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友谊小船说翻就翻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 甘棠棠 2068 2021.04.30 14:00

  许时赫来到海洋馆外,看到玻璃门内忙碌的摄制组,皱了皱眉,打算转身离开。

  齐昊正在向他汇报这里的经营情况,看到他不打算停留,一时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直到看见张管家示意他住口的眼神,这才收起财报不再多嘴。

  许时赫走出没几步,忽听见海洋馆里传来阵阵惊呼,脚步微顿。

  “快打急救电话!”

  “薛念!薛念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不好了!孙鱼莉在吐血!”

  张管家听说是薛念出事,神情一凛,挥手让齐昊进去看看情况。

  齐昊迅速钻进乱成一团的摄制组,一来一回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拍摄白鲸出了事故,两个艺人受伤昏迷,有一个好像伤得挺严重。”

  张管家看向自家大少爷,可是从他冷峻如常的脸上,看不出究竟是什么情绪。

  他硬着头皮走近,挥手让其余人后退几步,压低声音道:“大少爷,薛小姐是薛家掌上明珠,不如结个善缘。”

  许时赫眸光微闪,若有所思,片刻后皱着眉头似有不耐。“交给你了。”他漠然无视了里面慌乱的情况,迈开长腿朝外面走去。

  跟在他身后的齐昊以及公司众人,莫名感觉到他身上令人窒息的低气压,让他们连呼吸都不敢过重,生怕触了霉头。

  不过他们都想不明白,还没收购动物园,出了事也不影响许氏,为什么这位爷说沉脸就沉脸,一贯沉稳的脚步还稍显慌乱。

  齐昊垂着头一路小跑,想到里面受伤的是薛念,心底生出一个荒谬的猜测。许总的情绪,该不会是受了薛念影响吧?

  *

  薛念的意识时有时无,偶尔能听到助理导演带着哭腔喊她名字。

  她试着睁眼,却无能为力地陷入黑暗。等意识恢复了一点点时,听到周围不断响起人们焦急的声音。

  “救护队来得这么快?好像不是我们打电话的医院......”

  “先别管了,赶紧让医生看看!”

  “哎怎么都去薛念那边,我们鱼莉怎么办?”

  薛念感觉到几双过分小心的手,开始为她做初步检查,瞳孔被翻开时,她隐约看到不远处站着一名衣着考究、头发花白的人。

  那是谁?为什么会一脸焦急地看着她?

  薛念还没来得及多看一眼,意识就再次模糊,重新陷入了昏迷中。

  她好似在水里沉沉浮浮,身体时轻时重,偶尔能感知到有人在触碰她。一道刺目白光打在脸上,让她眉目不由自主轻颤,随后身体被翻转,趴在了一张偏硬的床上。

  “还好脊椎没断,否则就麻烦了。”

  “内部出血量不大,脏器无损,伤势比预料轻。”

  “尽快止血,不能出差错。”

  薛念残存的思绪意识到这是医院,放心地陷入沉睡,恍惚中做了一个漫长又荒谬的梦。

  在梦里,她既是原主,也是她自己。

  在梦境中,她渡过了完美的一生。

  薛家疼爱,苏家呵护,一路平顺无比。心机深沉的苏荔永远都算计不了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成为万丈光芒的影后,站在谁都企及不了的高度。

  梦境的最后,薛念看到自己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走在国际电影节红毯上,向闪烁着白光的无数摄像头露出甜蜜满足的微笑。

  无论她怎么去看身旁的男人,都无法看清他的脸。似乎他只是一道虚幻的剪影,是荒谬梦境中的虚拟人物。

  “念念......”

  薛念耳边响起熟悉的呼唤声,将她从梦境中唤醒。

  是妈妈。

  薛念莫名有点委屈,泪意涌上心间,眼角微微湿润。

  她好好的跟白鲸玩耍,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

  孙鱼莉急吼吼想出风头,好歹也要遵守自然界规律啊,干嘛一言不合就从背后游过来,这下可好,还拍什么特殊朋友,拍医院纪实录得了。

  “念念,是不是疼?妈妈这就叫医生,别哭啊。”秦云素用手抚着她的脸,随后起身按了按呼叫铃。

  这层楼的所有医生都时刻准备着,凌晨三点半还没敢合眼,赶到的速度快得夸张。四名医生进门先凝神屏息检查了一下薛念的瞳孔,听了听心音,这才松了口气。

  “薛小姐没有大碍,止痛药我们上得比较足,是副作用最小的进口药,等她醒来如果还痛,可以口服小剂量止痛。”

  秦云素稍微放了心,眉目却依然冷清,并不算热络。“替我谢谢你们总裁。”

  “我会转达的。”领头的医生小心翼翼点头应下,招招手带着同事一起转身离开了病房。

  薛念听到她口中的总裁,心道这里多半是爸爸熟人旗下的医院,没有深想太多,专注感应着外界的情况。

  庆幸的是,感知力丝毫没受损,她能感觉到秦云素散发出担忧的气息,甚至还有一丝丝恐惧,像是生怕她有任何不妥。

  薛念闻到她身上独特的鸢尾香味,心中一暖,努力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

  “念念!”秦云素一直观察女儿的变化,看到她睫毛轻轻颤动,眼中流露出惊喜,双手紧紧握住她的手。“没关系,妈妈在呢,不要着急。”

  薛念在心里默默回应,放松下来后,反而觉得身体更受控制,稍作尝试就睁开了眼睛。“妈妈......”

  *

  凌晨三点四十,许时赫仍坐在办公桌前,片刻都未曾合眼。

  他眉心紧锁,冷肃的目光迅速在财报扫过,心底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让他愈加不悦。

  “大少爷。”张管家在门口站定,轻轻叩响了门。“医院那边传来消息,薛小姐已经醒过来了,身体并无大碍,修养几天就能出院。”

  许时赫翻动财报的手倏地顿住,那一丝烦躁竟在不知觉间消散,紧紧蹙起的眉心适时舒展开来,唯有漠不关心的神情不变。“知道了。”

  “大少爷,早点休息吧,身体要紧。”张管家心下默默叹气,大少爷很少熬夜到这么晚,看来薛小姐在他心里的模样,已经悄然改变了吧?

  张管家不敢多问,连提都不敢提。

  他家这位爷从小就不会将心迹表明,越是想要什么,嘴上就越是不说,要是被人戳穿,反倒会生怒。他还是老老实实当不知道为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