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一座神藏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毒计

我有一座神藏殿 旋岚 2558 2020.05.19 12:00

  三个月前,巫马飞云外出历练,偶遇千蕊谷圣女姜初云。

  千蕊谷,是位于巫山东方一千里的一座山谷,与巫山的寸草不生不同,这片山谷却是百花盛开,故名千蕊。而谷中,则有一个由女子组成的宗派,亦以千蕊为名。

  巫族有巫子,千蕊谷则有圣女,其乃是当代谷主的继任者。

  与巫马飞云的境遇惊人的相似,姜初云很早就展现出极高的天赋,同时她也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女,所以早早便被选为圣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然而,这一切也伴随着另一个人的出现而破灭。

  姜晴雪,姜初云的胞妹。

  小时候的她无论天赋还是容貌,都要比姐姐逊色一筹。

  可谁料,姜晴雪就如同一只丑小鸭,当严冬过去后,无论是她的天赋还是容貌,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着。

  不到半年的光景,姜家小妹初长成,而姐姐则瞬间从万人迷醉的鲜花沦为了陪衬妹妹的绿叶。

  几乎完全一样的经历使得巫马飞云和姜初云很快便走到了一起。

  而当这两片“云”偶遇之后,一条毒计便如同乌云之中的雷霆一般开始悄悄酝酿起来。

  没过多久的一天,巫马飞鸿与姜晴雪分别都被各自的族长与谷主派出历练。

  对此,两人根本没有半分怀疑。毕竟,这原本就是修炼成长的一部分。

  他们自然不会知道,这次出行的背后分别又两只手在推动着,而历练的地方也是同一片山岭。

  最终,巫马飞鸿与姜晴雪不出意外地邂逅了。

  或者确切说,是姜晴雪遇险从山崖跌落,刚巧巫马飞鸿就在山底,于是便英雄救美。

  巫马飞鸿俊美非凡,姜晴雪更是绝色无双,两人又是少年多情少女怀春的年纪。

  英雄救美那一刻,少年和姑娘的身躯紧紧相拥,四目更是彼此对视凝望。

  一秒、两秒、三秒……十秒……

  两人,便这样双双坠入情网。

  不过,巫马飞鸿却很清楚,有一样事物阻隔在了自己和姜晴雪之间,那就是自己的身体。

  这些年毒功毒术的修炼,使得他体内的每一滴鲜血都蕴含着剧毒,甚至若是不加以自制,他所呼出的气息都能化作要命的毒瘴。即便姜晴雪所修炼的功法与之相克,但对姑娘的神体也会有着极大的影响。

  倘若一直如此,必然无法和姜晴雪修成正果。

  回到部族后,烦恼不已的巫马飞鸿将自己的苦恼告诉了哥哥。

  眼见弟弟如愿中计,巫马飞云便开始假意开导并“循循善诱”。

  最终,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弟弟听信了他的鬼话,决定放弃自己的先天毒体,以求能与所爱之人长相思守。

  可巫马飞鸿忘记了一点,那便是他的一切毒术修为,完全都是基于先天毒体之上。一旦放弃毒体,他的境界与实力将会瞬间崩塌。

  当然,令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当自己失去了毒体之后,原本那个温柔和蔼的兄长立刻如同变了个人一般。

  刹那间,巫马飞鸿明白了一切。

  只是,这一切都晚了!

