了,别白费力气。”江淼对那水妖说道,“你既然看到了我,就该想到自己有这样的结果。”

  “河神恕罪。”水妖双手抱拳,哀求道:“在下只是少不更事时,头脑不清醒犯了错误,现在已经全部改了,还请河神宽恕我。”

  江淼给自己搬了块石头,准备坐下时,白竟许拿了块手帕就给垫上了。

  “谢了。”江淼坐下后,去看那水妖,见它作揖求饶,满面愁容。

  只是这愁容当中,江淼看到了一分侥幸。

  “你已经全改了?”江淼道。

  “是是是。”水妖双膝跪地,“我真的改了,这七十多年来,我再也没有杀过人。”

  “水妖。”江淼开口冷声道:“我并不在意你是不是改了。既然你知道有错,那你就自己说一说。”

  “……”水妖没想到有这茬,一时间没有准备。

  江淼道:“你连你错在哪儿都不知道,你怎么改的?”

  “我知道。”水妖垂下眼眸,回忆自己做的事,找出河神认为它有错的地方,“我不该杀人,我也不该找山神替换我和清江仙的命格。”

  江淼等了等,见它不再说,便道:“只这两样?”

  “还……还不该冒充仙官去天宫任职。”

  江淼手上多出一把折扇,她仔细对着扇折,并不去看水妖,只是不在意的道:“其实吧,最后这条,在我这里没什么问题。别说你去天宫任职了,你就是去刺杀天帝,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水妖略放松。

  江淼没有说完,她继续道:“让你说自己的罪行,是想看看你是否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这直接影响到我如何处罚你。”

  “我不该兴风作浪,我知道错了,河神我实在是太年轻,才会做这样的浑事。”水妖道:“我就是自己知错了,所以才会离开金水,去天宫想为自己的错误做些弥补。”

  “看来你这些年,在天宫学到了一些东西,至少这口才就很有天宫味嘛。”

  旁边白竟许在心理琢磨,什么叫天宫味?他没说错过什么话吧?

  水妖拜求道:“请河神宽恕!”

  “行了,你先停一停吧,先让我把话说完。”江淼道:“你是水妖,你可知多少年才出一只你这样的妖?

  你本可依靠自身成仙,为何有正道不走,要走这些歪门邪道。”江淼问,“是谁教唆的你?”

  水妖没有立刻回答,它想了一会儿,“没有谁教唆。”

  “没有谁教唆你停顿什么!”白竟许呵斥道。

  “怎么忽然这么大声,给我吓一跳。”

  白竟许抱歉道:“河神恕罪。”

  “继续。”江淼对那水妖说,“说出你走上邪道的原因。”

  “是我嫉妒。”水妖说,“既然我诞生在此,就不该再有仙官过来。我刻苦修炼,就是为了能成仙,可是清江仙来了。他来了我怎么办?我以后岂不一直是个妖了。”

  “好。”江淼不对它的话做评判,而是继续问:“你如何得到邪法?”

  “我意外得知。”水妖自述道:“我诞生之初,这里恰好有人行船。那时风浪卷席,我误吞一人,无意间得知吃人能增加修为。”

  白竟许冷笑:“这话谁信?”

  “这是真的。”水妖说,“河神请相信我,我说是实话。”

  江淼却压根不说信不信,而是继续问:“你用了什么方法脱离金水?”

  水妖沉默了,半天憋出一句,“我也不知道。”

  “你给我老实点!”白竟许又一次呵斥。

  江淼掏了掏耳朵,转头跟白竟许商量,“下次你要吼的时候,你就站到它面前去。”

  “属下不吼了。”

  “水妖啊。”江淼的语气很平静,“我之前不像白仙官这样质问你,是因为我知道你说的都是实话。

  可你现在说了什么?你不知道。你一点也不老实,你完全没有被饶恕的必要。”

  水妖慌忙辩解,“不,河神,我真的不知道,或许这是我的天赋。”

  “天赋?骗鬼呢?”江淼冷笑。

  “就你还天赋。”白竟许不屑道:“骗池明杰,她都不可能信你!”

  江淼打开折扇,扇叶上一枚硬币,是文字朝上。

  江淼不再看水妖,而是目视扇面问道:“水妖能离开金水是因为外物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