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权游革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凯特琳抵达君临

权游革命 芸豆老豆 2742 2019.06.13 17:05

  布拉佛斯人的船长指挥水手们加紧划桨。

  凯特琳吩咐西格转告船长,只要顺利抵达君临,不但他能够拿到丰厚的报酬,每一名水手都能获得一枚银狼作为奖励。

  “夫人真是慷慨,船长代替水手们感谢您。”,西格微笑着回复命令。

  史塔克夫人冷冷的盯着他,“你把我当做傻瓜了是不是,我当然知道船长会怎样做,所以我会当面,一枚枚的把银狼交到水手们手里。”

  西格习惯性的撇了撇嘴。

  史塔克夫人不满的皱起眉头。

  他可没有讨好她的义务。把她丢下,走平地般,稳步踏着甲板,确认太阳的位置以及海船行进的方向。

  布拉佛斯人是最好的水手,他不担心这艘船没有能力把他们送到君临,而是考虑天生商人的布拉佛斯人,会转手把他们给卖掉。

  通过水纹以及天像,确定航向无误。

  把满脸不信任和傲慢的史塔克夫人抛在身后,他走过抱着辅桅杆的罗德里克爵士。老爵士失去了他引以为傲的络腮胡子,晕船的他无力去打理自己的胡须,最后只能让水手们把那一丛被呕吐物黏住的东西用剃刀刮削干净。

  老爵士无力的看了他一眼,随后继续抱着桅杆。

  西格毫不怀疑,如果继续航行,这位忠勇干练的凛冬城教头就要交代在船上了。

  “这里距离君临不到一天的航程。你也懂得航海?要不要来帮我。”,精明的布拉佛斯船长冲他微笑,那是商人特有的,估价货物的眼神和笑容。

  “我很好奇船长大人的开价。”,西格迎风而立。他能看破海上的雾气甚至是时空的界限,君临城方向,灰黑色的雾气冲天而起,普通人看不见这些代表了世界进程异变的现象。

  “小兄弟果然是个有决断的人。来我这里,每次航程15枚银狼,包吃包住。怎样?要是遇到海匪或者天灾,活下来后还能额外拿到5枚银狼作为特别津贴。”

  盯着船长看了一会儿,矮小的布拉佛斯人诧异的歪着头,“船长大人,我问的是关于消息的价格,你我都清楚这位夫人正在努力掩藏行踪。可怜的老爵士肯定为此专门付了封口费。”,他眯起眼睛,船长不自然的移开视线,“夫人行踪的开价是多少,1枚金龙...?”,从船长转动的眼珠和下意识抚摸下巴的右手,他得出结论,“10枚金龙,甚至更多…您的买家是谁?八爪鱼太监还是财务大臣贝里席伯爵,亦或者,你根本不在乎是谁,只要出得起价钱,都行?”

  隐隐的汗迹出现在船长的领口。

  起风了,狭窄的快船就像是巨人手里的玩具,被抛向半空又坠入浪谷。

  连最老练的水手也也受不了,众人不得不抓住所有可以抓到的东西,艰难的等待风暴离去。

  西格独自一人站立甲板上,任凭海浪拍打,钉子一样粘在甲板上,眺望君临的方向。

  ……

  君临的港口,商船、军舰林立。

  在交付了不菲的入港费后,布拉佛斯人的快船才得以进入。

  看船长肉痛的样子,一定会在事后要求补偿。

  西格比系揽的水手还要迅速的跳上码头,带着粗大的缆绳来到固定桩前。

  码头上的人都在看着他。

  快船称得上轻便、纤细,却也不是木筏,正常情况需要多名身强力壮的水手合力才能把其固定在码头或者驳船上。

  为了节约时间,没有耐心等待水手们磨洋工,西格一人代劳几个人的工作,硬生生的把快船拽住,以麻利的手法把缆系好。

  “海王慈悲,亲爱的西格,如果你愿意来船上工作,付你双倍,不!三倍的工钱。”,船长把笨拙的水手推开,丢下客人,第二个跳上码头,“我的开价不错吧。”,他恶狠狠的甩开码头驳缆工的手,“待一边去,就因为你们磨磨蹭蹭,害得客人自己来系揽,你见过有让客人自己系揽的白痴驳缆工吗?你们没干好活计,所以也别想从我这里拿走一个子儿。”,船长对于这笔钱是否应该转交给实际干活人,似乎犯了选择性遗忘症。“考虑一下吧,没人会比我更加慷慨了。”

