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伴尘倚风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沂水杀人

伴尘倚风游 陈染竹 2046 2019.03.15 18:10

  身后的姜弘道不说话,许以之神色一动回头说道:“姜老儿,可知扬州城内有什么特色?”

  姜弘道带着疑惑的神色,道:“有什么?”

  许以之指着前方一个酒馆,道:“看你年轻时就知道打打杀杀,小爷带你吃遍天下美食!可没跟你商量!”

  二人进了酒楼后,许以之走上三楼,他早已观察,三楼观街景最佳,此处有个靠窗的雅阁。

  许以之不顾小二阻拦一把那间雅阁推开,只看一对男女坐在里面正在吃吃喝喝,见到许以之都下意识的愣住了。

  “哐!”许以之一脚踩在桌子上,甩出一张银票冷冷说道:“这地儿爷看上了,拿着银票滚!”

  那对男女从衣着上就可以看出身份不俗,男子率先反应过来站起就要大骂,谁知许以之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一拳砸在鼻梁上。

  拖着那个男的扔了下去,回过头冷冷瞥了眼那姑娘,后者打了个冷颤眼泪都要出来了,好在没有吓坏赶忙溜了出去。

  这期间姜弘道一直在一旁观察,感叹这小子不愧是纨绔中的纨绔,霸道不讲理的事儿干起来可比他打架强多了。

  许以之一把抽过小二肩上的抹布,吩咐小二先把东西收干净了,银子少不了你的,小二自然看出此人身份不凡赶紧收拾起来。

  随后许以之将桌子擦了干净,笑道:“姜老儿愣着干嘛,我这许家小儿亲自给你擦桌子不领情?”

  姜弘道大笑后坐下,调侃起来:“能让许家小儿给我擦桌子,老夫庆幸的很!”

  许以之也坐下,道:“姜老儿可是觉得我太过嚣张跋扈?那没法儿,这人生在世就得活的开心!你要是年轻个五十岁,我肯定跟你拜把子当兄弟了。瞅瞅!这三楼靠窗的雅阁是这酒楼最好的地儿,我第一次招待你吃饭可不能亏了你。”

  姜老儿顺着看去,果然能看到街景,姜弘道喃喃道:“五十年前怎的没发现还有这么个地儿。”

  许以之哈哈大笑,随后吩咐小二上菜,随后说道:“姜老儿,要说扬州光听我爹说了,说那干丝、盐水鹅都是当地特色,我想来很久了,今天咱爷俩不醉不归!”

  姜弘道笑着点了点头,二人吃的相当愉快,许以之抿下一口酒慵懒地靠在窗边看着熙熙攘攘的街头。

  姜弘道放下筷子长出了一口气,他餐霞饮露早已辟谷多年,今日被这小子硬是拉着破戒,但反倒觉得年轻了许多。

  酒至半酣,许以之打着酒嗝道:“姜老儿,你年轻时去过哪里,咱们去故地重游一下,好好玩玩,别去想其他的事。”

  姜弘道点了点头:“此事再议吧,我倒是想去一个地方。”许以之拿起的酒杯停在半空,望着姜弘道,问:

  “哪里?”

  “我们顺着沂水走,到沂州,那里有个青冠派。”姜弘道眼中平淡仿佛没有看到许以之眼中的怒气。

  许以之长长出了一口气,压抑着火气说道:“好,就先去那里!”

  二人出了酒楼门口看着一中年男子提着被许以之揍过的那公子哥儿,中年人神态惶恐,说道:“犬子冒犯了姜前辈,还请看在年少无知的份上原谅则个。”

  许以之盯了眼那公子哥儿,后者偏过头咬紧了牙关,回家后搬救兵时他才知道自己惹上了什么人。

  姜弘道摆了摆手,向前走去,许以之呵呵一笑,连忙追上,说道:“姜老儿慢点!”

  听到许以之对姜弘道的称呼,街边的人都长大了嘴巴,看着许以之的背影愈发觉得深不可测。

  二人走到沂水畔,许以之向一个老翁买了轻舟,他率先走了上去,拿起竹篙一边还念念有词交代着一些东西。

  说是,你虽然是前辈高人但咱们今天低调点,就别耍凌波微步那套神仙技法了,咱撑船慢慢走,你看少爷我都亲自给你撑船了忍忍吧。

  姜弘道哈哈大笑,这个无赖货就是怕被江湖人瞧出端倪,自己不会水上行走罢了,毕竟自己这张虎皮许以之还想多扯一会。

  等姜弘道坐好许以之撑起竹篙悠哉悠哉的离开,此时许以之带着淡笑,撑竹篙的样子还挺专业,不知道内情的人还真将他当成了个人物。

  一路泛舟,姜弘道突然看了许以之一眼,道:“许家小儿,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挑水路走吗?”

  许以之皱了皱眉,四周幽静无人满是绿意,他赞叹一声:“倒是杀人的好地方!”

  姜弘道接过许以之手中的竹篙,轻轻说道:“别以为有我在那些要对你下手的人便不敢动手了,只要能杀了你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许以之看向姜弘道道:“老头儿你不会说你不插手吧。”

  姜弘道点了点头:“你经历的杀伐太少正好能锻炼锻炼你。”许以之点头,拜托姜弘道为他做一把武器,后者同意了,招手飞来一根竹子,在途中便不断裂开到许以之的手上时已经是把长枪了。

  许以之掂量了下,倒也还凑合,他看向河边的密林中,从船上跳了起来,与此同时河道两边飞出几十黑衣死士。

  姜弘道继续撑船,这两日的动作太大了,禹朝中果然有人猜出了跟在自己身边的是许以之,只是不知道是白漠溪的那些人马还是皇亲国戚的人马。

  许以之手持竹枪,枪和矛的差别还是很大,矛整体大多都是用金属铸造,枪则不然柔韧性超过矛,但殊途同源,许以之耍起长枪来也有几分样子。

  死士不断扑了上去,许以之一手枪术不断突破,这群死士悍不畏死哪怕是被许以之的长枪捅了个通透儿也要冲上去砍许以之一刀。

  许以之渐渐不支,此时他眼中闪动金芒,一声低吼长枪大开大合,那些死士也不敢上前。

  一把将已经破损的长枪扔掉,许以之捡起地上的剑和刀,此时却想起了姜弘道在泰山山顶那一手十里云雾。

  许以之长啸一声,弃去左手刀右手持剑杀入人群中,突然间许以之背后汗毛竖起,他弯腰侧身,只看一只箭矢贴着他的脸颊擦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