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权游革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 分身乏术

权游革命 芸豆老豆 2625 2019.06.29 17:05

  “请向我保证,你对七国并无恶意。”,乔佛里严肃道,“你的所作所为我看不懂也弄不明白,你让薇尔莉特接近我,教会我剑术,让我成为一名骑士。你解救我舅舅于危难。可你却是坦格利安家的人,我们之间应该有血海深仇,你做这些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你真的是男巫?”

  山民们搭起的临时营地中,几人围坐在一起。猎狗、波隆、小恶魔以及他的两个仆人还有乔佛里。他们的目光集中在西格身上。

  “为什么替我隐藏?为什么不在史塔克夫人面前揭穿我,或者在莱沙夫人面前说明我的身份?,以艾林谷的兵力说不定能够把我留下,为七国去除祸患。”,西格认真的扫视每一个人,不答反问。

  “我不做没好处的事情。”,波隆摊开手。

  “劳伯国王最新的悬赏,如果能够取得坦格利安余孽首级的,就能凭借功绩直接加封贵族,获得风熄堡旁一处肥沃土地税负的权利。”,西格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你还坚持没有好处吗?”

  波隆低头沉思,脸色阴晴不定,随后摇头,“不,挣钱得有命花才行。”

  他的视线落在猎狗身上,“我的责任在保护王子,没人命令我杀你。”,烧伤的脸上,融化的眼皮下,透出锐利的视线。

  “别算我,你至少是我的救命恩人。别看我是个半人,却明白什么是救命之恩。”,小恶魔眨巴着大小眼,认真回答。

  “我们以提利昂大人的意见为主。”,两个仆人异口同声。

  “你放心,他们两人是我精心挑选的,即使对兰尼斯特家人,也会守口如瓶。”,小恶魔迎着他的目光说。

  西格把目光放在乔佛里身上,“我亲爱的王子,你问我为什么,我很难回答,因为很多事情超出了你的理解力。”,他站起身,坐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只能让你相信我,对于人类,我没有恶意。我的敌人是那个。”,他用手指天。在座各人神色各异,“我可以告诉你一个近期目标,我会加入黑衣人,同长城上的兄弟们一起对付北方来的威胁。”

  “所以我能信任你和薇尔莉特?”,乔佛里很急切,“我就知道你们可以信任,如果你真的是王国的敌人,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也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她。我相信你,哪怕你是在骗我,我也认了。”

  “如果发现你是在欺骗,我会要你的命。”,猎狗用无感情的语气说。

  “亲爱的男巫,你来自于亚夏?”,小恶魔的大小眼闪烁不定。

  侏儒在试探。“不,我是个普通人,同大部分人不同,没有把灵魂出卖给任何东西,不管是是魔鬼还是神明。”

