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时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33章 两奸人的分赃协议(下)

宋时明月 赤虎 2424 2008.11.25 22:56

    第1033章两奸人的分赃协议(下)

  四月,宋朝取得安远砦大捷。宋泾原路经略使卢秉派大将彭孙等人攻破葫芦沟(今陕西佳芦河)。西夏国王秉常怒不可遏,派遣都统军叶悖麻、副统军咩讹埋统领军队围攻安远寨。安远寨守将吕真、米赟迎战,西夏军队大败,叶悖麻、咩讹埋被杀。

  这是宋军自前年永乐城大败、数万士兵与十多万筑城役夫被杀后,取得的首个胜利,以后数年,宋军在兰州的战线暂时稳定下来。

  战争是消耗财富的无底洞,几年的宋夏交兵,使宋朝背上了沉重的负担,钱帛粮草等军费开支急剧增加,主战区陕西在战前“入1978万贯,出1551万贯”,有427万贯的盈余。战火一起,就变成了“入3390万,出3363万”,仅仅有27万的盈余,收支刚刚平衡。

  宋代一贯等于一两白银。不算全国各地的支援,仅算陕西一地的税入,这场小规模冲突也是一场“3300万两白银的战争(1宋两等于40到41.3克,按当今银价折算,这笔钱至少相当于132亿人民币)”。

  据记载,兰州之战中,宋朝使用了燃烧性的火箭、火炮。战前,北宋朝廷一次就给军队调拨火yao箭25万支;次年又一次调拨火yao弓箭2万支、火yao火炮箭2000支、火弹2000枚。

  这次战争中还出现一种新式武器——“铜火铳”。这是人类历史上,火枪首次运用于战争。

  整个城市都在为胜利而欢呼,不,整个国家都在欢腾。赵兴回望繁华的街景,回望欢乐的人群,突然仰天长叹。

  这是个让人热血澎湃的年代,周围的一切都在沸腾……可是,眼前的繁华胜景能永远吗?

  这个时代,中国的煤产量无疑是居世界第一,而且开采技术非常先进,百姓做饭烧的是煤而不是柴草。

  这个时代,中国钢产量已经超过英国工业革命时期的产量。美国学者郝若贝教授根据宋代兵器制作、铁钱铸造和制造农具等方面的消耗情况,推算出元丰元年(1078)的铁产量大致在7.5-15万吨,而当时整个欧洲各国(包括俄罗斯欧洲部分)到18世纪铁产量大致在14-18万吨之间。

  这个时代,中国的人均GDP是世界最高的,同时也是古代中国最高的。北宋朝税峰值达到1亿6000万贯(1两黄金等于10两白银等于10贯,一宋两约等于40克,一贯等于黄金4克),用黄金价折算,这笔税收至少约为1920亿美元。

  宋时人口约一亿,按宋时税率“十五税一”计算:在“积贫积弱”的宋代,中国的人均GDP为28800美元……

  想到这儿,赵兴扪心自问——我能为这个时代做点什么?

  这时的宋代已经进入了*时代,难道要像苏轼一样——“我为聪明误一生”么?

  我有苏轼那样的才华吗?我有苏轼那样的人脉吗?我有苏轼那样名气吗?我有苏轼那样的官位吗?

  苏轼做不到的事,凭什么我能做到?

  可是,这世界干嘛指望我来拯救呢?

  我只是一个凡人,我……我可规规矩矩纳税,从没得罪过谁呀!

  “霜降水痕收,浅碧鳞鳞露远洲。酒力渐消风力软,飕飕,破帽多情却恋头。

  佳节若为酬,但把清尊断送秋。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

  ————《苏轼·南乡子·重九涵辉楼呈徐君猷》”

  这时天色还早,赵兴在街头发了一阵呆,便继续向街中的繁华区走去。

  他走进了一家卖珠宝的铺子,店里的朝奉似乎与他很熟,见到他进来,连忙招呼:“赵大官人,您可来了,您订的货早已做好了,我琢磨着,这几日您也该来取货了。”

  赵兴订的货不是给程阿珠的,这让程阿珠的心情略有点失落。自家男人订的是几副水晶片,白色的水晶片,通通打磨成圆镜模样,中间鼓起。

  这些圆镜不知道干什么用,赵兴对待它们的态度很仔细,他一个个拿起镜片,细心的对着光检查它们的光洁度,甚至对着太阳,让太阳光在镜片后凝结成一个光点,然后随身掏出一把尺子,测量着光点的距离。

  朝奉赶紧解释:“没问题,赵大官人放心,敝店崔待诏的手艺是一流的,全按大官人给的模具打磨,绝不会有一点偏差。”

  赵兴的脸上没有表情,他沉静的点点头,而后仔细的清点着镜片,抬手写了一张签单递给朝奉:“凭这份签单去胡商蒲易安那里取钱,我在他那里存了足够的钱。”

  不一会,跑腿的帮闲奔进店里,与朝奉嘀咕几句,朝奉满脸堆笑对赵兴说:“大官人,伙计们正在往蒲大官人那里取钱,钱没问题,你看,是否惠顾一下小店的其他货物。”

  在珠宝店里给阿珠挑了几件首饰,用随身带的日本金小判付了款,赵兴沿街继续往前走,拐进了旁边一家首饰店,这家首饰店里的朝奉依然热情:“赵大官人,您在蔽号订的铜筒已经做好了,可蔽号觉得,这货架很奇怪,虽然伸缩的铜筒筒身很轻巧,但光秃秃的空筒……”

  朝奉巴结的又补充说:“您看是否让蔽号在筒身上镶嵌点珠宝。”

  “该镶嵌的东西我带来了,把你们的店主叫出来,这物事我要看他当面制作。”

  三十件青铜制作的圆筒全部在前后镶嵌上镜片,赵兴没有当着店员的面试验筒身的使用。他很淡然的将圆筒放进檀木盒中,似乎这只是一件奇怪客人订制的古怪礼物,带着轻松的态度结账离开。

  然而,这却是一件航海利器——单筒望远镜。

  恰在数年前,远在阿拉伯的伊本•海赛木发表了透镜光学原理论文——望远镜的放大倍数已可以用数学法则运算了。

  接下来,赵兴又拽着程阿珠连去了数家珠宝店,取了他早先订做的各种古怪物件。这些物品都是一堆零散的零件,赵兴没让店员现场装配,而是打成包裹,扛到了刘小二的身上。

  越往下走,行李的包裹越大,刘小二已压得喘不过气来,但旅程依然没有结束。

  ps:三更了,请大家多投票支持,多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