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在京都当侦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隐瞒的线索

我在京都当侦探 芦荟炒饭 2243 2020.10.18 13:38

  “另一个被害者宫田大吾的尸检报告呢?”

  “这个...宫田先生的妻子拒绝进行尸检,所以并没有关于宫田先生的尸检报告。”渡边飞鸟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这样啊...”江藤琴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显得有些失望。

  在见识到‘它’的残忍和恐怖之后,江藤琴美就知道这个案子绝对不能用平时的手法进行侦破。

  为了配合林侑一的行动,她必须借助警视厅的力量,对与‘它’有关的每一条线索进行详细调查。

  争取早日帮助林侑一摸清楚‘它’的底细。

  至少,他们也要先搞清楚,‘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而死去的宫田大吾就成为了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毕竟宫田先生的死,实在是太诡异了。

  可以说,宫田先生是在江藤琴美和川辺慎人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的被‘它’夺去了性命。

  这与它杀死木原真理奈那种残暴血腥的手法大相径庭。

  并不是‘它’的杀人风格。

  江藤琴美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如果能弄清楚宫田大吾的死因,绝对会对他们的侦查提供很大的帮助。

  “那个...川辺你不是跟宫田先生很熟吗?不然他也不会在发现案件之后,第一时间通知你了。不如你去做一做宫田太太的工作,让她配合我们的调查?怎么说她也是警察的家属,难道这点觉悟都没有吗?”

  看着江藤琴美脸上失望的表情,渡边飞鸟显然早有准备,他瞥了一眼角落里一直低着头的川辺慎人,对他开口道。

  “这...我...我...我去试一试吧。”被点名的川辺慎人面露难色,最终他还是屈服在渡边飞鸟凌厉的眼神之下。

  ...

  “我已经派人去调查木原真理奈的社会关系了,不过暂时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还有,关于死者房间里那股臭味,鉴证科的人表示,不是死者身上的味道,我想很可能是凶手带来的,只是目前还不知道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条线索我也会派人继续调查。”

  “至于那个打电话报案的人,我们也已经核实过了,没有什么问题。他叫木村正雄,32岁,是一名公司职员,住在大楼的1302房,就在死者木原真理奈房间的楼下。

  据木村正雄交代,他在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听到楼上传来一声女孩的尖叫声,当时他并没有太在意。只是后来他越想越不对劲,才在凌晨1:20时,选择打电话报警。

  这个时间段与死者尸检报告上死者的死亡时间相吻合。”

  “另外,我们也调取了这个时间段内整个大楼的监控录像,目前同样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这就是目前整个案件的调查情况,江藤警部?”说完这些,渡边飞鸟才结束了自己的发言,坐回了江藤琴美的身旁。

  “嗯,该说的渡边君都说得差不多了,我还是那句话,凶手是一个变态杀人犯,诸位在查案的时候,一定要保证至少两个人为一组,一起行动,绝对不能单独行动。明白了吗?

  好了,散会!”

  “是!江藤警部。”众刑警朝江藤琴美鞠了一躬,三三两两的走出了会议室。

  “妈的,这个混蛋,还在这发什么呆呢!”

  故意留在最后渡边飞鸟看着还呆坐在椅子上,神色恍惚的川辺慎人,心中暗骂了一句,最后只得不甘的走出了会议室。

  他本来是想趁这个机会,邀请江藤琴美晚上一起吃饭的。

  ...

  “川辺先生...你没事吧?要不要先回家休息一下?”另一边,江藤琴美也注意到了川辺慎人的异样。

  事实上,自从宫田先生死之后,川辺慎人的状态就一直不是很好。

  “江藤...江藤警部...是我...是我害死了宫田先生啊!”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川辺慎人的话,让江藤琴美心中猛的一跳。

  如果在之前,江藤琴美顶多认为,川辺慎人说出这样的话是出于自责的原因。

  毕竟川辺慎人和宫田大吾的关系很好这件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

  在川辺慎人刚做警察的时候,就是在宫田大吾手下工作,在那期间他一直很受宫田大吾的照顾,两个的关系亦师亦友。虽然后来川辺慎人升迁了,但是两个人的关系却没有断,甚至更加的亲密。

  否则宫田大吾也不会在发现这个案件之后,第一时间通知川辺慎人。

  事实上,如果按照正常的出警流程,宫田先生应该是要将案件上报给接警中心,再由接警中心转到警视厅进行处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直接找到川辺慎人来负责。

  宫田大吾这么做,无非是想让川辺慎人能够参与这个大案,希望川辺可以多做出些成绩里。

  因为宫田大吾一直知道,自己这位朋友在警视厅搜查一课,混得并不好。甚至还有着‘警视厅搜查一课吊车尾’这样的不堪头衔。

  显然宫田大吾是想用自己的方式帮助川辺慎人。

  这一点,川辺慎人当然明白。

  所以他才会说出,是自己害死了宫田大吾这样的话。

  但是在得知这个案件背后的‘真相’之后,江藤琴美却不会再这么简单的认为了。

  联想起在案发现场,川辺慎人那副惊恐和害怕的表情。

  这让江藤琴美不禁在心中打出一个问号。

  难道川辺慎人还隐瞒了什么?

  “其实这个案子,早在一个星期以前,宫田先生就已经告诉我了。他跟我说,在不久的将来,他的辖区里会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杀人事件,他让我做好准备。到时候他会第一时间通知我,让我接手这个案子。

  当时,我...我一时鬼迷心窍,竟...竟然听从宫田先生的建议...如果我当时能够清醒一点,坚持让宫田先生去报案的话,也许宫田先生就不会死,木原真理奈也不会死了。”说完,川辺慎人再也承受不住,伏在桌子上嚎啕大哭起来。

  川辺慎人的话,如同一颗重磅炸弹,在江藤琴美的心中炸开了。

  根据川辺慎人的说法,宫田大吾显然早就知道了木原真理奈将会遇害的事情,可是宫田大吾却没有选择报警,反而是想等案发之后,让川辺慎人接手这个案子。

  宫田大吾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他是‘它’的帮凶?

  不对!

  如果宫田大吾是‘它’的帮凶,那为什么在1402房,‘它’会把宫田大吾也杀了呢?

  川辺慎人究竟知不知道‘它’的存在?

  那一晚,让川辺慎人感到如此恐惧的,到底是什么!?

  种种问题萦绕在江藤琴美心头,让她恨不得马上把川辺慎人带到审讯室里,好好讯问一番。

  只不过看着川辺慎人目前临近崩溃的状态,江藤琴美就是再着急,也知道现在不是审讯的时候。

  安排人照看好川辺慎人之后,江藤琴美走出会议室,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随后她掏出手机,拨通了林侑一的电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