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救世与救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生命是一个巨大的恩典

救世与救人 许世平 8788 2018.01.13 09:59

  英国的媒体暂时沉默了。然而赫斯总觉得周围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怪异的气氛。他甚至专程去伦敦访问了一趟,探望了那位叫张伯伦的,明显是希特勒的受害者的英国首相。然而让他感受最深的,却是伦敦的雾气蒙蒙。

  他仔细想了想,就明白了前面的回答并没有真正地向世界释疑。

  他就与许世平探讨这个问题。其实许世平也非常想在这个问题上与他做一个彻底的交流,就给他看了自己写的基督教信仰作品《改变我们的心》。当然,许世平是用中文写的,他就用Google翻译器,将各个章节翻译了。赫斯的时间很紧张,许世平就让他重点阅读了其中几个段落。

  赫斯开始阅读第一个段落:

  “这起因于我自己曾经对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伤亡最大的世界性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进行过一定的研究。我知道研究生物物种演变过程的进化论被人们运用到了社会学上(主要体现为人种优越论和弱肉强食的征服理论),成为了一些邪恶势力发动世界性战争的理论基础。我对进化论的社会运用一直存在反感。

  ……。我自己也在网上做了一些研究。首先,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我个人还是愿意赞美在进化论方面做具体研究的同仁。他们艰苦地收集各种化石证据(当我在2008年网上查询时,据说全世界鉴定过的化石证据有几十万件)。他们也在尽量地用最先进的科学方法分析其证据,如碳年龄的分析,如用计算机模拟靠骨骼还原动物的原型等。他们也在各种艰苦的自然条件下观察、分析和总结动物的活动规律,还提供了很多录像、影片类的证明。总之,他们观察到的各种现象有很高的可信度。

  但同时,我发现以前我认为是‘金科玉律’的进化论,其实也在不断地受到质疑,版本也在不断地变化。‘进化论’受到的较大的证据性的冲击,是寒武纪的物种大爆发。这使得学者不得不改变以前的‘渐进进化’学说,倾向于接受进化过程中的‘跳跃式进化’,即一个特定的短暂时间内突然有大量的物种绝灭,有大量的新物种出现。我个人最近被动地跟随家人观看一些动物世界的影片时,觉得那种展现自然的壮观和大群的食草类动物自由地在大地上成群地游动的景象才能代表自然界的主体风貌。但大多数影片可能出于市场需要,过于集中于表现食肉动物偷偷摸摸地接近猎物并猎食的镜头了。

  关于现代人类的历史问题,基因技术出现后,也受到了冲击。记得在2008年附近,在电视上看到了一个尚不为科学家们广泛接受的新理论。这个理论的根据是基因自然衰退有一定的规律。人类(包括各色人种)的基因离散度很小,估算出的人类年龄只有数万年。因此学者们提出了一个‘瓶颈’理论,认为以前发现的多个数十万年甚至数百万年历史的‘古人类’或‘人猿类’化石都不是现代人类的直接祖先。约4万年前的冰川纪对人类的祖先进行了一次大淘汰,最后是从非洲的一个部落发展出了现代人类。我能记得这是2008年左右的事情,是因为当时开了一个玩笑,说科学界也要讨好政治家,现在***总统当选了,连人类的祖先也都要变了。

  总之,我在网上收集到一定的信息后,已经不再认为进化论是一种能够用于拒绝上帝的理论,甚至也不能算一种完美翔实的科学结论。只能算一种假设性的科学推论。

  同时,我是搞计算机科学的,我发现进化论中提出的物种进化树并不足以证明“自然进化”的结论。因为搞计算机的人都知道树状设计。若分析一下人类设计的产品,大多数都具有树状的系列分布,也都有特定的目的并适应市场。物种之间特征的继承和演化也不足以证明自然形成,因为计算机设计也喜欢搞类的继承和演化。记得当时在网上写作,还以德国二战时的战斗机为例举了一个反例,说想像若干年后,二战的记录完全消失了,考古学家在一个博物馆看到了一大堆的德国战斗机,并总结出其系列,得出“德国战斗机是因为适应空战而自然进化的”这样的推论。然而德国战斗机的确是人智能设计的。

