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死神大人请留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伤情离别时

死神大人请留步 猫剑 2369 2020.01.17 10:30

  女人最喜欢什么?

  这是一个深奥的命题。

  解释它的难度丝毫不亚于解释那些高深的数学知识。

  但是抛开理性规律,从感性方面来考虑,这个问题还是有迹可循。

  一朵花,一件衣服,甚至一句话,都可能会触动她的心弦。

  陈剑生杀死布仑之后,一直在考虑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现在的他实力还很弱小,和安德森家族过早对上,无异于以卵击石,所以他还不想暴露出来。

  实际上,陈剑生想到的处理方法有很多,甚至将布仑的尸体处理一下,编造一个女鬼索命的故事都没问题。

  毕竟商行库房的场景太过骇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不离奇。

  但是,一想到赫尔德马上就要带艾泽拉去泰拉城,陈剑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想着不如给她们留下一个深刻的记忆,于是才会出现这场惊动大半个库尔克城的烟火晚会。

  艾泽拉和赫尔德陪着陈剑生坐在房顶,欣赏着美丽的烟花,默契的没有询问陈剑生是如何办到的。

  此时此刻,在艾泽拉和赫尔德的眼中,除了陈剑生和烟花,其他的都不重要。

  毕竟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

  长夜过半,烟花渐渐散去。

  安德森商行的火势依旧还在蔓延,整个库尔克城开始喧闹起来。

  而这场火灾的始作俑者,一点扰人清梦的愧疚感都没有,与艾泽拉、赫尔德道过晚安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陈剑生点开背包,取出了从多吉那得到的稀有技能书十字斩击。

  在这本技能书中,陈剑生知道了一个新的名词,技能完成度。

  技能完成度,字面上的意思就是技能动作施放的标准程度。

  其实,陈剑生在经历过几次战斗后,也发现这个游戏里存在着一些潜在属性。

  这些潜在属性同样会对伤害值造成影响,例如弱点攻击、技能施放预判、技能蓄力程度等等。

  对于这些潜在属性,陈剑生统一称之为操作,而技能完成度也是操作的一种。

  两个相同属性的玩家战斗,操作好的玩家自然会占优势。

  甚至属性差的玩家,依靠操作战胜属性好的玩家,也是常有的事情,这也是游戏的魅力所在。

  从这些琐碎的想法中收回思绪,陈剑生对着这本紫色的技能书点了下去,消耗1个技能点后,紫色的技能书化作一道流光钻进了他的身体。

  “已学习技能【十字斩击】,【十字斩击】因被动【血气旺盛】发生变异,自动晋升为【十字斩】。”

  【十字斩】

  施放时间:瞬发

  冷却时间:100秒

  技能消耗:40魔法值/30血气

  技能要求:狂剑士

  技能效果:挥动剑系武器向目标发动十字型斩击,对目标造成普通攻击185%的技能伤害,血之狂暴状态下,可发出血十字攻击目标,对目标额外造成普通攻击215%的技能伤害,并有40%几率造成出血效果,出血效果下目标每秒下降相当于普通攻击1%的生命值,持续5秒。

  陈剑生看着十字斩的技能信息,激动的心情无以复加,瞬身上挑+十字斩+崩山击,他终于集齐一套完美的浮空连击。

  从此以后,他再也不用因为没有连招技能,干巴巴的用双刀压制别人。

  虽然双刀用起来简单粗暴很实用,用过的人都喊香,但终究显得太过笨拙。

  对于“帅即是正义”的正义党来说,飘逸的连招才是游戏的终极追求。

  学习完技能,陈剑生怀着激动的心情,终于进入梦乡。

  这一夜,艾泽拉没有再来骚扰陈剑生,让他得以睡个好觉。

  当清晨的阳光洒满大地,陈剑生从睡梦中醒了过来,这一次他没有睡回笼觉,而是早早的就起来穿衣洗漱。

  无他,只因为今天是赫尔德带艾泽拉去泰拉城的日子。

  陈剑生从房间出来,踱步来到艾泽拉的房间,还未走近,便听到里面传来艾泽拉幽怨的声音。

  “老师,可不可以晚一点走,比如说后天,要不明天也行,实在不行就下午。”

  随后又听到赫尔德黑斗篷下沙哑的声音,“不行,必须早晨走,你要是再说话,我们现在就走,让你连你那个像猪一样,到现在还在睡觉的哥哥一面都见不上。”

  听着赫尔德的话,陈剑生一额头的黑线,又没有得罪你,至于这么损人吗?

  “咳咳……”

  在门外干咳两声,陈剑生推门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艾泽拉和赫尔德正对坐着吃早饭。

  陈剑生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两人中间,笑着调侃道:“我刚才可听见某人说我像猪一样睡觉,那接下来我表演一下像猪一样吃饭,这不过分吧?”

  说着,陈剑生抢过赫尔德的碗筷大口吃起来,两三下便把她的早饭吃光,看的艾泽拉大笑不止,鼻涕泡差点冒出来。

  赫尔德戴着黑斗篷,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从黑斗篷抖动的频率上,也能猜出她现在的样子。

  将手中的碗筷放下,陈剑生道了一声真香。

  黑斗篷下,赫尔德低着头耳朵微红,不知道陈剑生刚才说的是饭香,还是意有所指。

  趁着艾泽拉吃饭的时间,陈剑生将昨天在安德森商会见到的事情说了一番。

  听完整件事情,艾泽拉除了义愤填膺,还有些心有余悸,因为泽吟村也有失踪的少女,若不是有莫离村长看着,艾泽拉说不定也会遭遇毒手。

  赫尔德在泰拉城对于布仑这个人也是略有耳闻,当初帝都少女失踪案件闹得沸沸扬扬,只是没想到绑架那些少女的人居然是他,这让赫尔德对安德森家族的印象分下降不少。

  说完安德森商行的事情,时间也不早了,于是三人就一起向北城门走去。

  有道是,欢喜只恨相聚短,悲情莫过离别时。

  当三人走到北城门的时候,艾泽拉早已泪眼婆娑,看着陈剑生满目不舍,而赫尔德黑斗篷下沉默不语,在一旁怔怔的看着。

  陈剑生笑着揉了揉艾泽拉的头发,将她抱在怀里,低下头附在耳边轻轻嘱咐。

  “艾泽拉,在泰拉城好好学习,一年后我去泰拉城找你,到时候我们看看谁更厉害。”

  艾泽拉抬起头看着陈剑生,含着泪水的眼睛露出坚定的目光,“哥哥,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陈剑生点点头,松开艾泽拉,随后做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作。

  只见他张开胳膊,竟然抱住了一旁的赫尔德,看的艾泽拉一脸震惊。

  艾泽拉不明白自己这个冷淡甚至有些孤僻的老师,什么时候和陈剑生的关系这么好了。

  其实,不仅艾泽拉没想到,赫尔德也没想到陈剑生居然如此大胆。

  之前两人有过一些亲密动作,但是那也是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这次艾泽拉可是在场的。

  被陈剑生抱住的瞬间,一股属于陈剑生的气息涌过来,赫尔德觉得自己灵魂都在游荡,整个人僵直在原地,忘记将陈剑生推开。

  “有句话,我刚才和艾泽拉说了,现在也要对你说……”

  “赫尔德,一年后,我会去泰拉城找你,记得等着我!”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