  同时,他更是从自己的哥哥那里得知了一个令震怒与哀伤的消息。

  那就是千蕊谷有一条规定,但凡成为圣女者便不能再有私情,违者将被终生囚禁断情崖忍受痛苦,生不如死。

  而这,姜晴雪必然是知道的,但她却从来没有告诉过自己,爱得义无反顾。

  也许在她眼中,爱情乃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存在。

  而当千蕊谷谷主听说了两人的事情后大发雷霆。

  不过一开始,当她发现姜晴雪仍旧是处子之身时,还是选择给了她一次机会。只要她主动断绝与巫马飞鸿的感情,一切既往不咎。

  可姑娘抵死不从,最终被暴怒之下的谷主下令囚禁在了断情崖。

  相传,断情崖上有一种奇花,名唤无情花。此花香气扑鼻,可闻了那香气就会渐渐断绝七情六欲,最终成为一具行尸走肉,生不如死。

  盛怒之下的巫马飞鸿欲与兄长拼命。

  只是,散尽毒血、失去了毒体的他根本就不是巫马飞云的对手。

  不过,巫马飞云并没有立刻杀死巫马飞鸿,而是一点点折磨着自己的亲弟弟,仿佛要把这些年自己因为而失去的一切都给讨要回来一般。

  巫马飞鸿知道无力回天,可他却不愿死在这个人面兽心的哥哥手中。

  同时,他并不惧怕死亡,只是渴望在临死前还能再见一次自己的挚爱。

  当然,巫马飞鸿明白这必然只是自己的奢望。

  他拼尽全力一直逃,最终来到了绝命岭。

  因为这里,正是他与姜晴雪邂逅之地,即便如今他已然知道两人的相遇只是一条毒计的开始。

  此刻,就看巫马飞云来到了弟弟的面前,用无比玩味的目光看着他。

  随即,他看了看四周,继而啧啧嘴道:“弟弟,我真是不知道,你原来还是一个痴情的种子。怎么?即便是死也要死在这等拥有美好回忆的地方么?”

  巫马飞鸿低垂着头,没有立刻回答。

  片刻后,就看他冷哼了一声,道:“巫马飞云,为了巫子之位,让你一个心肠如此歹毒之人硬是装了那么多年的老好人,真是委屈你了。”

  巫马飞云微微一皱眉,他不明白自己的弟弟为何死到临头还会说这些?

  不过,巫马飞鸿并没有理睬他,而是自顾自地说道:“只是啊哥哥,你机关算尽,难道真以为今天你吃定我了么?”

  “呵,”巫马飞云淡然一笑,道,“弟弟啊弟弟,你的伎俩用来吓唬别人或许管用,可在我身上却是白费力气啊!你我彼此间,难道还不够知根知底么?”

  “哈哈哈哈!”巫马飞鸿闻言,突然间仰天大笑起来,笑声如痴如狂,在这怪石嶙峋的群山中回荡,听来竟有一丝可怖之感。

  “小子,你别故弄玄虚!”巫马飞云冷喝一声。

  不过,或许是做贼心虚,又或许是对弟弟多年养成的忌惮,让他这一刻始终没有放下自己的警觉。

  “故弄玄虚?好吧,随你怎样认为。”说话间,就看巫马飞鸿从怀中又摸出一件事物。

  一开始,巫马飞云还以为那又是什么玉佩,可很快发现,这东西黑黢黢的,似乎并非玉质。而这东西的造型在他看来也无比陌生,似乎从来不曾见过。

  “那是什么?”巫马飞云不禁警觉了起来。

  “这个,是我巫马一族历代相传之物,唯有巫子方能继承。”

  “呵,怎么?就凭这个破玩意,你难道还准备翻天么?”巫马飞云嘴上这样说,可身子已经做好了准备。

  “说对了,哥哥!就凭这个,我今天便要翻天!”

  说罢,就看巫马飞鸿猛地一抓,“喀嚓”一声将那事物给捏碎。

  见此情形,巫马飞云本能的向后一闪,唯恐那是什么护体灵宝,会爆发出可怕的力量来。

  然而下一刻,令他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

  就看这古怪事物消失的一刹那,并没有爆发出什么力量来,而是虚空出现了一个耀眼的光斑,刺得巫马飞云莫能直视。

  继而,伴随着一道光芒与一声沉雷,巫马飞鸿竟活生生从自己的眼前消失无踪。

  “怎么回事?人呢!”

  光芒散尽,巫马飞云惊恐的看着眼前空空如也的岩石。

  虽然绝命岭山势陡峭,可这里距离最近的悬崖都有百步的距离。而已如今巫马飞鸿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当着自己的面冲去跳崖自尽。

  可问题是,若是没有跳崖,那他又去了哪里?

  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他到底去了哪里!

  霎时间,巫马飞云的心中涌起了一丝不祥之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