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时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43章 言多必失

宋时明月 赤虎 5675 2009.02.09 11:40

    ps:今天是元宵节,祝朋友们牛运亨通!幸福安康!生活美满!多多投票吧,让我也牛气冲天,哈哈!

  第1043章言多必失

  赵兴能告诉他吗?

  香脂坊事件没有解决,再让宫里的采买发现了印染坊,赵兴还不哭死去。

  这座厂子就在杭州赵兴的庄园内,赵兴在杭州现收购布匹,印染后悄悄从码头运走,然后在泉州上岸,由蒲易安等一群胡商分销。这使得四彩布的来历显得扑朔迷离。

  皇家派去“和买”的人连续扑空后,找到胡商头上又被挡了驾,结果到现在他们没有搞清楚四彩布的来历。不过皇宫派出的太监也不是傻子,从“和盛轩”的名字分析,他们确定这是件国产货。此外,目前世上唯有中国产丝绸,而且都集中在南方,所以从产品上分析,它也只能是国货。

  王诜问个不停,赵兴只傻傻地笑。这时,返回的陈慥闯进门来,他一句无心之语帮赵兴解了围:“离人,听我那小子说,你在海外三年,游历了不少国家……来,跟我聊聊域外风物。”

  众人露出恍然的神情——难怪,在域外游历,或许他找着了和盛轩的厂址……唯苏轼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赵兴。

  别人不知道赵兴的能力,他可知道。赵兴在黄州就曾仔细打听毕升,打听印刷事物,尤为可疑的是,这个人以前干过“印盘子”的事情,印呀印呀,印熟练了,他往布上印字画也不足为奇。

  不过,苏轼不会说破事情真相。眼前对方还有一件香脂场事件没解决,赵兴对“和买”政策有抵触,那是必然的……且让这弟子折腾去吧。

  坐中的人中,一个直率而无所顾忌的声音,把众人目光又引向了手中的彩布彩绸,那人边***着彩绸上的色块,边嘟囔:“好神奇的颜色,赤霞栩栩、鹅黄如春、碧蓝似海、绿如翡翠,奇异妙绝……华丽!要是能搞到这些颜料,绘在纸上,呀,那不知该是怎样的华丽。”

  前几句话众人还当他是疯癫,后几句话让场中几个人跳起:“对呀,我怎没想到?”

  前面说这话的是米芾,绰号“米癫子”。后面几个跳起来的人是王诜、李公麟,外加苏轼。这几个都是喜欢绘画之人,都是宋代名家。

  苏轼一急就忘了掩饰,他已不由分说吩咐:“离人,快,给我弄点颜料来,就要这上面的颜色……哈哈,这颜料既能印入布中,也当能印入画中。想想。那种五色具陈的画稿,忍不住令人十指大动。”

  苏轼的这番话,让人隐隐觉得这种彩布与赵兴有关,但此时酒家呈上了各色琅霂酒,姹紫嫣红地,让这个话题悄悄滑向了另一边。

  苏轼现在也算有钱人了,赵兴每年给他分大笔红利,让他的经济状况彻底改善。他豪气横生地一推酒家的银杯,招呼小史高炎师:“炎师,取我的玻璃杯来。各位,琅霂酒要倒在玻璃杯中喝才算雅致,今日我们就用玻璃杯痛饮‘橘红柳绿’!”

  赵兴听到玻璃这个词,惊得都要跳起来。

  玻璃,宋代就有玻璃了?

  确实有!苏东坡此前写过一篇《老饕赋》,其中就有两句:“引南海之玻璃,酌凉州之葡萄。”说明他喝张太原送来的葡萄酒,就喜欢用玻璃杯。

  除了苏轼之外,许多宋人——包括宋徽宗在内,都曾描述过他们日常接触的玻璃器皿,这说明宋代出产玻璃,产地在南海一带。但具体在那里生产,历史没有记述。或许此人比赵兴还聪明,他狡猾地避过了“端砚待遇”。相比之下,和盛轩做的还不够。

  至于宋后为何玻璃工艺消失……嗯,用蒙古人的马蹄想!

