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符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逃避追杀

神符传奇 海阳城 2311 2016.12.28 20:35

  当齐朝盛突破重围,逃出小树林后,心中直骂:哪个王八蛋想要老子命,终有一天老子要割下他的狗头,以泄心中之愤!一路骂一路奔逃。骂归骂,但也为自己不久前领悟到的步法庆幸不已!

  齐朝盛之母夏若梦,生于江南水乡一个秀才之家,聪慧美丽,爱好诗词歌赋,自从认识来自京城的齐姓富商之后,便惹出这一笔风流债来。未婚先孕,在这个俗世是绝不容忍的,为躲避世人,夏若梦被送到一个偏僻的猎户家。这猎户家主人姓王,俩夫妇有一儿子,刚满周岁,叫大牛。

  齐朝盛就在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出生,成长,俩小孩自然成了最好的玩伴。齐朝盛三岁时,夏若梦开始教这两个小孩读书写字,齐朝盛竟能过目不忘,读过的诗词可倒背如流!六岁时,夏若梦觉得没有东西可教给儿子了,反如有时竟被儿子反问得哑口无言!大牛学得就辛苦多了,要不是被父母强逼来学习,自己才不来受苦呢,饶是如此,也是经常溜堂,弹弓打鸟去了。十岁时,王猎户也带两小孩抓山鸡捉野兔打飞鸟捕鱼虾……

  齐朝盛十二岁时,夏若梦因身体虚弱,加之为情所伤,香消玉殒……

  齐朝盛葬母于小山谷,在旁结庐而居守孝。……

  月圆之夜,脊背的一阵震动使其睁开双眼,亮如白昼!尤其在北斗七星笼罩之下,自己好像就要展翅向其飞去一般!心有所悟,身体竟不由自主展开步法飞奔起来!到天亮时,无惊无喜,盘膝而坐,整个人进入一种玄妙状态……

  ……

  嘻嘻,没这步法,自己被抓可能有百回了!

  同时也意识到没有武功的弱项,对方两次让自己跑了,必然会派更厉害的高手来!

  盘武国以武立国,崇尚武功,高手层出不穷,就连多位皇帝都是武功高手!王朝竟屹立于千年不倒!

  齐朝盛不敢停留,一股劲狂奔出百里之遥!才放慢脚步。

  天色渐暗,肚子也咕咕叫了,远看有一个小村庄,炊烟袅袅,加快脚步奔过去。

  敲开一户人家,看到一老汉,作揖问道:“老伯,小子路过,可否卖些饭食给小子?”

  老汉看到齐朝盛是个丰神俊朗的美少年,竟一怔,半晌才回过话来。

  “山野人家,粗茶淡饭,快请!”老汉十分客气。

  虽是山野人家,家里布置十分简洁雅致,布局合理,看得齐朝盛暗暗点头。

  馒头,稀饭,咸菜,大白菜,一只山鸡炖汤,对这些,齐朝盛顿觉亲切熟悉。

  馒头酥香脆爽,鸡肉入口即化,齿颊留香,平常饭菜竟比皇宫大厨做的还好吃,齐朝盛不禁赞不绝口!老汉只是笑而不语。

  用饭途中,了解到老汉姓邬,老伴已过世,以种田打猎捕鱼为生,儿子媳妇和一孙女还未归家。

  饭后,打开包裹一看,糟糕,银子丢了!齐朝盛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用银子,竟把银子弄丢了!其实包裹就一套换洗衣裳和几个碎银,碎银可能在奔跑时弄丢了。

  娘亲的教导和书中的圣哲都使齐朝盛知道,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一咬牙,解下脖子从小就佩戴的玉佩。

  “老伯,感谢盛情款待,小子无以为报,此玉佩留个纪念吧,就此别过。”

  “当不得!当不得!”老汉一看玉佩知是珍贵之物,连连推却。

  正在这时,一把明亮稚嫩的女声在外面响起:

  “爷爷,我们回来了,快来看,父亲抓了一尾大鲤鱼……!”

  院子进来三个人,前面是个扎着两根小辫子,蹦蹦跳跳的八九岁小女孩,后面跟着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

  小女孩进来一看,家里多了个陌生人!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齐朝盛不停的看!

  “呵呵,鹂鹂回来了,这位是齐小哥,路过的。”老汉看到小孙女,高兴的笑眯眯。

  “天色已晚,这位小哥不用留宿么?”中年男人看到齐朝盛要走,问道。

  “不了,在下还有要事,告辞了!”把玉佩往老汉手里一塞,作揖而去。

  等老汉回过神来,齐朝盛已走远!

  不是不想留,是不想连累你们啊!

  饭饱后,齐朝盛又来了精神,想抓老子?没那么容易,先看看谁跑得过谁再说!又展步法飞奔起来!……

  月挂中天,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二皇爷齐植终没召回裘大他们,但也没裘大的消息传回。

  齐朝盛自领悟这套步法后,从没将其如此淋漓尽致的使用,这步法不但进退飘忽犹如闪电,且身轻如燕,长途奔跑起来竟只消耗很小的体力!竟越跑越精神,越跑越有劲!凭着小孩心性,不停变换着各种技巧,时而像猿猴一样跳跃,时而像蟒蛇一样走蛇步,时而像白鹤一样闪扑……

  应该把他们甩掉了吧,深夜时,齐朝盛在小路边看见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心中一动,像灵猴一样爬了上去!折了些树枝,左一根右一根铺搭起来,包裹一放,竟呼呼大睡起来!

  爬树,掏鸟窝,这些他和大牛在孩童就会的事,且在外面搭有树屋,现在当然是信手拈来。

  不知过了多久,竟隐隐有马蹄声传来,竟是两个大汉策马奔来!前面一个,长相高大,瘦骨如柴,佩戴长剑。后面一个,又肥又矮,长相粗豪,佩戴大刀,人虽勇猛,但马已口吐白沫,仿佛下一刻就要坠下地来。

  “师哥,歇一歇脚吧,马快不行了,”后面的大汉叫道,竟是同门师兄弟两人。

  “吁……”高瘦大汉勒住了马,跳下地来,看了看惫疲的黑马,叹了口气道“看来这功劳抢不到了。”

  “师哥我看未必,我们二十大高手,按先前跟踪的那班小子指引方向,分成十组追捕,已形成了大包围圈,也差不多追出千里之遥,就算那小子会飞天循地,也逃不了,况且我们的马不行,其他组的也好不了多少。”肥矮大汉竟分析得头头是道。

  “唔,理是这个理,但我们这么多人追了这么久,竟连这小子的影子都没摸着,难道灵体真是这么神通广大?”

  “我呸,估计这小子八成是躲起来了,兴许就藏在林子里睡觉呢。”

  齐朝盛一听,差点从树上摔下来!

  “师弟,不必多想,搜查林子的事就交给后来的那班小子吧,我们只管把圈子拉大,谅那小子也飞不出去。”

  说完,两人丢下马匹,使用脚步飞奔起来,一会儿不见了踪影。

  看着他们离去的影子,齐朝盛竟有些吃惊,以为可以把他们甩掉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跟了上来,这些高手真不可小觑,万一被他们缠住将逃无可逃!脑筋飞转,想着各种对策,一定神,飞奔上树顶,极目远眺,看着那两个渐渐缩小的黑影方向,爬下树来,展开步法,悄悄的跟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