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时明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12章 原来“反贪”很挣钱(下)

宋时明月 赤虎 2154 2008.10.31 17:58

    第1012章原来“反贪”很挣钱(下)

  泉州城很繁华,但赵兴却无心浏览,他领着孩子们东打听西打听,终于找见了小女孩的家。“就这?”赵兴仰望着府门,询问小女孩,小女孩胆怯的点点头,低声说:“奴这也是初次登门……”

  这是一间很气派的府门,门上挂着大扁:“柳氏祖屋”,粗大的狮首铜门环擦的锃亮,显示这家人很富有。

  大门紧闭着,赵兴站在门口沉思一会,举手叩响门环。

  门应声开了,一名仆人打扮的男子应声跳出门外,嘴里还用福建话喊着:“老爷回来了,老爷回来了。”

  等看到门口时一位陌生男子,这名家仆一愣,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又涌出一大群人来,嘴里喊着相同的话:“老爷回来了……”

  接下来的场面很尴尬,仆人们不知该说什么,赵兴则因为听不懂对方的福建话,琢磨着如何开口,直到门里又跑出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看到赵兴,一愣,拱手用赵兴能听得懂的话问道:“这里是柳府,客人找谁?”

  他说的是官话。宋代没有普通话的说法,各地通行的是东京汴梁地区的口音,叫做“官话”。

  赵兴听到对方的问话,连忙一拱手,回答:“在下黄州士子赵离人,游学自此,特来拜访柳兄。”

  那位中年人尴尬的拱了拱手,目光从赵兴及其身后的学生身上扫过,看到这群拿刀拿枪的人,他脸色微微一变,口不应心的回答:“在下柳大,可我家不是士绅,游学?赵秀才拜访我,是不是找错了?”

  赵兴递过柳氏包裹里找出的几封书信,平静的说:“没错……柳兄请节哀,在下经过邵武军清水镇时,遇到过柳兄之父,很不幸,你父亲遇匪而亡,我是来报丧的……”

  赵兴随手一指坐在鸡公车上的小姑娘,继续说:“这是柳老唯一的遗孤,在下收拾好柳老遗物后,特地送柳姑娘回家……”

  柳大看完父亲的几封家信,又检查了几件父亲的遗物,立刻嚎哭起来……

  长久的等待没等来父亲的归家,柳家开始张挂白幛办丧事。没见到父亲尸首,柳大只好用几套父亲的随身衣服,做成衣冠冢……报丧者赵兴在丧礼上露了一个脸后,证明丧信后,柳家粗粗在府中安置了他们,而后忙自己的事情去了。柳姑娘被他们接去,再无音信……

  赵兴无所谓,他正好带孩子逛遍福州城。

  这次中途改换目的地,还真是来对了地方。

  宋代,福州真是人文荟萃的地方,这里有我国最早的公共图书馆──巢经楼。当时的福州石鼓书院与庐山白麓、衡山岳麓、南京应天等三大书院齐名。

  这座城市还是个盛产状元的地方,据志书记载,宋朝福州府中进士者高达2247人,其中中状元者9人,如许将、陈斌、林昭年、王仁堪、黄璞、郑杏元等。

  这里文化气氛浓厚……佛教气氛也很浓厚。宋初的谢泌任福州知州的时候,有描写福州风物诗说:“湖田播种重收谷,山路逢人半是僧。城里三山千簇寺,夜间七塔万支灯。”

  当时,福州半城是农夫,半城是僧人,城内佛塔林立。据说,日本的佛教都是从福州传过去的,日本僧人去福州朝圣的习惯一直持续到现代。在宋代已可以看出端倪:那半城僧人中,说拗口宋语的日本僧人不少。

  赵兴现在才知道,宋代也是有字典的,宋代字典叫《广韵》,有了这本书,他倒不怕那些古汉字了……在此期间,唯一遗憾的是,他没能见到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

  据说,曾巩已经病重,赵兴两次投门贴,但这样的小人物没能通过曾巩家人的审核,赵兴后来知道对方病重后,心中略有遗憾,也就没有继续前去打搅……他不知道,这一擦肩而过终成恨事,这一年,曾巩去世了。

  忙完了自己的事情后,柳家的丧事也进行到了尾声,这一日,柳氏兄弟正式分家,赵兴被请到正屋。

  分家已进行到了尾声,此时请赵兴出来,不过是想问问父亲的遗物,赵兴刚来时提到柳老丈留下遗物,但没说具体是什么,这群人住在柳府,近来大势采购的架势让柳家人看在眼里,不禁暗自猜测。原本他们早就想质问,不过,他们也从焦触那里略略听到父亲遇难的经历,畏惧赵兴的凶悍,约齐了乡党这才敢发难。

  焦触在这段时间也卖完了自己的货物,孩子们常去拜访他,时间久了,他偶有回拜,柳家人便从他嘴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今日焦触也被请入堂中,柳家人是想借助他的证言,理直气壮的向赵兴讨要遗物。

  几句搭讪过后,柳大将话引入正题,直着询问父亲遗留的财产。

  赵兴听到对方一直不说柳姑娘的安排,心里有点不悦,他阴沉着脸,招手从身边的程夏手里拿过了一张纸,对着纸念道:“我们当日清点了柳老的货物,既有蜀锦绸缎二十四匹,金五百一十一两,银十锭,每锭重十两,零碎铜钱三十二贯……这是清单,你们看看。”

  竟有黄金五百多两,这是一注大财,而赵兴居然毫不隐瞒,焦触不禁暗自赞叹:“千里送孤,不昧钱财——此信人也。”

  然而,人心苦不足,知道父亲留下五百多两黄金后,见识过赵兴这段时间大肆采购的风格,柳家人不禁想的更多。

  “只有金五百一十一两,银十锭么?我父在外经商十数年,怎么才这点金银?”柳大难以置信的说。

  ps:投票了,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