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权游革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弥塞拉.拜拉席恩

权游革命 芸豆老豆 3116 2019.06.05 17:05

  弥塞拉趁着修女转身,偷偷的从房间里溜出来。

  小小的冒险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不过为了能够见到英武的罗伯,被修女关在房间里一整天都是值得的。

  她从小胖子托曼那里得知,男孩们在校场上比试。

  可怜的托曼必须下场,面对史塔克家的孩子。

  她是个温柔善良的人,所以在心里为小弟向七神祈祷,别被史塔克们伤的太重才好。

  至于为什么不祷告史塔克家输掉,那是因为她认为在蛮力上,没人能够赢过北境第一家族。光看罗伯结实的身材,鼓起的肌肉,就能感受到他身体里蕴含的爆发性的力量,如果同乔佛里比试,她不认为自己那柔弱又高傲的哥哥有一星半点的机会。

  “请问,您是迷路了吗?”

  城堡真是太大了,比红堡大上许多。顺着校场上传来的声音一直走下去,她发现自己竟然迷路了。

  同红堡不同,这里的一切都是黑沉沉的,给人以厚重的感觉。

  她不喜欢这里,要不是罗伯的存在,整个旅程堪称一次彻彻底底的悲剧。

  她现在迷路了。

  在这阴森的城堡里,突然间恐惧拽住了她。

  这里没有别人,要是有歹徒该怎么办?

  远处传来狼嚎,据罗伯说,史塔克家的孩子们每人养了一头狼,连看上去文良贤淑的珊莎都有一头名为淑女的冰原狼相伴。

  罗伯在昨天的宴会向她指出他自己的小狼,名叫灰风。那是一头拥有灰色的毛皮以及凶恶眼神的野兽。

  当灰风盯着她时,有种血液冻结的感觉。

  弥塞拉不敢把自己讨厌小狼的感受告诉罗伯,生怕他看轻自己,但在这个时候,万一有狼冲出来该怎么办?

  她为自己的鲁莽后悔。

  阴沉沉的城堡里,路径分岔,百转千回。

  她左右为难,几乎要哭出来。

  “呃…这位小姐,您是迷路了吗?”

  弥塞拉这才发现有人同自己说话。

  她面前站着一位修女,全身裹在过大的修女服中,更显矮小。

  仔细看,修女年轻的过分,且容貌姣好,忽闪的蓝宝石般的眸子,在阴森的城堡中散发出热力和光辉。“是的是的,我的好修女,求求你,帮我带路吧,我迷路了!”

  修女歪着头一脸的疑惑。

  难道她不认识我?随即弥塞拉意识到这是必然的,凛冬城那么大,并非所有人都有资格见识王室贵客的。她陷入两难的境地。

  作为公主,不带随从的瞎跑,是很丢脸的事情。万一被传扬出去,王室的脸要丢尽了,她可不想被加重惩罚。要是让她两三天不准离开房间,是多么难熬。

  修女疑惑的嗯了一声,“这里是城堡内宅,请问您要去哪里?为什么没人护送呢?”

  完蛋了,一定是被修女发现了她的身份。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如果只是她丢脸或者被罚紧闭还好,要是涉及到王室,母亲大人一定不会放过她的。“那…那个,我不是什么可疑的人…”,弥塞拉极力的解释,却发现她的表情和姿态愈发的让对方疑惑。

  她用尽全身力气挥舞双手,“…我真的不是坏人啦,你看我的衣着,还有那个…对了,宝冠雄鹿的徽章…啊,请把徽章的事情忘掉吧...真的,这个徽章不是我的…”,弥塞拉已经语无伦次了。

  修女叹了口气,“我的好小姐...我知道你是谁,只是不清楚你要去哪儿,如果能为你领路是我的荣幸。”,修女伸出带着皮袖套的手。

  弥塞拉的眼泪夺眶而出。

  ......

  校场上吆喝声不断。

  秃顶,一圈白毛围在四周,拥有漂亮络腮胡子的罗德里克斯爵士不停的大叫,以纠正校场中央,两人的姿势。

  史塔克家的布兰对上小王子托曼。

  布兰的行动敏捷,动作轻柔,力量稍嫌不足。

  托曼穿戴护具的身体,活像一只圆圆的罐子。

  小王子几次努力的攻击都被布兰轻松的化解。

  布兰的打击来自于各个方向,让小胖子疲于奔命。

  校场周围,男孩以及护卫们分成两批,其中兰尼斯特家以及拜拉席恩的人众星捧月般围拢在乔佛里身边。

  另一侧是强壮威武的布兰、同史塔克公爵十分相像的私生子以及有着浮夸笑容的公爵养子。

  弥塞拉望着罗博出了神,“真是强壮威武的人儿,未来铁定是个好领主。”

  “你不为自己的弟弟加油吗?”,修女的声音让弥塞拉红了脸,“不是啦...”,她努力组织词汇,“小孩子的比斗有什么好预测的...”,修女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看,弥塞拉感到热度从脸上传递到了耳根子。

  闷哼声响,布兰借助躲闪的机会让托曼跌倒,再迅捷的补上一击。

  比试到此结束。

  托曼沮丧的模样让弥塞拉难过。

  不过一切还未定论,男孩发育起来后,结果会大有不同。她一边为托曼找借口,一边在心里大喊,“我可不是来看帅哥的!”

