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那你是针对我?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 甘棠棠 2082 2021.05.04 14:00

  周六夜,华灯初上,一辆辆豪车从繁华市区驶出,朝平日冷清的常宁别墅区行进。

  车上的人们打扮得精致华美,年轻的名媛和艺人们,身上处处藏着小心机。

  西装革履的男人们大多望着窗外的车,看看谁家又添置了新款,配置是否压过了自家爱车。

  直到一辆白色长轴RR古斯特驶入车流,所有爱车人士都坐不住了。

  豪门圈分阶层,车子自然也分。

  一两百万的奥迪宝马,偶尔能代个步,出门交际绝对不行。三四百万的奔驰S、迈巴赫,是这一圈层最常见的身份象征。裸车价到四百万以上,在新贵中较为少见。

  参加苏家晚宴的宾客,都是只富了一两代的新贵,冷不丁看到落地六百万的劳斯莱斯,个个都在揣测车上人的身份。

  此刻被人私下议论的薛念,正躺在按摩椅上,回忆背得滚瓜烂熟的《如风令》剧本,以求能完美演出每一个细节。

  “大小姐,到了。”高司机提醒了一句,缓缓将车停靠在路旁,迅速下车为她拉开车门。

  薛念穿着一身裸粉色丝质吊带晚礼服,裙摆如绽开的花,轻轻洒落在她身后。

  她在车边站定,无视周围或惊艳或诧异的目光,看了一眼苏家别墅敞开的大门,随后淡定自若地走向前方。

  “居然是薛念,她哪来的钱坐这车?”

  “租的呗,虚荣!”

  “不像租的,司机明显是她的人。”

  “苏家没这底子给她买劳斯莱斯吧,难道真被包养了?”

  “听说薛家也挺有钱,别说包养了,当心被告。”

  薛念耳尖地听到好多人小声议论,脸上浅笑不变,把注意力集中在彩虹屁上,心情很快就变好。

  “比以前好看太多了,简直像是变了个人!”

  “是啊,比苏荔好看。”

  “苏荔跟她比就一般吧,气质也比不过。”

  “难怪薛念能火,以前真是看错人了。”

  薛念的皮肤在光照下熠熠生辉,优雅纤长的天鹅颈下露出一字锁骨,完美的胸型在高定礼裙包裹下,增添了几许成熟妩媚女人味。

  但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她的脸,那张巴掌大的精致脸庞,实在是让人挪不开视线。

  秀气长眉下那双灵动猫眼水润明亮,小巧挺拔的鼻子如精雕细琢而成,红唇如暗夜里的玫瑰花瓣,娇艳欲滴。

  当她走上台阶,镶钻细带高跟鞋衬得她脚踝纤细无比,她却走得无比沉稳,与外表的娇弱形象截然不同。

  薛念始终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与人点头致意,与人轻声寒暄。

  与此同时,会客厅角落的沙发里,坐着苏荔的小圈子。有华盛艺人,有豪门名媛,正在小声议论着薛念。

  “荔荔,你妹妹什么时候来?最近高定不好租,她别是没衣服穿!”

  “哈哈哈,笋都让你买光了!没衣服穿,那就裸奔呗!”

  “人家红了,哪至于租不起高定,只不过,是人穿衣服还是衣服穿人,可就不好说了。”

  苏荔一直保持着苦笑,有气无力地阻止。“好啦你们别说啦。”

  一名华盛女艺人语气不屑道:“以前她是怎么讨好荔荔的?现在火了就爱答不理,真现实。”

  苏荔垂眸叹了口气,不置可否的样子,让人感觉平时没少受委屈。

  正在这时候,薛念的身影出现在她们视线,除了让人惊艳的外形,身上那条礼裙也让人震惊。

  那是前段时间刚上过杂志封面的D家高定,全世界就三条,只发售,不外借。

  在场艺人和名媛都看红了眼,她们想都不敢想的裙子,竟然穿在薛念身上,一颗颗心就跟浸了柠檬水一样,酸涩泛滥。

  “念念!”

  苏荔强忍住嫉恨,主动起身走向薛念。

  她穿着一身白色抹胸高定礼服,银色手工绣花在裙尾绽放,本来也是今年新款,但在薛念的裙子衬托下,显得既繁复老气、又过分刻意,连手工都不那么精致了。

  苏荔发现周围不少人朝她们看来,目光中全是审视和比较。

  从前,薛念每次出现在人前,都会被苏荔狠狠压住,自卑到头都抬不起来,引得圈里人人笑话。

  今天形势对转,苏荔明显被薛念压得毫无光彩,对比之强烈,不亚于鱼目和珍珠。

  苏荔看出众人对薛念的惊艳,心中嫉恨和憋屈交织,用尽浑身力气才忍住没有冷脸。“走吧念念,大家都等着你呢。”

  “哦,是吗?”薛念看到她强忍的样子,只觉得她又可怜又辛苦,做人做得这么累,何必呢?“那就走吧。”

  薛念没有拒绝,那群眼神火辣的女人,恨不得用目光把她戳成筛子,她再不去晃晃都对不起她们用的力气。

  刚一落座,同属华盛的罗爱可就酸了起来。

  “薛念,你现在可是公司大热门,听说还要去《东宫藏娇》试镜?以你的家世,肯定能进组吧。”

  罗爱可和姜芃芃竞争东宫里的“陆子衫”一角,毫无疑问失败了,不过靠着吹捧苏荔,求到了一个丫鬟角色,最近正为加入大热剧组洋洋得意。

  “罗爱可,你是在暗示苏荔靠家世进组?”薛念笑盈盈地把刀子拨了回去。

  “我没有!”罗爱可连忙摆手,慌乱无措地看向苏荔,“荔荔,我不是针对你。”

  “哦?那你就是针对我咯?”薛念不急不恼却又锋芒毕露,像是正在逗弄老鼠的猫咪,利爪还没伸出来,但人人都知道老鼠的结局。

  罗爱可被堵得哑口无言,既不敢承认是针对薛念,也不知该怎么圆场,只好咬着唇不再开口。

  坐在另一边的方静雅冷哼出声,引得不少人侧目。她是苏荔闺蜜,在名媛圈很吃得开,拉拢了不少人群嘲薛念,为“无依无靠”的闺蜜出气。

  “才红几天,尾巴都翘上天了,怼人这么厉害,果然是没教养的农村人。”

  薛念似笑非笑地朝她看去,声音中仍然没有一丝怒意。

  “方家涉足农贸,你不把农村人当衣食父母感谢,还在私下讽刺轻视,这就是你的教养?”

  方静雅看到周围扫来的目光,有点后悔拿农村人说事,还没想好圆场的话,不远处就传来一道中性化的年轻女声。

  “你们真是闲得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