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末夏未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回忆篇——第三十八章:记忆

末夏未凉 儒家旁生 3045 2019.05.16 03:43

  白尘尘一直在那边呆到了晚上,心里面别提有多郁闷。这边来来往往送行的人也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一群亲戚朋友。大老远过来,肯定要在这过夜的。

  白爸爸带着白欣回去了,白尘尘则是被强制留了下来。白阿姨跪在一旁陪着李妈妈闲聊。她在那边昏昏欲睡的样子。

  此时的她跪坐在蒲团上,素衣素裳素冠集与一身,看起来还有几分惊艳的模样。旁边点着几根蜡烛,再摆上李成成的相片。上面还放了一些苹果。

  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太对劲,那是因为白尘尘下午的时候偷偷吃了一个。所以样子有些不太协调。

  也真是服了这个家伙了,死人的东西也抢,不过李成成的话,想必也不会怪她吧?谁叫他最怕白尘尘的。

  她坐在蒲团上打着瞌睡,旁边有人过来了也不反应,然后被一旁的其他几位大人发现了,李妈妈说道:

  “尘尘,你要是困了,你先去房里睡一觉吧!”

  “啊?……好啊!”她瞬间反应过来,连忙起身告辞,现在的她是真的困。任谁往那里跪了一天都会觉得累的。

  临走前还偷偷看了一眼自己妈妈,见到她没反应,自然是欣喜若狂的准备离开。

  没走几步,面前突然出现一个中年男子。

  “这就是白尘尘吧?可真是漂亮,刚刚看她一旁的样子还没敢问。哈哈!”那男子一身西服,后边跟着一个男孩,大概是和白尘尘差不多的年纪。

  “你有什么事?”李妈妈开口了。这人是自己的一个远方表亲,谈不上什么关系。听说做点小生意发了财,两家人也没什么往来。要不是他爷爷跟自己家里熟悉,两家人是八竿子打不着的。

  “哦,是这样的姐,那边打牌少了个人,想过来问你去不去?”那人也不在意她的态度,说了一个理由,听起来跟真的一样。

  “不用了,你们玩吧!”

  李妈妈实在没什么心情去玩,这些客人可以,但是她们身为主人。怎么可能会过去玩呢!

  男子也知道李妈妈可能不回去,自顾自的笑了一下:“哦,这样啊,那我就先过去了……哎,小季。”

  他突然指着自己后面的男孩道:“你不是老是说自己无聊吗?尘尘好像和你差不多大吧?你们应该有共同话题吧?你可以找她玩啊!”

  后面的男孩一喜,这边的白尘尘却是反应过来。

  好嘛,搭桥来了这是。

  白尘尘翻了个白眼,心里骂道:玩个屁,没见到姑奶奶困的要死嘛?拦着我是个什么意思啊?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啊?姑奶奶已经受了一天的气了,你再给我过来找麻烦……

  这边白尘尘心里在骂,李妈妈她们也是心知肚明,李妈妈不想让白尘尘接触陌生人,却也不好拒绝。虽然名义上是解除了婚约,但是自己心里还是一直是当女儿来看待的。怎么可以让别人家的孩子便宜去了。

  不过白阿姨则是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开玩笑,她的女儿什么样子她还不清楚,今天下午要不是自己待着这边压制住她,估计早就翻天了,哪里会这么老老实实?

  果不其然,那男孩刚走了两步,正准备开口说话,就听见白尘尘抢先道:

  “滚!”

  霸气十足的一句话,直接让两个人呆在了原地。不等他们说话,她就自己转身离去了。

  愣了好久,气氛有些尴尬,还在男子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懵了一会后反应过来,笑道:“看来尘尘有点不近生人呀,也罢。小季你就自己一个人玩吧!”

  白阿姨在一旁出言安慰道:“不好意思,我这丫头平时被娇宠惯了,眼光有点高!有点对不住你家孩子。没事,等下阿姨给你做点好吃的。”

  因为等下就要吃夜宵了,家里虽然有保姆,但是人一多也是忙不过来的,所以她们也在帮忙做点小食。

  男孩说了句谢谢,看起来有些失落。那男子也没管他。没办法,没法说呀!开口都没有就被人家一句话顶了回去。太没用了!

  场面上人们坐着自己的事,而白尘尘却躺在了房间里。吃夜宵的时候她也没起来。因为实在太累了。

  这一觉睡到了半夜两点多。

  白尘尘整个人突然就惊醒了,感觉有些昏昏沉沉的。看起来好像没睡够的样子。样子也有些奇怪。

  然后她站了起来,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都不太对劲。没有了白天那种开朗霸气,反而多了一点阴柔和沉默!

