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死神大人请留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血之诅咒

死神大人请留步 猫剑 2215 2020.01.07 10:30

  听到系统的提示音,陈剑生紧绷的神经才彻底放松下来,一屁股坐在溶柱上。

  “现在莫离大叔他们估计都已经走一半了吧?”

  陈剑生叹口气,自己英武的雄姿看来是没人能欣赏到了。

  随后又想起艾泽拉那个小姑娘,陈剑生这只三十年纯种单身狗,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艾泽拉还是蛮可爱的,不过还是先清点一下这次的收获吧!”

  随手点开背包,陈剑生开始查看起这次的收获,最先看到的就是闪烁着紫色光芒的技能书。

  【崩山击】

  施放时间:瞬发

  冷却时间:160秒

  技能消耗:60魔法值

  技能点消耗:1技能点

  技能要求:剑士

  前置被动:血之狂暴

  技能效果:低跃并用武器砸击地面,向周围目标发出血气冲击波,可造成多段伤害,有几率造成持续出血,最后一击可使周围目标倒地。

  “血之狂暴状态下才能使用?也不知道商店里有没有物品能开启血之狂暴,居然还需要前置被动,真是麻烦!”

  将崩山击的技能书扔回背包,陈剑生随手拿起刚爆的项链。

  【刀疤鼠泽西的血石项链】

  装备类型:项链

  装备等级:传承饰品

  魔法防御力+64

  力量+3

  智力+10

  魔法值+350

  装备要求:无

  【刀疤鼠泽西的血石饰品】套装1/3

  2件套装效果:所有主动技能攻击力+25%。

  3件套装效果:附加技能【伪·刀疤鼠泽西幻影】,消耗施法者全部魔法值,利用大量的血液献祭可召唤刀疤鼠泽西幻影,幻影战斗力与施法者实力有关,施法者死亡则幻影消失。

  (血……香甜的鲜血,即是光明。——刀疤鼠泽西)

  “嘿嘿,这个还不错,算上戒指我已经有两件了。”

  说着,陈剑生美滋滋的把项链装备上,顿时脖子上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环形项链,其中一个迷你的鼠人虚影若隐若现,而状态栏上也多了一个主动技能攻击力+25%的状态。

  【鄂尔多的诅咒】

  装备类型:巨剑

  装备等级:传承武器

  攻击力:+55

  武器特效:攻击时,有3%几率使敌人进入出血状态10秒,出血状态下敌人每0.5秒下降50点生命值,攻击出血状态的敌人伤害+50%。

  攻击速度:缓慢攻击速度

  装备要求:力量值45以上

  (它被鄂尔多诅咒了,是一把嗜血的魔剑,将带你走向堕落的深渊……)

  “这把剑虽然比我的血影属性好,但是是一把巨剑,而我追求的是速度,不太适合,麻烦!”

  陈剑生恋恋不舍的将巨剑扔回背包,然后拿出了最后一件东西。

  【鄂尔多的藏宝图】

  物品类型:藏宝图

  物品说明:按照藏宝图的指示可寻找到鄂尔多藏匿的宝藏。

  “啧啧,居然连藏宝图都爆出来了,鄂尔多你还真是惨。”

  陈剑生将藏宝图也扔回背包,看了看溶柱下鄂尔多的尸体,“今天就不去挖你的宝藏了,改天我一定会让它们重见天日的,你就安息吧!”

  收拾完之后,陈剑生沿着溶洞向地宫外走去,不一会就来到了地宫门口。

  夜,依旧还在,远处传来一阵阵野兽的吼叫声。

  吹过水潭的山风迎面而来,清新的空气让陈剑生精神一震,顿时清醒不少。

  提着血影,啃着红果,陈剑生小心翼翼的关注着四周,沿着来时的山路往回走。

  此时,陈剑生的状态算不上有多好,精神力基本见底,体力值也消耗殆尽。

  他可不想没死在鄂尔多的剑下,反倒成为某只野兽的夜宵。

  幸亏走了没一会,他便遇见正在休整的莫离五人,于是喜出望外向莫离他们走去。

  “莫离大叔。”

  陈剑生轻声喊了一句,然后补充道:“是我,斯沃德。”

  莫离朝着陈剑生方向看了片刻,确认是陈剑生才放下戒备,“斯沃德,你终于回来了,大家都以为……”

  “我没事,而且我还把鄂尔多给解决掉了。”陈剑生笑嘻嘻的说道,脸上尽是得意。

  “什么,你杀了鄂尔多?”

  莫离听完一脸的诧异,不过随即想起什么,连忙背起艾泽拉,“咱们赶紧走,刀疤鼠要是知道鄂尔多死了,肯定会追出来的。”

  陈剑生也意识到这一点,点头说道:“好,咱们赶紧走。”

  然而就在陈剑生准备跟上的时候,他的左手忽然传来阵阵酥麻的感觉,像是有千万只虫子钻进皮肤,正在啃噬血肉骨髓一样。

  还未等陈剑生反应过来,左臂上的痛苦就猛然升级,由酥麻感变成扭曲撕裂,并且渗出一层细密的血珠,散发着弄弄的血腥气,整个左臂变得诡异而又邪恶。

  当痛苦来临时,陈剑生甚至来不及喊一声,就抱着手臂跪在地上,一刹那的时间,他身上就冒出一层冷汗。

  “万恶的程序员,不是老说顾客就是上帝吗?就不能照顾一下上帝的感受,干嘛弄的这么疼?”

  并不是陈剑生矫情,他是真觉得疼,而且是深入骨髓的那种。

  但是这种疼和游戏开始时被飞石击中的疼完全是两样,那种疼是一瞬间的疼,被飞石击中的瞬间就疼昏过去了,而现在是钻心彻骨的疼,越疼意识越是清醒。

  本来已经走出几步的莫离,在听到陈剑生发出的动静后,又转身走了回来。

  “斯沃德,你没事吧?是哪里受伤了吗?”

  陈剑生听得见莫离说话,但是疼的只能死死的咬住牙,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狩猎队中一人看到陈剑生已经扭曲到变形的左臂,上面正在溢散邪恶的气息,连忙提醒道:“村长,你快看斯沃德的胳膊……”

  莫离看了一眼神色震惊,随后将艾泽拉放下,来到陈剑生身边仔细查看起来。

  “竟然是……,没想到时隔十年,它再次出现了。”

  狩猎队说话的那人闻言,好奇的问:“村长,您说的是什么,难道是指十年前的……”

  “没错,就是那场灾难,只要感染就会让人暴走的血之诅咒。”

  这些话是莫离咬着牙齿说出来的,艾泽拉的母亲就是死于那场灾难中,而他的实力也是那个时候被封印的,所以他恨。

  狩猎队的三人听到莫离的话连忙后退,和陈剑生拉开距离,生怕陈剑生这个时候突然发狂攻击他们。

  陈剑生的实力他们可是见识过,若真的暴走,他们不见得能接下几招。

  “村长,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难道真要把斯沃德丢在这里吗?”

  莫离犹豫不决,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十年前那些被血之诅咒感染的人,失去神智,全身血气狰狞,只知道疯狂杀戮的恐怖景象,他还历历在目,他是真的害怕了。

  但是陈剑生刚刚救出艾泽拉,他实在是不想这个时候丢下陈剑生。

  感性和理性在他的脑海里交锋,无法抉择的他想到了艾泽拉,若是艾泽拉现在清醒的话,她会怎么抉择呢?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