  美酒盛入玻璃杯中,像一团晃动的宝石,令人爱不释手,更不欲这美景瞬间消失。但赵兴却一口饮下半杯,而后傻笑着看看在场的这些名人,忽然醺醺地跳了起来,大喊:“诸位师长,这琅霂酒需要调配的饮,滋味更加妙趣,来,那冰块果汁来,我给大家调制天下奇景!”

  客人们乘着醉意大声叫好,和乐楼的活计连忙跑进来帮手——实际上是在偷师,但赵兴毫不在乎,他甚至还为详尽地解释每种酒的调配比例,以及调配技巧……顺便,每位客人面前都多了杯被他讲的天花乱坠的琅霂酒。

  赵兴是搞贸易的,与人聊天是他的强项,不一会儿,他便跟众人打成一片,顺便了解了来者的强项。

  全是牛人啊,李公麟且不说了;米芾、黄庭坚是除苏东坡外北宋四大书法家之一,书画也堪称一绝;那位小王驸马交际广泛,书画上也是个角色,可惜作品没有流传,只留下一堆名声……

  一个也不能放过!

  赵兴先拉着李公麟聊,这位擅长的是白描手段,白描艺术恰好可以运用到素色白布上。他舔着脸求对方为他完成几幅画。

  李公麟约略听说过赵兴的运营手段。对他来说,一幅字画无论卖多么昂贵的价钱,坐吃山空总有花完的一天,酒醉的他无所顾忌了,他端着酒杯吼道:“小离人,凭啥……凭啥你与子瞻兄赌,不与我赌,我们也来赌过,我赢了,交给你几幅书画,你替我运营生利!”

  “行——我们不是刚赌完么。你赢了,来,签下这契约,今后你只管拿画来,每月一付,可不能少”,赵兴乐呵呵地。李公麟签完契约,朦朦胧胧发觉自己好像忘了点什么,想了半天,他才想起:啥?这厮啥时间把契约都备好了?我是不是错了?

  恍惚中,他听到赵兴在于米芾交谈:“当然……这费用叫做‘有偿使用费’,度量方法如下:我每印一幅你的字画,就付给你付一笔费用……费用多寡,就按货值的一成折算。比如说:货价是一丈十文,那每丈就有你一文……如何?”

  李公麟模糊地看到,在赵兴唠叨的同时,米芾已醉醺醺抓起笔,在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等他一签完,赵兴解释的话戛然而止,他闪电般抓起对方的手,沾一沾印泥,在纸上按下了手印。

  李公麟疑惑地抬起自己的手,发现自己手上,不知什么时候也多了团印泥的痕迹,他的头有点发懵,感觉看不清手指有几根,思绪迟钝,只记起几个字:好酒……甜丝丝,醉人。

  朦胧中,李公麟看到赵兴甩下米芾,冲下一个人去了,他身上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契约纸,这时的赵兴手上又出现了新契约。米芾还在赵兴身后的嘟囔:“印,你说‘印’……别走。哈哈。这么说,我的颜料有着落了,离人啊,回头把颜料送到我府上。”

  赵兴摇摇头:“米公,这颜料是印布的,与画在纸上的颜料截然不同,它是一种油墨,而不是一种水墨……”

  米芾不理那些,他不依不饶地说:“汝既能配出油墨,定能配出水墨,我要水墨,我就要水墨。子瞻,别让你的弟子欺负我,你做主……”

  小王驸马心里还想着宫里的高太后,这位驸马爷风liu成性,因为冷落了蜀国郡主,使郡主抑郁而死,所以很不受皇家待见。他正想做点努力缓和关系,他心中藏着事,一直没让赵兴多灌酒,现在他是清醒的,急忙插嘴说:“什么,和盛轩竟实是你的产业?”

  赵兴一拱手:“不敢,不敢,这只是家中老妻游戏之作,每年也就出产那么百十匹,怎敢让官家知道?况且……”

  赵兴简单的介绍了一下香脂厂的遭遇,表达了自己渴望寻找包拯一类人物的期望。小王驸马为难的皱皱眉,马上又问:“你打算如何处理?”

