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死神大人请留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你们先走我断后

死神大人请留步 猫剑 2151 2020.01.06 10:30

  我叫鄂尔多,以前是一只山鼠,现在是一只……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算什么。

  很久以前,我生活在一个农庄里,主人是一个人类的小孩,他叫鄂尔多·贾斯。

  那时候,我每天最快乐的时光就是抱着吃不完的食物,看小主人在院子里耍木剑。

  直到有一天,这里出现了一股血色气息,像瘟疫一样迅速蔓延。

  深夜,农庄里燃起大火,小主人的父亲似乎也被能量感染,手臂上出现血红色的脉络,而后蔓延到他的全身,就连眼睛也变成血红色。

  那一夜,发生了很多事情,我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小主人和他母亲惨死在他父亲的刀下,他的血液淌过我的身体,直到彻底死去,他都将我护在身下。

  绝望,还是仇恨,都是,也都不是……也说不清是什么情绪。

  我只知道那血色的气息正在我的身体里聚集,狂野暴躁的情绪需要发泄。

  其实我并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等我恢复意识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变成了一堆碎肉,我替小主人报了仇。

  直到后来,我将小主人的尸体吞下肚子。

  从那一刻开始,我知道,我的生命已经不属于我自己,我已经和小主人融为一体,我要替小主人活下去!

  ……

  陈剑生和莫离沿着过道走进地牢,远远的就看到血鼠狱长鄂尔多的身影。

  三个护卫队员跟在他们后面,走到第一间牢房便停下来,开始撬牢房的铁锁营救艾泽拉。

  这时候血鼠狱长鄂尔多已经察觉到陈剑生几人,提着红色长剑慢慢走了过来,随后嘶哑的声音响起。

  “人类,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不过既然来了,那就留下来成为食物吧!”

  “莫离大叔,我们上,不要让鄂尔多影响到他们开锁。”

  说话间,陈剑生一马当先朝着血鼠狱长鄂尔多跑去,将鄂尔多堵在牢房深处。

  莫离看到陈剑生二话不说就向前冲,只能叹口气,也连忙追上来。

  待陈剑生跑到距离血鼠狱长鄂尔多两个身位的地方,便举起了手中的血影太刀,一记斜下劈朝着血鼠狱长鄂尔多砍过去。

  “叮!”

  血鼠狱长鄂尔多举剑格挡,将陈剑生的血影太刀挡住,却看到莫离从另一侧已经横斩过来。

  -23。

  莫离的双手剑实打实的砍在血鼠狱长鄂尔多的身上,但是只冒出23点伤害,对于2000生命值的领主,这点伤害根本就不够看。

  果然,只见鄂尔多丑陋的鼠脸上咧嘴一笑,然后手中红色长剑上挑将陈剑生击退,转身朝着莫离砍去。

  莫离实力被封印了,但是他的战斗意识还在,看到鄂尔多朝他攻击,一个后跳斩不仅躲开了鄂尔多的长剑,而且再一次在鄂尔多身上留下一道伤口。

  在接下来的战斗中,陈剑生意识到原来他是这两人一鼠中剑术和战斗意识最差的。

  他们之中,莫离剑术和战斗意识最高,但是攻击力很低,攻击到血鼠狱长鄂尔多也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

  血鼠狱长鄂尔多的攻击力和伤害很高,不过剑术和战斗意识比莫离差上不少,一直追着莫离攻击,但总是无法命中。

  而陈剑生趁着血鼠狱长鄂尔多的仇恨在莫离身上,就跟在后面偷袭,倒是累计了不少伤害。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莫离和陈剑生的体力已经下去一半,而血鼠狱长鄂尔多的生命值也只剩下了1120点。

  这个时候,半血的血鼠狱长鄂尔多身上溢散出一丝丝的血气,覆盖在它身上像裹上一件血衣,让他看起来变得更加邪恶。

  只见它举起红色长剑猛然跳起,然后朝着莫离砸过去。

  陈剑生站在莫离一侧,心中对莫离没有丝毫的担心,因为像这样的攻击,莫离已经躲过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然而这一次却不一样了,当血鼠狱长鄂尔多的红色长剑砸在地上的时候,长剑突然射出一股红色的冲击波,伴随着浓浓的血腥气,将莫离和陈剑生同时击倒。

  -65,-65,-65,-152,-1,-1……

  如同刀子割肉一样的感觉从全身传到大脑,一阵一阵痛的陈剑生差点背过气去。

  伴随着痛苦而来的,还有一波接一波的伤害,瞬间陈剑生的生命值就下降了三分之一。

  莫离害怕血鼠狱长鄂尔多在这个时候继续攻击,忍着身上的伤痛,拖着陈剑生地牢外逃去。

  陈剑生缓过劲来,第一件事就是翻开战斗信息,看到已经刷新出来的技能信息。

  【崩山击】

  施放时间:瞬发

  冷却时间:???

  技能消耗:???

  技能效果:低跃并用武器砸击地面,向周围目标发出血气冲击波,可造成多段割裂伤害,有几率造成持续出血,最后一击可使周围目标倒地。

  陈剑生看着面板喃喃自语道:“果然是这个技能……”

  等莫离拖着陈剑生赶到地牢门口的时候,三个护卫队员已经将昏迷的艾泽拉救出。

  莫离此时连忙催促道:“快,背上艾泽拉,我们快走。”

  陈剑生转身看了一眼,血鼠狱长鄂尔多马上就追上来,握着血影太刀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莫离大叔,你们带着艾泽拉走吧,我来挡住鄂尔多。”

  听到陈剑生的话,莫离顿时就急了,“斯沃德,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要走大家一起走。”

  “莫离大叔,你明白的,没有人挡住鄂尔多的话,大家都走不了。”

  陈剑生随后摸了摸艾泽拉的头发,对着莫离说道:“你以后好好照顾艾泽拉,如果我没有回来的话。”

  说完之后,陈剑生就握着血影太刀向血鼠狱长鄂尔多走去,却听到身后传来莫离的声音。

  “等你回来,我就把艾泽拉嫁给你,你要是回不来,我让艾泽拉守你一辈子。”

  陈剑生听到之后没有激动,因为血鼠狱长鄂尔多已经追到了跟前,此时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正站在地牢的过道上对峙着。

  “人类,我佩服你的勇气,会给你一个有尊严的死法。”血鼠狱长鄂尔多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陈剑生思考着该如何拖住血鼠狱长鄂尔多,他之所以敢留下来,并不是一时冲动。

  他的底气在于背包里的复活币,同时也是为了后面的剧情。

  显然莫离、艾泽拉都是重要的剧情人物,如果死在这里,对于后续的剧情不可避免会产生影响,到时候陈剑生就难办了。

  所以,莫离、艾泽拉必须活着。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