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时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34章 大侠武功的真相(上)

宋时明月 赤虎 2913 2008.11.26 10:04

    第1034章大侠武功的真相(上)

  赵兴最后进的是一家木器行,他在这家木器行里订制了一千个大木桶和五千个长条箱,这样庞大的订单让木器行有点应接不暇,他们只完成了七成订单,求得赵兴的宽容后,店主答应在数天内完工。

  回到客栈时,程阿珠已经累的走不动路,这时,赵兴突然想起让刘小二陪着她自由活动。但此时程阿珠已经累的说不出话。

  北宋时代,女人大多数还没有缠足,小脚女人是在南宋时代开始成为法律的。程阿珠不是小脚,但她初次走这么多路,依然感到疲惫。不过,她是个柔顺的女子,依然强撑着身子,陪赵兴吃完晚饭。

  接下来几天,程阿珠一睁眼,赵兴已跑的没有了影子,这种状况持续数天后,赵兴突然通知随从,准备返回杭州。

  队伍从泉州离开时,与进入泉州城的低调截然不同,才出了北门,一群人牵来几匹大马,三辆马车。整个队伍立刻摇身一变,变成鲜衣怒马的恶霸人类似。

  人在古代作恶霸,实在是件很幸福的事,萧氏兄弟一马当先的开路,几名从程家坳来的学生守护在马车两边,金不二压在队尾,程爽则跟着几名江夏程族来的兄弟、陈慥的儿子陈不群跟在赵兴的马车后面,这一行人走来,人见人躲,狗见狗藏,鸡都不敢在路边捉虫了。

  赵兴是为首一辆马车的马车夫,他亲自挥着鞭子,驱赶着一匹陆奥肥马,马车走的很轻快,车身雷鸣,春guang里走走停停,让人颇有点阳光灿烂的感觉。

  这三辆马车的形状很怪异,很有点秦兵马俑内的骆车风格,但细细一看,它却与骆车不同。这辆车去掉了形似穹庐的圆顶,代之以方形的藤棚。下雨天,棚顶搭一块布便能起到避雨的作用;晴天,棚子上搭一块半透明的砖纱,有一种种飘飘然的潇洒。而且这种款式算不上僭越,擦边球的做法更让它有一种驾驶的刺激。

  马车的车轴也换上了铁制长轴。车身不宽,能乘坐两人而已,这让车轴可以做的极细,大大减轻重量。而整个车身是一块整体浇铸的青铜薄板,外面包上皮革与木材,让车身重量降低到这个时代生产力所能达到的最低水平。

  车身轻,马车就显得很轻快,一匹马就可以拉着它快跑。赵兴想念起战国时代的御者风采,在学会驾马车后,干脆亲自执鞭,驾起了马车。没走几步,他只觉得嗓子里发痒,想扯起嗓门,唱一首《马车夫之歌》,可考虑到这首歌太过异类,所以他忍了忍,嗓子痒痒的把歌声咽回去。

  程阿珠羡慕的看着赵兴挥着鞭子。对于行为艺术,赵兴可算是这时代最精通的。马车身上挂满了铃铛,走起来哗啦啦的响。

  驱赶着这样的轻车,走在大街上,简直跟按着喇叭开宝马车一样招摇,那铃声就是向人宣布:我来了!几个孩子也很羡慕驭者的身份,他们不敢跟赵兴抢,后面的两辆马车就成了他们争夺的目标。

  几天过后,孩子们迅速掌握了驾驭马车的技巧,他们在驾驭时表现出的自豪与快乐无可抵挡,连程阿珠也忍不住羡慕,临进杭州时,赵兴起的稍晚,回到马车上,已发现程阿珠早早的抢上了驭者的座位。

  程阿珠是个腼腆的女孩,在赵兴面前她几乎不敢表达自己的思想,这次她罕见的大胆让赵兴微微愣了一下,旋即,他故作无视的爬上了马车,坐到乘客的位子上。

  在古代,马匹一直是种战略资源,与此同时中国又从来是个等级社会,能够使用的起马车的家庭,都是等级社会的既得利益者,为了维护这种上下尊卑,他们的马车常造的很巨大。驭者不能与他们并排,所以只能置以前方,这就让马车的纵距很长。