  校场喧闹起来,两边的阵营互相叫骂和挑衅,侍卫们怂恿罗伯同乔佛里下场比试。

  “轮到大孩子们了,怎样王子殿下是否愿意下场?”,凛冬城的教头,罗德里克斯爵士大声问道。

  乔佛里一定不会下场的,她哥哥只是表面上看很强。

  “哼!我不是什么孩子,也不用木剑比试。”,乔佛里举起手中装饰精美,为他度身定制的小一号的长剑,“等你们家少主能够用真的剑再来找我吧。”

  乔佛里的手下有人起哄,有人嘲笑。

  弥塞拉不安的看着罗伯的方向。

  她知道是自己哥哥不对,明明不敢上场还要挑衅,希望罗伯不要太过生气才好。

  “给我真剑!”,罗伯大叫道,看他满脸的怒气,弥塞拉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行,你连木剑都没有用好,现在用真剑会影响你的发展。”,罗德里克斯爵士话闭,罗伯红了脸,他地下头去。却引来乔佛里那边更加肆无忌惮的哄笑。

  “这难道是王室应有的礼数吗?”,罗德里克斯爵士恼怒道,他的白胡子因为怒火根根竖起,看上去十分威猛。

  “注意你的言辞,老头,这里是王子殿下,不是你这种乡下贵族能够评论的。”,半边脸被烧毁的桑铎.克里冈站了出来,他是乔佛里的护卫,绰号猎狗。

  弥塞拉私下以为,猎狗是不嫌事大。

  “哦,看来这位兰尼斯特家的骑士有意同老头子比试比试。”,罗德里克斯爵士手按剑柄。

  “我可不是什么骑士,要过招尽管放马过来,我可以饶你一只手。”,猎狗继续挑衅。

  乔佛里身边的人,包括他本人,笑的肆无忌惮。

  史塔克一方,个个怒目而视。

  弥塞拉难以想象接下去还要发生什么。她不明白,“男人们为什么那么好斗,难道大家平心静气的喝茶聊天不好吗?”

  “男人的天职之一就是战斗和争夺女人。现在两位淑女都在场,他们不会服输的。”,修女搭话才让弥塞拉惊觉她把想法说了出来。“不过男孩们的吵闹也到此为止了。”,弥塞拉顺着修女所指,看到御林铁卫们正在集结,宝冠雄鹿旗和冰狼旗高高竖起。

  国王主导的狩猎活动即将开始。

  两伙人虽然依旧互相谩骂瞪眼,却不再有继续扩大口角的趋势。

  人们纷纷离开前往自己的坐骑。

  能够陪伴国王狩猎可是莫大的荣幸,男孩们很快便不再注意彼此,把全部精力放到狩猎的准备上去。

  弥塞拉松了口气,却发现珊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边。

  漂亮的史塔克家长女向她盈盈一礼,“尊敬的公主殿下,希望哥哥和下人的粗鲁没让你留下坏印象,他们平时可不是那么好斗的。”,珊莎穿了一件绿色的礼服,衬托着她那头红发飘逸夺目。

  弥塞拉并不同意她的说法,却没有戳破。

  她抿嘴一笑,“史塔克小姐说笑了,是我家的乔佛里太高傲,回去后我会同母后说说,让她教训一下这个金发小子。”

  “才没有呢!我觉着王子的表现恰到好处啊!”,珊莎反而倾向于乔佛里。

  两人相视而笑,弥塞拉觉得气氛有些怪异,她没料到会同珊莎发生口角。

  “两位小姐,男孩们都走啦,你们也别闹了好不好。”,修女话出口,珊莎红了脸。弥塞拉羞愧的低下头。

  “薇尔莉特?你怎么在这里,还一副修女的打扮?”,珊莎似乎才看到修女,惊讶道。

  “没办法,我没有礼服。”,修女似乎并不害怕珊莎,甚至有些肆无忌惮,至少弥塞拉没看出她有任何敬畏的意思。

  “原来你叫薇尔莉特,先前的带路谢谢了。”,弥塞拉赶紧道谢,并为一直没有问她的名字感到内疚。

  “举手之劳,倒是公主难道不出席国王的狩猎吗?”,薇尔莉特好奇道。

  “狩猎,我不会去的。母亲讨厌男人们粗野的运动,也不让我们去。”,弥塞拉很遗憾。

  薇尔莉特若有所思的盯着排成队列离开城堡的队伍。

  “薇尔莉特,你不用帮妈妈做事吗?”,珊莎的脸上带着怒气。

  珊莎一定是因为被轻视而生气,希望不要让公爵夫人责怪薇尔莉特才好。

  薇尔莉特不回应珊莎,反而转向弥塞拉,“尊敬的公主殿下,不知道您身边是否缺少书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