  总之,我从逻辑学上挑战了进化论。我认为我们观察到的物种适应自然,背后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自然进化,一种是智能设计或创造。

  记得当时有点想不清楚,就决定将这个问题提交给神。于是就做了个祷告(当时并不很清楚怎样祷告),睡一觉,期望上帝能给点什么帮助。记得当时睡梦中都在思索这个问题,但具体思索的东西却记不得了。然后有一个清晰的话语说了‘创造’二字,就醒来了。当然,当时也不知道怎样分析梦,还在网上写文章,觉得有点失望,似乎没有得到明确提示。然后又安慰自己,大意是说至少上帝是鼓励创造的,而创造力是科学界最重要的动力之一等等。”

  读完这一段后,赫斯说,“其实你说这些,我也大致听说过。在我们的小学教育中,都是既介绍进化论,也介绍基督教的,很多人都认为这两者并不冲突。”

  许世平笑了笑,说有些东西是个人的体验。当时那个声音清晰地告诉他“创造”。后来他几乎没有做过类似的梦。很多人说“托梦”,不信他们的人,是无法体会“托梦”和一般的因为心理压力,焦虑等形成的梦境的区别的。许世平还讲了他父亲经历的一次离奇的梦境。

  许世平又让他读第二段:

  “现代科学告诉我们,生命是由基因构成的,基因中含有信息。信息若自然形成,其概率是随信息量指数增长的一个巨大的数字的倒数。也就是说,信息自然形成的概率是极其微小的,以至于信息科学界认为‘信息是有源的’是一个真理。

  信息的定义,是一个有意义的字符串。从简单的概率学出发,若字符集的总字符量为n,字符串长度为m,且不考虑选择该类字符来表达信息的概率和选择字符串长度m来表达该信息的概率,在限定(n,m)的条件下,随机组合字符并形成该有意义的字符串的概率为1/(n^m)。这里,n^m为n的m次方,为书写方便,符号^用于表达指数。

  我们已经能大略地估算出宇宙的物质总量(3*10^55克)。我们也大略知道一对基因的平均重量为650daltons(650单位原子量)=650*3*10^(-24)克,我们也大略知道宇宙的时间,为137亿年=13.7*(10^9)*365(日)*24(时)*3600(秒)*10(^9)纳秒。

  也就是说,如果所有的宇宙物质都是基因,每个基因每一纳秒能做一次基因组合,那么整个宇宙的历史下,我们可以做的基因组合=(宇宙总质量/单位基因质量*纳秒单位宇宙历史)=1.2*10^103次组合。

  这么多次组合,若按合理概率自然形成一个长度为n,有4个字符的有意义的字符串。我们能够估算出n的上限,估算公式为4^n =(1.2*10^103)。

  也就是说n =(log1.2+103)/(log4)=172。由于基因对为4个字符的配对组合,我们可以确切地说,若按完全自然随机组合,生物的基因长度不可能超过172个。

  这个长度,根本不足以形成最原始的生命。

  当然,你会听到一些聪明人的反驳。这种反驳用的是一种已经发生的现象不能倒推概率的说法。比方说,如果我今日出门出了车祸,我无法估计这个概率的大小,或者我可能推算出这个概率极小。但我不能因此说,这车祸不可能是随机产生的,必然是有人特意安排的。

  出车祸本身就是无特定制约的随机事件,自然不能这样倒推。但若有人告诉我,今天我定会出车祸,而且一定是车的某个特定部位被撞,这车祸又的确就此发生了。那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是阴谋,或者那人有超自然的预测能力。

