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倒转时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谈判

倒转时针 林木舟 1 23 36182019.09.07 13:44

  第二天他们出发回不夜城,才得知胖子等人已经走了,根本连通知都没通知他们。

  到联盟门口,刚下车,迎接他们的是一队执教骑士,和一名神官,神官趾高气昂得说:“谁是月之女?”

  阿乐站出来:“是我,怎么了。”

  神官示意身边的人,那些人正要上前,其他人立马把阿乐围住。神官皱眉:“你现在涉嫌谋害太阳神教的执教骑士,我要把你带回去询问。”

  “跟我没有关系,我可以为你们提供我知道的东西,但是带回去,不可能。”阿乐也很硬气。

  “那也要问过之后才知道,带走!”

  执教骑士正要上前,宁川等人纷纷拿出武器。

  “你们这是要干嘛?这是正常程序,难不成你们都想跟着她一起被带走吗

  宁川看向神官:“把你们的人叫来,我们跟他们当面对质。”

  莫离山此时走出来,他对着神官笑笑:“我的骑士们回来了,还没来得及跟我说发生了什么,您就要把人带走,是不是不太好?”

  “这是我们教会的规矩。”

  “我们联盟也有规矩,先交任务。”

  两人对视,神官带着执教骑士离开:“我等你们的答复。”

  其他人跟着莫离山进去,大家都各自讲了自己的经历。莫离山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去给他们回复的。”

  莫离山起身离开,宁川皱着眉头:“这些人也太过分了。”

  孟义天看了看周围,小声说:“我听说联盟高层要来一个人,是从执教骑士转过来的,所以最近教会对联盟越来越不客气了。”

  “什么?”织梦笑了一声,“那种半吊子转过来干嘛?”

  “他又不打架,就是管事,也可能是教会施压,把自己的人往过来塞,所以大家最近都小心点吧。”

  “这种狗屁教会,老是针对自己人,跟红月教会有什么区别。”

  “这话你出去就别说了。”阎文竹提醒织梦。

  “那大家就都回去休息吧。”宁川站起来,“都累了。”

  大家纷纷离开,宁川看看阿乐:“走。”

  “去哪?”阿乐不解。

  “去我家我请你吃好吃的。”

  话音刚落,孟义天把头伸过来:“算我一个!”织梦趴在他背上:“什么什么?”

  宁川叹了一口气:“你们两个千里耳啊。”

  于是一些人又浩浩荡荡的去了宁川家,宁川指着织梦:“你要敢在我家嗑瓜子,你就自己扫。”

  织梦白了他一眼:“做饭去吧。”

  宁川抓起孟义天去厨房,孟义天不解:“为什么两个女的坐外面,我们两个大男人在这做饭?”

  “那你让织梦过来做饭啊。”

  孟义天把头伸出去:“织梦!过来!”

  织梦跑过去:“干嘛?”

  孟义天把手上的菜递给她:“洗菜。”

  “啊?我不会啊。”

  “不会你得学啊,以后嫁人了怎么办。”

  织梦瘪嘴:“我不会请人吗...”

  孟义天白她一眼:“万一你运气背嫁个穷人请不起怎么办。”

  织梦立马眉笑眼开:“那你结婚了会不会请人啊。”

  孟义天把她手里的菜拿过来:“您休息去吧。”织梦一把把菜拿回去,放在水龙头下洗。

  “嘿嘿,我还是第一次洗菜呢。”

  “那你洗干净点。”

  宁川噗嗤一声笑出来:“织梦,万一你以后真嫁个穷人,不请保姆怎么办。”

  “那...那我有钱啊,我可以请啊。”

  宁川碰碰孟义天:“听到没,以后有你保姆。”

  孟义天恨他一眼,吃完饭宁川开车送阿乐回联盟,刚到门口就看见莫离山,莫离山说那个光头好像是教会高层的亲戚,阿乐还是必须过去一趟亲自向他们说明。

  阿乐也同意了,宁川又开车去教会,阿乐进去,宁川在外面等她。

  “有没有事啊。”宁川担心的问。

  “没什么事,跟他们说明事实就好了。”

  “那你小心。”

  阿乐走进大殿,被人带着往里走,迎面碰上一个女孩,身边的执教骑士把手放在胸口向她行礼,女孩看了看阿乐,问那个骑士:“这是怎么了?”

  “木蒙大人手下的人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死了,带这位剿月骑士去问话。”

  女孩皱眉:“又是木蒙吗?”她看向骑士,“我也去见见木蒙。”

  女孩跟着阿乐一起去见了木蒙,木蒙看到女孩,恭敬的说:“雪纱大人,您怎么来了。”

  雪纱皱着眉看着他:“木蒙,你又在干什么?”

  “雪纱大人,我只是按公行事,叫这位剿月骑士来也是为了了解事情经过。”

  雪纱看向阿乐,柔声说:“这位骑士,你可以说一遍事情经过吗?”

  阿乐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雪纱看向木蒙:“木蒙,你以后要是再擅自带人去联盟要人,我就会撤去你的职位。”

  木蒙低下头:“是,雪纱大人。”

  雪纱把手放在胸口,朝阿乐微微一低头:“这位骑士,愿太阳神永远保佑你,感谢你为同胞们做出的贡献。”

  阿乐摇摇头:“谢谢,那我就先走了。”

  “好。”

  阿乐走出大殿,宁川赶紧迎上来:“没事吧。”

  “没什么事,就让我说了说经过。”

  宁川点点头:“走吧,送你回去。”

  两人开车离开,宁川回到家躺到床上,想了想又把黑刀拿起来看,看了半天也没什么特殊之处,自己为什么要天天背着它?

