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死神大人请留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你的纯真由我守护

死神大人请留步 猫剑 2604 2020.01.14 10:30

  碰了一个冷钉子,陈剑生不再去自讨没趣。

  自顾自的坐到篝火旁,从背包里取出上次偷藏的烤猪肉,放在篝火上,烤热后拿切割刀一点点割下来吃。

  烤猪肉被篝火熏烤,发出嗞嗞的声音,一股诱人的香气在山洞里弥漫,让尴尬的气氛变得怪异。

  黑斗篷贤者刚喝掉生命药剂,闻到烤肉的味道,才想起两天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

  不一会,她的肚子就开始咕噜噜造反,忍不住向陈剑生问起,“斯沃德,你这是在烤什么?”

  “烤猪肉,之前布鲁克烤好剩下的,他烤肉的手艺非常赞。”

  陈剑生一边说一边吃,好像神经变迟钝了一样,仿佛丝毫没有看出黑斗篷贤者也想吃的意思。

  看到陈剑生的态度,黑斗篷贤者好像真的生气了一样,一直都没有说话,气氛再次变得尴尬起来。

  尴尬的氛围没有持续多久,陈剑生便主动问道:“咳咳,贤者大人,你为什么一直带着斗篷,不会觉得不方便吗?”

  “我带斗篷自然有我的理由,方不方便也是我自己的事情。”

  黑斗篷贤者语气清冷的回答,一幅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

  陈剑生没想到黑斗篷贤者这么不经逗,他还没发力居然就生气了。

  耸耸肩,陈剑生说道:“贤者大人,这样吧,你把斗篷摘了,我请你吃烤肉怎么样?”

  听到陈剑生的话,黑斗篷贤者没有说话,显然有些犹豫。

  陈剑生见此知道有戏,然后像一只诱骗小红帽的大灰狼,继续说道:“贤者大人,你看我是艾泽拉的哥哥,而你教艾泽拉感悟自然之力,姑且算是她的老师。”

  “这样说起来,咱们也不算外人,你有什么好怕的呢?”

  黑斗篷贤者继续沉默着,而就在陈剑生想要放弃,准备拿着烤猪肉递给她的时候,却听到了她沙哑的声音。

  “好,你刚才说过的,只要我摘斗篷,你给我吃烤肉,不许食言,不然有你好受的。”

  陈剑生一时间怔住了,原来她沉默半天不是装作听不见,而是真的在考虑。

  只见黑斗篷贤者在斗篷上扯了一下,黑斗篷就像气球泄了气,顿时瘪了下来。

  原本和陈剑生一样高的贤者,突然就缩水了三分之一,斗篷下露出来一个银色头发,比艾泽拉高出半头的小丫头。

  “诶……”

  陈剑生被这魔幻的场景看呆了,嘴巴张大都能塞进一个拳头。

  谁能想得到,让他们尊敬的贤者居然只是一个小丫头,还有比这更奇葩的事情嘛?

  呃……别说,还真有。

  因为接下来的事情,更让陈剑生觉得惊奇。

  小丫头有着泰拉星人典型的相貌,银色的及肩长发,尖尖的耳朵,因为消瘦有些略尖的下巴。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这个小丫头长大以后必定是个大美人。

  但是,美往往都是残缺的。

  小丫头的右眼上有一大块三角形的印记,左眼下也有一个水滴状的印记,两块印记散发着奇异的力量。

  伸手遮住她的右眼,陈剑生愣住了,就连张大的嘴巴也不知不觉合上了。

  “赫尔德……”

  眼前这个小丫头绝对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人,那个哭泣之眼是不会错的。

  这个和他相处了两天的贤者,竟然是未来的第二使徒赫尔德。

  那个传说中的搅动阿拉德和魔界风云的幕后黑手,现在居然以一个小丫头的模样站在他的面前,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甚至陈剑生看着眼前这个小丫头,还觉得她有点俏皮可爱,他都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

  陈剑生的脑海里闪过二姐叱咤风云的一生,也生出各种各样的想法,最后却只是化成了一句感慨。

  “人生若只如初见,谁晓风云化苍穹……”

  摇头苦笑着,陈剑生将手中的烤肉递了过去。

  “对不起,我脸上的印记吓到你了?”