  换一举例,你抓一把字母随地一撒,总会出一堆乱七八糟的字符组合。你不能指着一堆乱七八糟的字符组合算概率,然后反推说这不可能是随机的,应该是特意安排的。但若你撒出来的,是一篇有意义的漂亮文章,你就可以反推算概率,说这不可能是随机产生的,应当相信这是超自然的内容了。不信的话,你可以拿一把字符撒一撒做实验。

  所以我们说的,是一串有意义的,也就是说,特定的字符串。基因的组合自然是有意义的,错了一点危险都很大。很多人类的疾病都是基因缺陷造成的。

  当然,相信进化论的人还会继续反驳说,进化论不是在说一种完全随机性的进化,而是在说一种条件或多种条件选择或控制下的进化。根据概率学的原则,一件完全随机的事情,当划分成条件和进程时,其概率等同于各条件和进程的随机概率的乘积。我们明确地知道,基因不可能由完全随机进程产生,也就是说,不管如何划分基因产生的条件,这中间必然有非随机的特定因素存在。这样,我们应该坦白地说,我们无法否定有特定因素参与了生命的形成。换句话说,要么在大爆炸之前就已经预定了生命的形成的各种综合条件,要么有智能因素不断地在参与生命形成的过程,或者二者都是真实的。

  如果我们愿意将生命当作一件美好的事情的话,我们就无法否生命形成是一个巨大的恩典。”

  赫斯这回没有笑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透彻的理论分析。而且在那个时代,他立即意识到这样的理论分析的意义。那是一个极其不尊重人类生命的时代,而纳粹党的犯罪与德国遭受的惩处,都源于不尊重生命。

  看见他还在犹豫,许世平就让他读第三段。

  “但我们能用一个科学的对比分析法和一个数学模型说明,随着科学奥秘的揭示,人们将更加质疑进化学说中的物种‘自然’进化的观点,而相信在这丰富多彩的世界后面有一个造物主。

  在一次动物园的简单的鸟类展示中,我学习到猫头鹰的面部平坦宽大,是因为其羽毛能构成一个声音接受的平面,使得它能听到百米外的细微声音。猎鹰的眼力可以分辨一公里外的小动物,还能同时聚焦两个物体,使得它能一面追逐奔跑的兔子,一面确定自己的方位以及避免撞到树木。有的鸟类后向的视力比前向的视力还要强,使得它在空中能够灵活地躲避猎鹰。一些简单的科普学习中,我知道牛有4个胃方便它消化青草,蜻蜓有许多的眼睛并能全范围观察,蝙蝠能发出超声波并倾听回声确定自己的方位。自然的奥秘不可胜数。

  在我自己看到的各类科普书中,作者往往告诉我们每一个奥秘的意义(适应自然),并因此建立了权威(知识是一种权威),并靠这种权威将我们逐渐导向到物种‘自然产生’的结论。同时,作者往往还分析一些他们认为已经‘退化’的器官,并说明这种退化是‘自然选择’的结果。

  当然,有些奥秘我们并不确定其意义,比如美丽的螺纹,贝壳美丽的外壳等。还有一些‘退化’是我们的误诊。以前人得阑尾炎时,最简单的做法是将其割除了,因为科学界认为这‘盲肠’是一个退化器官。现在我们知道,当人得消化系统疾病并出现肠胃内细菌紊乱时,盲肠内储存的好细菌对人的病后恢复非常重要。就好像现代科学家收集各种自然基因储存以备大面积的基因退化或者瘟疫袭击一样。

  其实一两个简单的对比分析,我们就能知道从‘适应自然’推导出‘自然产生’是没有足够的逻辑依据的。比方说,我们知道螺钉能够紧密自然地固定木板,但螺钉却不是自然产生的,也不能够靠其自身的力量进入木板并完成工作。若我们参观一个各类船舰的博物馆,我们能看到从原始的独木舟到现代的远洋巨轮,船舰越来越适应水中航行,其类型和系列也具有树状分布。但船舰有人类作为其制造者。