  “其实,我不打算要钱了,官家能看上我的东西,那是我的荣幸,只愿官家确定‘和买’数目,不要让各地转运司层层加码,我愿一个钱不要,全部奉送。”

  我不要钱,各级官员就无法乱增数目,现在我哭着喊着,求你免费拿走我的产品,应该不是罪过吧?

  算罪过!小王驸马脸色郑重:“官家和买’……本朝还没有强买强卖的,离人不要开了这个先例。”

  “那就一个铜板,我只要一个铜板”,一个铜板,看那些贪官怎么扣取过手费?

  “大不敬!”小王驸马变色。

  这也算罪过?而且是这时代最严重的罪过?

  赵兴赶紧闭上了嘴。

  好不容易啊!在这个时代,这是他说话最多的一次,竟然不小心犯下了最严重的罪行——向皇家索要一个铜板,蔑视了皇权。

  苏轼赶紧出来打圆场:“这样吧,比照‘端砚’处理,宫中和买的钱照样付下,责令各级官员不得随意添加‘和买’数量。”

  小王驸马指了指那些四彩布:“也包括这些?”

  赵兴摇头:“可惜,这些印布的颜料配制不易,有些颜色需要到大海的另一端,阿非利亚大陆购买,一来一回需要三年。所以,布匹的产量有限……”

  这是说谎,实际上赵兴是想控制‘和买’的数量,等到数量确定下来,他便可以借口非洲的商路通了,随时扩大生产。也可借用海路中断的理由,随时停止生产。

  “每年能有一百匹吧?”小王驸马确认:“我看这里就有四十多匹呐,如果你每年能产一百匹,我就让宫中和买数量定在二十匹。”

  “多谢驸马”,赵兴拱手。

  见到气氛缓和下来,黄庭坚有意转移话题,谈起苏轼的字画:“我听说韩宗儒为人贪得无厌,每得到恩师的一幅字,便到殿帅(皇帝的警卫局局长)姚麟那里换取羊肉。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字被世人戏称为换鹅字;今,恩师的书法可以称为换羊书了。”

  众人皆大笑。

  宋代重文轻武,殿帅姚麟是武官,文臣不愿与他交往,可他偏偏喜欢苏东坡的字画,所以,就拜托苏东坡的朋友韩宗儒,言明韩宗儒每拿来一幅苏东坡字迹,哪怕只有一个字,也付给他一条羊腿。

  宋代不吃猪肉,以羊为主要肉食,所以黄州的猪肉才卖不出去,这才有了苏东坡的广告诗“黄州好猪肉”,以及东坡肉的发明。

  韩宗儒比较嘴馋,每隔几天想吃肉了,就给苏东坡去封信,上面写一些不知所谓的问候,然后换取苏轼的回信,苏东坡为人诚恳,每信必回,结果韩宗儒大饱口福。

  就在这时,那厮的馋瘾又犯了,他的家仆叩门拿了一张名帖递给苏东坡,信中询问某字出于何典。

  家仆的到来引得众人大笑,看到此人仍在等待回信,众人又笑了。苏东坡忍住笑意,口头回复了韩宗儒家仆,众人三笑。

  家仆莫名其妙,很不好意思的告辞,米芾这时想起与赵兴的约定,大笑着说:“学士的字岂止换一条羊腿,交给离人,他至少能赚回一船羊腿。”

  这时,大家已经清楚了四彩布与赵兴的关系,纷纷与赵兴做口头约定,可这些人的字拿出去,虽然换不来一只羊腿,鸡腿总可以。赵兴连忙拉着对方要求对方写下契约文书……这些文书个个都值钱,满世界除了赵兴谁能把这些名人一网打尽,让他们亲笔签名书写契约。