  宁川把它扔到地上:“你到底能不能用啊,吱个声啊。”

  黑刀一动不动,宁川一拍脑袋:“不要你了,你自己在那躺着吧。”

  他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望着望着眼皮就变沉了。

  宁川做了一个梦,梦里他趴在桌子上睡觉,可是周围的环境很奇怪,有很多他没见过的东西,桌子上的什么东西震动了一下,梦里的他被惊醒,拿起那个东西看了一下,然后继续睡。睡着睡着就醒了,他站起来打开门,下楼打开一个什么东西,那个东西开始发出声音,宁川一下子惊醒。

  他起来一看,那把刀还在地上,他起身把刀放好,伸了懒腰,看了看桌子上的钟,晚上十二点。

  怎么偏偏这个时候醒了?窗户外却意外的很吵闹,他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一愣。

  门外居然是白天,一条很宽阔的路面。熙熙攘攘的吵闹人群,各种各样的车,还有很多他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街上的人都穿的很奇怪。他揉了一下眼睛,面前是一条街道,一个人都没有,路灯下停着一辆孤单的车,天上挂着一轮红色的月亮。

  眼花了?宁川揉了揉眼睛,回去继续睡觉。

  第二天一早,就传来紧急的敲门声,宁川爬起来开门,是孟义天,还带着宋骋一。

  孟义天抓着睡眼惺忪的宁川:“大哥,救救我,这小子疯了。”

  宁川正要打哈欠,孟义天继续说:“他居然找我们去打架。”

  宁川的嘴巴差点没合上脱臼了,他揉了揉自己的下巴:“你说什么?”

  孟义天侧身,宋骋一解释:“我不是要去打架,我是想去教训一个人。”

  “那他妈不就是打架吗?”

  宋骋一解释,原来阎文竹谈了一个男朋友,相亲认识的,她男朋友要求她不能继续做骑士,阎文竹当街跟他发生了争执,那男的打了阎文竹一巴掌,刚好被宋骋一看到了,宋骋一冲上去就跟人干起来了。然后那个男的要跟宋骋一谈谈。

  宁川喝了一口水,看着沙发上的宋骋一“你都能当街跟人家打架了,谈个判你还要叫人啊。”

  “不是,我是觉得你们两个比较有坏主意,带上你们万一用得着呢。”

  “不用说这么直白吧。”

  孟义天接话:“关键是人家那是正牌男朋友,你拿什么身份去跟人家谈判啊。”

  “朋友啊。”

  宁川喷出来:“你还不如直接了当的说我喜欢阎文竹!你一边去吧!”

  “对!你就说老子要跟你竞争!”

  宋骋一看着两人,孟义天揽住他:“你说你家里又有钱长得吧也还行,事业呢也算是小有成就,那男的指定比不上你,你心虚什么?”

  宋骋一还在犹豫,宁川直接站起来穿上外套:“走!”

  包间里,孟义天和宁川不苟言笑的一左一右的站到宋骋一旁边,那男的过来还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俩一眼,那男的刚坐下。

  孟义天给宋骋一倒水:“少爷喝茶。”

  宁川叫来服务员,弯腰把菜单放在宋骋一面前:“少爷想吃什么?”

  宋骋一咳了一声:“让对面的先生点吧。”

  那男的不明所以,宁川把手上的菜单放到他面前,男的随便点了两个菜,然后问宋骋一:“小朋友今年多少岁了。”

  宋骋一事先经过宁川和孟义天的培训,面不改色的说:“十八。”

  那男的笑了一声:“家里是不是挺有钱,叫什么?”

  “宋骋一。”

  男的点点头:“我叫王肃,跟文竹正在交往,我听文竹说你是她的搭档。”

  “对。”

  宁川在心里都替他着急,能不能多说几个字。

  王肃又说:“你当街打我的事,文竹已经求过我了,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你和文竹是朋友,帮她一下也情有可原。但是我不久后就要跟她结婚了,你要是有空的话也可以来。”

  听到这话,宋骋一脸色一变:“你一个大男人,打女人,还是自己的女朋友,你配娶她吗?”

  王肃并不生气,而是微微一笑:“嫁给我,文竹很开心,她需要我,她的家里人也需要我,这些事你就不用操心了。”

  说完这些话,他站起来:“那我就先走了。”

  “站住。”宋骋一叫住他,“你给她的,我都可以给她,甚至更多。”

  没想到他却笑着说:“宋家,是吧,我知道,你想要给文竹的,你得先问问你家里人同不同意你娶一个比你大四岁,而且家里情况十分复杂的女人。”

  宋骋一愣住,王肃继续说:“小朋友,你的家族再强大,也只是你的家族,不是你的,而我能给文竹的,虽然没有那么多,但都是我自己拥有的东西,想好这些了,你再去喜欢女孩子吧。”

  他转身离开,宋骋一愣在原地,孟义天看看宁川,两人面面相觑。

  宋骋一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孟义天和宁川也赶紧坐下,宁川问:“就这么放弃了啊?”

  孟义天又问:“人家要结婚了,你还不抓点紧。”

  “我...”

  “你什么你啊。”宁川替他着急,“你去追阎文竹啊。”

  宋骋一沉默,孟义天拍头,“你不要被他刚刚那些话吓到了。”

  “我家里人不会同意的。”宋骋一的表情很失落,“我爸我妈都绝对不会同意的。”

  “你自己谈恋爱又不是你爸妈谈,没了你的家族,你照样很厉害啊。”

  “是吗?”

  孟义天抓狂:“不然呢。”

  宋骋一站起来:“我去找文竹。”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