  赵兴制作的这种轻便马车,很接近古代士大夫所驾驭的“轻车”。在古代,士大夫们经常独自一人驾驶着这样的“轻车”周游列国,由此催生了绚丽的春秋战国文化。

  这辆“轻车”因为车距窄,基本上只能坐两人,如果是胖一点,也许只能坐下一人。这就方便了那些无力独自做漫长旅行的人。他们只需要稍稍学习,就能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而车后不大的行李箱,至少可以携带他们的随身物品。

  交通工具的改革,带来的是人的活动范围增加,随之而来的是信息交流量的增大。赵兴即将远行,这辆马车就是他送给程阿珠的礼物,他希望程阿珠学会赶马车,以便在自己不在而对方又气闷的时候,独自去想去的地方游玩。

  在宋代,女性充当驭者简直是闻所未闻。但赶马车不是多复杂的问题,赵兴常看到农村小媳妇,甚至八九岁的小姑娘也能驱赶马车,而这种马车就是为了方便老弱妇幼旅行的。所以,在赵兴的纵容下,马车很快地一路响着铃声,驶进了杭州。

  赵兴选择的定居地现在恰好是一片荒凉之地。程阿珠赶着马车,倒没引起别人的责骂。

  现在,这片庄园已经变成一个大工地,到处是伐木工人,建筑工人。他们把一株株参天大树伐倒,整理出一片空地,把密不透风的树林砍得稀疏起来。仅仅一个冬季,这片场地已经整理完毕,还盖起了几片长排的平房。

  这片长排平房将来会当作马厩,现在被当作工人房。

  山坡下,许多地基已经挖好,这些挖好的地基沿着山梁蜿蜒而上,一直通到半山腰。从地基的情况看,赵兴盖的房子面积很大,占地约有好几亩大小。

  “这里就是我们将来的居所”,赵兴搂着程阿珠的肩膀,站在这片地基上,向阿珠解释的自己的规划:“沿江我们将修建一排码头,防止钱塘江大潮淹没这片田园。在码头区,要修建一排仓库。以后海船将直接在码头卸货。

  那里,我们将修建一座水门,引出一条路来。让码头区与住宅区分隔开。或者,我们以后将把码头区对外开放,让南北货物从那条道路输送到外面。而我们的货物,则从那座水门进出,这样,既隐蔽又不惹眼。

  这片住宅区修建在半山腰上,居高临下,不用出门就可以望见码头区的动静,以后我们指挥装货卸货,就在房顶上用几个小旗完成。

  从水门到住宅这片地方,大约有数倾地……也许有十多倾,这片地方将是一个大花园,等我从海外为你搜罗各种奇花异草,把这里建成一座当世琼苑,你闲着没事可以在这里散步。”

  程阿珠为赵兴所描绘的景象激动的浑身发抖,而围在赵兴身边的几个小孩也被这幅前景所征服。他们望着这片光秃秃的土地,望着一座座残缺不全的木桩,在脑海中,尽自己的想象勾勒着最美的画卷。

  赵兴招手叫过程爽,按计划他将留在杭州,监管庄园的督造,以及保护程阿珠。赵兴指点着那些残缺的树桩,吩咐:“那些树桩都不要砍,有些可以做成桌子,或者矮凳,走累了可以在上面歇息,反而充满野趣。

  清理出来的树桩也不要扔,等干燥好了,上几遍桐漆,全部雕成桌椅板凳……那几片空地也不能闲着,暂时种上茶树。种茶树不要成片种,行亩种出图案来,回头我给你画个图样,要让这些茶树修成一个迷宫,闲暇时间,也是一个玩赏的去处……”

  跟程爽唠叨完这些,赵兴瞥见陈慥的儿子陈不群,他和蔼的吩咐:“你父亲让你随我去海外游历,你就一路跟随我吧……对了,我一直想知道你父亲武艺如何?常听说他的’’大侠’’风格,可惜在杭州时不能交手。”

  ps:多谢各位读者的支持,请大家继续投票支持,多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