  跳板铺好,史塔克夫人踏着稳定的步伐,优雅的下船,她甚至不需要水手搀扶。罗德里格斯爵士,迫不及待,又蹒跚的回到陆地上,他那苍白的脸色看了让人于心不忍。

  “尊敬的船长,这是一次准时的旅行。”,史塔克夫人看了看老爵士,似乎咽回了后面的话语。她拿出小布袋,数了几十枚金狼放在船长手里。船长变成了会笑的花朵,“现在是兑现诺言的时候了。”,史塔克夫人冲着水手们的方向微笑,“我要给每人一枚银狼。”

  船长搓着手,“尊敬的夫人,我确定您言出必行。不过为水手们着想,我可以代他们保管。”

  夫人瞥了他一眼,“我更希望看到银狼交到他们手上,这是他们应得的。”,她高傲道。

  “所以你在给他转手贩卖情报的理由。”,西格没有把话说出来。他认为凯特琳.史塔克的做法是不明智的,可是要说服高傲的公爵夫人似乎颇为麻烦。

  “尊敬的夫人,我希望您了解,一切都是为了水手们好。如果现在把钱交到他们手里,到了晚上可是一个子儿都留不下,多半是进了酒馆女侍、赌场老板或者妓女的腰包。我会替他们保管好的,以我母亲的名义发誓,一定把银狼如数发放到他们手里。”

  “不,船长大人,我亲自来发。”,公爵夫人一字一顿的说道。

  船长没有再坚持,甚至连沮丧的表情都没表现出来。他深深的鞠躬,随后同快船的大副交代几句,一个人消失在码头人群里。

  她是个撒钱的圣人,水手们的千恩万谢中犹如圣女。

  西格来到老爵士身边,“我敢打赌,为了这些个银狼,船长正在市场上努力兜售。”

  “兜售什么?”,老爵士神色木然。

  西格在内心叹气。所谓的命运真实存在,它背后是根源之祸在作祟。可人类自身,何尝不是命运的一部分呢。这是他打破地狱循环时最困难的部分。不管是高尚还是卑微,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原罪,从而影响他们的未来,要想通过说服教育,让人自己破除既定的命运,真是难上加难。

  “没什么可兜售的。”,他放弃说服,“我们最先需要做的,是找个合适的旅馆。”,两人交谈着,史塔克夫人来到他们身边,四名水手驼着行礼跟在她身后。

  “安全抵达君临,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尊敬而勇敢的西格先生,感谢你一路上的帮助,这是你应得的。”,史塔克夫人用毫不掩饰的鄙视的目光盯着他,抛来五枚金狼。

  西格注意到身后的水手们,目光追随者这些金狼。“比说好的多了两枚。”

  “是封口费,我需要你对我抵达君临一事保密,如果你还相信荣誉的话。”,史塔克夫人一脸不悦,就好像多说一个字也是侮辱。

  “为了保密,恐怕需要追上我们敬爱的船长才行。您刚才拒绝由他保管那些银狼,想必船长大人会去寻找其它收入来源弥补他的损失。”,西格不紧不慢的说道,他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钱是水手们应得的,为什么他会有的损失?”,史塔克夫人疾言厉色。

  耸了耸肩,摊开手,“我的好夫人,恐怕布拉佛斯人把水手们看作自己的财产,您坚持把钱付给水手们挥霍,在他看来是浪费本属于他的银狼。”。

  “西格的意见是对的。”,老爵士脸上终于有了血色,他皱着眉头插嘴说道。

  史塔克夫人低头盘算,“船长介绍的旅店不能使用了。”,她回头确认四名水手还在,“我们还需要再雇人搬运行礼才行。”

  “抱歉夫人,是我太没用。”,老爵士一脸难过。

  西格张开双臂,做出拥抱一切的姿势,“所以您需要一个可靠的人,比如我。”,他的微笑隐含深意,“我当然会收取必要的报酬,不过我敢保证,价格绝对公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