  “总大主教一定不希望看到你这种人。”,小恶魔冲他点头告别。

  ……

  西格离开乔佛里等人。

  他没有惊动山民们,而是徒步以最快的速度在深山密林中飞奔。

  局势的变化正在加速,很多事情出乎他的意料,一些提前的布局必须要调整。他现在面临的问题并非局面变得多么困难而是分身乏术。

  薇尔莉特刚刚阻止了一次狼狮之争,让艾德.史塔克逃过一劫,但是这种状态似乎无法持续下去。

  光靠她的能力,很难看清事情背后的真相。

  劳伯、奈德这对难兄难弟随时可能死去,他们都是极为重要的人物,一旦出现过早死亡的情况,不但对世界的影响巨大,对他的计划也有着难以弥补的伤害。

  他还没有被自己的力量冲昏头脑,知道在个体力量无限接近于神的现在,他最脆弱的方面也就是他本人。

  他只是一个人,再强也只有一个人,加上薇尔莉特不过两人。如果真的在大势急剧变化的时候,他们的力量很难影响大局,所以必须在大势奠定之前提前做好准备。

  他怀疑君临城方面的布局是否来得及影响到大趋势,或者说他的布局是否足够强大,能够经得起大趋势产生的压力和冲击。

  另一个难题来自于厄斯索斯大陆。

  他先期布局的棋子卓戈,以及便宜妹妹丹妮正走上不归路。各种不同力量的纠结,包括大趋势以及难以预知的混沌,使他预感到奔溃的危险。

  他在厄斯索斯大陆的准备太少,光靠卓戈一人难以支撑局面。

  他预计到了卓戈的命运。

  一旦他死去,局势的导向将会失控,他必须尽快赶去到草原,掌控局面。

  但是他无法分身同时照顾君临和草原。

  他害怕草原方面的问题解决,君临这里又发生了不可挽回的事情。他的布局中,关键的两件事情必须在君临完成。

  他来得及在两头跑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他只能兼顾一头。

  君临交给薇尔莉特去处理,她真的能够办到吗?即使在最关键时刻,由他掌控她的身体,能够力挽狂澜吗?

  诸多的疑问萦绕心头,一边在山脉和密林间飞窜,一边思考解决之策。

  一只三眼乌鸦在他身边滑翔,乌鸦用锐利的目光注视他,似乎要把他彻底看穿。

  西格把手伸进衣兜,拿出一枚铜币。金属碎裂的清脆声中,三眼乌鸦的躯体同时爆裂开来,它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灵光乍现,他转向东南方向。

  ……

  西格避开巡兵们的视线,从龙石岛的码头区离开。

  他是白天搭乘补给商船入境的。

  不同于第一次抵达,他选择夜深人静,避开所有耳目。

  龙石堡,样貌狰狞阴森,古瓦雷利亚城墙上,密密麻麻的石像鬼蹲踞矗立,它们用冷漠的目光扫视全城,让初来此处的人寝食难安。

  西格像是岛上的老住户,轻易的找到城防的死角,快若猿猴的攀爬上城头,在石像鬼们冷漠的注视下直取石鼓楼。

  石鼓楼是堡垒的主塔,每逢暴风雨来临,它那古老的墙垣内部便会轰隆回响,因而得名。主塔下地牢的囚室温度高而潮湿,据说此处的通道和隐蔽的梯子最远能到达龙山中心。多座拱形高石桥在空中连接起石鼓楼与周围辅助的高塔,形成相互联接又互相独立的特殊防御结构。

  抵达石鼓楼下方,只是稍一辨认方向便潜入进去。西格依靠速度和阴影,在戒备森严的高塔中潜行,如入无人之境。

  他的目的地是图桌厅。

  这是个位于石鼓楼顶端的圆形厅堂。房间内四扇高大窄窗面向东西南北四方。厅内一张硕大的木桌后,桌子雕刻描绘着详尽的维斯特洛地图。

  征服战争中,征服者伊耿曾用其制订作战计划。

  地图桌长过五十尺,最宽处约为长度的一半,最窄处不到四尺。与龙石岛相对应的位置经过精心设计,恰好对应高台之上的座椅,可将桌面的一切尽收眼底。

  他只来过这里一次,却知道任何掌管龙石岛的人,都会把这里当做参研大事的主要位置。

  他要找的人正坐在椅子上。

  此人身穿紧身皮背心和棕色粗羊毛长裤,四肢健壮,面容紧绷,皮肤经过长期暴晒给人坚硬如铁的影响。他的头上只剩下一排黑色细发,围绕在双耳之后,他把胡子修得短而齐,覆盖住方下巴和凹陷的颧骨。

  西格无声无息的来到他跟前。

  地图卓的对面。一双浓眉之下,伤痕般的深蓝色眼眸注视过来,那张身来与皱眉、怒容和言辞峻令为伍的嘴巴紧紧的抿住。

  “你似乎对我的到来不感到惊讶。”,西格老朋友似得开场白换来的是无言和无情的注视,“你真的知道别人有多讨厌你的样子吗?只要你有普通人一半的亲切,风熄堡就不可能是蓝礼的。”

  “我希望你不是来贫嘴的,如果没有正事就立刻消失。”,斯坦尼斯.拜拉席恩的话中不带一丝情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