  契约很严谨,见到赵兴这样认真的做事态度,又预测到印染行业的发展前景,这些人当中,家境富裕的还要纷纷投资。赵兴来者不拒,全让他们书写文书。

  发财了,苏、黄、米回头再找蔡京题一幅字,北宋四大家一网打尽……张择端还有一个画了清明上河图的张择端,不知道对方是否完成了清明上河图,这幅历史巨著。

  赵兴刚才说错了话,他不敢多言,虽然心如猫抓,但还是忍了下来。

  正聊着,韩宗儒的家仆又来了,这次他的书信是询问苏东坡一首过去的词。这一举动依旧引起一片哄堂大笑,苏东坡直接吩咐小史高炎师领这位仆人前去街市,买一本自己的诗集让韩宗儒自己查阅。

  然而,不久,小厮又跑来了,再度递上韩宗儒的一张纸条,苏轼沉吟半晌,依旧不写字,他很从容地跟那位仆人说:“告诉你家主人,本官今天不杀羊。”

  众人狂笑。

  仆人很尴尬,才要走开,赵兴唤住了对方,轻轻地劝解苏轼:“老师,今天还是杀只羊吧。”

  在哄堂大笑中,苏东坡考虑了一下,看在赵兴的面上,挥毫写下:“本官今天权杀一羊。”

  文人们都把那种嘲笑当作风雅,大家继续谈论起那些笑话,赵兴起身亲送仆人出门,往对方手里塞了一锭银子,而后淡淡吩咐:“儒人纵酒长歌那是他们的本性使然,这不是在嘲笑你,也不是嘲笑你家主人。拿了这锭银子,买几碗酒解解渴,回去给你家主人好好说。”

  赵兴是什么人,现在他牵了仆人的手,虽然表情淡淡,但手里的银子是真货,仆人明白赵兴的意思,立刻感动的猛作保证。

  诗人的狂狷也许不适合赵兴,送走这位仆人后,他没有反身走回厅堂,而是走向后院。那里,几位女眷另开一席,正低声交谈,看到赵兴走来,王夫人连忙领着苏迨站起向赵兴行礼,感谢对方送来的礼物。

  苏过跟上次赵兴见苏迨时差不多大小,但他显得比苏迨老成,不用人吩咐就向赵兴行了个礼,感谢他带来的礼物。苏遁一见赵兴连忙嚷嚷着“抱抱”,但朝云不肯罢手,紧紧地搂着孩子,并向赵兴递来歉意的目光。

  后院的廊檐下,另外设一席招待男客,坐首座的是陈公川,下首坐的是不知从哪里找来的陪客。陈公川的妹妹陈伊伊坐在女客席上,似乎话不多,看到赵兴过来,露出乞求的目光。而程阿珠则向赵兴展露一个笑颜,低头照顾苏遁。

  王夫人与赵兴闲聊几句,便安排对方的住宿:“叔叔住客房吧,我们客房还空着,少游(秦观)也来在那里,马上要春闱了,叔叔住这儿,恰好让少游多指点一下春闱的事。”

  赵兴点头:“夫人别对我客气,我住上三两日即可——老师主持春闱,学生总要避嫌。科举出题前,我会在附近租下一个院落,这几日且让遁儿熟悉一下新居,等他安神了,阿珠和我就搬走。”

  朝云赶紧起身:“谢过叔叔!”

  大厅里的宴席已开始尽欢而散——开玩笑,都叫赵兴灌得大醉,能不散席吗?

  当晚,小王驸马王诜出了苏轼的房子,直接到东华门递牌子求见,他告知高太后赵兴的遭遇,高太后心中垂怜,下旨追究,并要求各地官员不得随意增加“和买”数额。

  此外,朝廷打算减少中间环节——采用“端砚待遇”,专门针对黄州物产设立一个“务(征税与采买机构)”,划拨银钱与上交贡物都直接通过“黄州供奉局”专递内库……

  “再恩赏他们一个官吧”,高太后沉吟着回答:“你说那个黄州举子身材雄壮?”

  “不是雄壮,是巨壮”,小王驸马解释:“那人身材高大的罕见……”

  高太后饶有兴趣地听小王驸马介绍,频频点头:“什么,他要参加今年恩科?……啊,就是‘人生若只如初见’的赵离人……是苏子瞻的门生?……诗酒之赌?好有趣的人物,哀家回头定要见识下此人的才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