  赫尔德将烤猪肉接过来,然后又用斗篷将自己罩起来,抱歉的说道:“我以前经常会吓到别人,所以就制作了这个斗篷。”

  “这个斗篷叫做大人斗篷,带上这个斗篷,我就是一个大人,不用和那些讨人厌的小孩子在一块玩了。”

  此时,赫尔德的声音没有了变声后的沙哑,而是一个正常小丫头该有的稚嫩的声音。

  短短的两句话,陈剑生也能体会到她让人心酸的童年,因为脸上的印记被同龄人奚落,被大人当成怪物,到处都是歧视的目光。

  这也让陈剑生意识到,眼前这个小丫头并不是搅风搅雨的第二使徒,而只是一个受人歧视的小丫头。

  这一刻,陈剑生仿佛化身成一个守护骑士,在心底发出了呐喊,“天真浪漫的赫尔德,就由我来守护吧!”

  陈剑生起身坐到赫尔德的身边,伸手将赫尔德身上的斗篷揭了下来,揉着她银色的头发,笑着说道:“吓到我?怎么会呢!难道你没发现,你的样子很可爱吗?”

  “真的嘛?你真的没有被我吓到?”

  赫尔德难以置信的看着陈剑生,上一次听到这句话,还是刚进贤者研究院的时候,她的老师大贤者对她这么说过。

  “当然是真的,我真觉得你很可爱,再说了,你脸上的印记难道有我这只手吓人吗?”

  陈剑生抬起自己的左手,红褐色的手臂上溢散着狂暴的气息,狰狞扭曲像一根枯死的树枝。

  赫尔德顿时摇了摇头,和陈剑生的手臂相比,她脸上的胎记或许真的算不上什么。

  陈剑生揉着赫尔德的头发,这感觉就像撸猫一样让人上瘾。

  “那么重新介绍一下,我叫斯沃德,请问眼前这位漂亮的贤者,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我叫赫尔德,我愿意成为斯沃德的朋友,我终于也有朋友了……。”

  赫尔德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但是湿润的眼睛已经出卖了她。

  甚至还未反应过来,眼角就流下了不争气的泪水。

  或许是情绪所致,赫尔德突然凑过来,靠在陈剑生怀里抽泣起来。

  陈剑生知道赫尔德是因为心里委屈,所以即便赫尔德抱着烤肉靠过来,他也没有拒绝。

  只能一边拍着赫尔德的后背安慰她,一边心疼自己刚爆出来没多久的鹿皮上衣。

  小半天的时间过去,赫尔德才稳定住自己的情绪。

  两人吃饱喝足,一大一小两道身影靠在一起,开始躺在布单上休息。

  “赫尔德,我在车厢里没有找到布鲁克他们,你知道他们去哪了吗?”

  陈剑生这时候才想起,他还不知道骑士小队的下落,于是向赫尔德询问起来。

  也不清楚小队的人怎么样了,若是都死了,不知道还有没有骑士小队肯要他这个煞星。

  在陈剑生问完后,赫尔德懒懒的声音响起,“当时我看到金色的粒子束,就知道超能列车的防御肯定抵挡不下来,所以就启动了空间转移装置,他们被转移到三千米以外的地方去了。”

  “那你为什么留了下来,难道是因为看到我跳车了,不放心我?”陈剑生颇为自恋的问道。

  赫尔德虽然已经见识过陈剑生时而自恋,时而玩世不恭,和正常人格格不入的性格,但还是忍不住给了他一个白眼。

  “真是臭美,要不是驾驶室的空间转移装置被粒子束破坏了,我才不会留下来。”

  而后赫尔德又心有余悸的说道:“地精的粒子炮应该是远古科技的产物,也幸亏驾驭粒子炮的地精技术不到家,强行施放让粒子炮发生爆炸,不然这次就真的危险了,也不知道那个地精是谁?”

  “唔……那个地精是大长老霍比恩,不过我已经替你报仇了。”

  赫尔德诧异的坐起来,但是一看到陈剑生一幅你快点来感谢我的样子,就感觉自己脑门上像是有一群黑乌鸦排队飞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