  她打开了门,一个人走下了楼,像是在逛自己家一样,对这块地方无比熟悉。而现在的外面已经没有人了,大多数都睡去了。偌大的房子就剩她一个人在游荡。

  慢慢的,她居然走到李成成的棺材前,静静地看着里面躺着的人。那个死去多时的人。

  李妈妈晚上起来,看见白尘尘一个人在那边,正准备喊一句,突然感觉她好像不太对样子。

  只见白尘尘看着棺材,眼睛已经红了,在李成成棺材前小声垂泣。竟是在哭!

  李妈妈停了下来,默默站在后面的门口安安静静的看着她。

  “李胖子……”

  “你居然就这样走了!你忘了曾经你说过的话吗?是谁说要陪我一辈子的?是谁告诉我他永远会站在我前面的?你食言了……”

  泪水挂在她精致的脸庞,朦胧的遮住了眼前视线,她已经看不清李成成的模样。扶着棺材划落,想伸出手抚摸他的尸体,触手可及的是玻璃柜上的冰凉,和李成成一样的温度。

  她耸着肩膀,趴在上面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疼。李妈妈看在眼里,也伤心起来。

  “你知道吗?我感觉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每次闭上眼睛都是你的样子。我在害怕。我害怕自己醒不过来。我又害怕自己醒了过来……”

  “今天,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你的样子。到了明天,你就要下土了。到时候我可能不会记得你,但是你知道。这个我,永远知道你的存在!”她用手指了指自己。然后看向了前面。

  “你瞧,李阿姨还真是了解你呢!知道你喜欢喝这个。她买了好多,怎么样?要不要来喝一杯?”

  她从旁边的桌椅上拿起一杯酒。然后缓缓将酒倒在地上,倒了一半多的样子。然后自己又灌了一口。一阵风吹过,前面的蜡烛闪烁几下后。只剩下白尘尘单薄的身影。

  李妈妈在后面流着眼泪。看着灯光下可怜的白尘尘,心都被揪了一下。

  白尘尘晃晃悠悠的坐在椅子上笑道:“你可别喝太多,李妈妈不想你喝酒。你忘了上次在饭馆耍酒疯的事啦?是不是还想让我揍你一顿?”

  “还有啊,你可别老是说我揍你,扪心自问一下。从上初中开始,我有没有认真揍过你?小时候那是因为你该打,什么媳妇媳妇的,老是在叫,你也不嫌害臊……”

  “其实说真的,小时候我很不喜欢你,可能是因为你长的太丑,哈哈……谁叫你老是围着我转,后面也就习惯了,习惯了那个爱哭的死胖子围在身边,也习惯了每次都挡在我前面的身影……”

  她一个人坐在下面喝着酒,就像是和朋友述说一样。讲了很多的故事,也讲了很多心里话。一旁的李阿姨已经坐在地上哽咽起来。

  白尘尘又喝了一瓶,开始有些迷糊了。她酒劲不是很好,每次都是喝个几杯而已,但是现在却是一瓶瓶的灌!自然没几下就醉了。

  “你知道吗?我从小就特烦你……我在想,我妈为什么要我嫁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呢?还是个死胖子!所以那时候我也恨我妈,恨我爷爷!小时候我就很叛逆,从来不听家里人指挥。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还要那么多的封建残留?”

  “我六岁那年,遇见了你,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忍不住想要打你一顿。老娘可是天不怕地不怕,能被你个孬货娶走?”她又喝了一口。站了起来:

  “但是你他娘的干嘛一直护着我?我被人打你也护着我,被家里人骂你也护着我,就算做错了事,一直打你骂你……你还是护着我……为什么?”

  她狠狠地往地上一砸,酒瓶子砸的稀碎。还带有刺耳的声音。

  “老娘就没有见过你冲我发过脾气!为什么?啊?我就这么好吗?……”

  她身子颤抖了一下,有些站不稳。甩了甩晕乎乎的脑袋,整个人安静下来。四周传来黑夜的尖锐虫鸣。安逸的可怕!

  “我……我要去睡了,现在……不是时候。最后再……呃……再跟你说一件事!”

  “因为你食言了,所以我答应你的条件也不能实现。凶手,我一定会找出来的!而你就给老娘安安静静在下面躺着!等个几十年,应该就能见到我了,可不要自己一个人先投胎!我告诉你,我们答应好的,下辈子在一起!”

  她渐渐地望房间靠过去,悠悠的步伐迈的很慢。黑夜里面传来她的哭声:

  “你要记得,自从你死后,世上便再无白尘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