  其实,科学界是讲究数学模型的。一个复杂的系统,其自然产生的概率,是按其复杂程度指数增长的一个巨大数字的倒数。所以我们推导出的‘自然产生’,随着科学的不断揭秘,越来越像一种错误的逻辑推论。在《圣经》的《约伯记》中,神曾经以各样的自然界的奥秘问约伯。在现代,很多这样的奥秘被解开了,如果我们使用了正确的科学逻辑和数学模型的话,这本应该使我们更相信神是造物主。

  其实自然因素造成的,往往是退化而不是进化。一件衣服会越穿越旧,石头也会风沙化,热力学的熵定律更揭示了一种自然的混乱和衰退规律。在基因研究中我们也发现很多疾病是因为基因出现了缺陷造成的,人们也发现了基因自然退化的一定规律并试图用这种规律重新解释人类的年龄。我们也还有很多未被解答的疑问,比如是什么力量在每一个新物种出现时,纯净化其基因呢?

  还可以用一个较为生动的比喻,来帮助我们越过这个障碍。

  在一片沙漠上,一阵风沙过后,人们突然发现了一辆汽车。假设那些人从来没有见过汽车,他们更熟悉的,是风将沙吹来吹去。

  于是一个聪明的智者就得出了一个结论,说这汽车是风吹沙子自然形成的。虽然外形看来不像,但他的结论还是得到了其他智者的支持。

  但后来人们发现这个汽车还有四个轮子,后来又发现汽车有门,有窗户,啪的一声,还打开了后备仓。后来又发现了有座位、安全带等,后来又发现了汽车能发出声音,发出光亮,有镜子可以观看四周。最后汽车被开动了。这个过程中,还会有人凭着惯性思维不断地修正风吹沙的理论,但更多的普通人和小孩子开始相信这汽车是从另外的源头来的了。”

  赫斯读完这段以后,兴奋得几乎跳了起来。因为他知道人们的信心来自于他们对未来的预测。

  为了加深印象,许世平又让赫斯阅读了一段文字:

  “科学相信独一的自然规律在我们所能观察的时间和空间中统一着宇宙,自然规律是不受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假设进化论完全正确,是一个自然规律,我们看到的将是物种受自然选择而进化。但当人类出现后,这个规律在人类的身上就终止了,因为人类显然是在主动地改变世界。

  这更让我相信《圣经》的真实性。因为科学旁证了(现代)人的出现是一个本质的变化。根据《圣经》,这个变化是神赋予了人灵魂,并与人立约,让人管理世界。当神立约时,自然法则就改变了。”

  赫斯兴趣被完全提起来了,就问许世平还有没有其他段落。许世平说,“难道你希望我们将进化论全面否定,一块砖头砸死吗?”。赫斯就说,“难道进化论本身,对人也有帮助?”

  许世平就说,“既然神造了万物,若我们愿意信,并仔细观察的话,就知道万物都在给神作证。”然后他就给赫斯看了又一段文字:

  “……古代的人们很看重家族的传承。拿俄米在那样的困境下,也没有忘记家族传承的义务。……我们可以从进化论的角度,看一下神对爱和生命传承的重视。

  科学届对有关物种的衍化进程已经有很深入的研究,并按时间构成了一个树状的分布。我们不妨宏观地看一看这个物种树,就会发现推动物种衍化的并不仅仅是物种对自己生命的重视,更重要的是物种对后代的重视(我们可以将这种重视称为爱)。最简单的例子是鱼在水中繁殖,看过《Finding Nemo》电影的人,都知道那个环境下养育后代的风险有多大。于是就出现了两栖动物。我们可以看到有两类两栖动物,一类是在水中产卵,并上岸猎食的,如青蛙类。一类是在水中猎食,并上岸产卵的,如鳄鱼、龟类。人们喜欢青蛙王子,讽刺鳄鱼,其实从物种的角度讲,鳄鱼所处的分支贡献更大,从其中衍生出了鸟类和哺乳动物类。哺乳动物对后代的爱护显然是最高的,所以成为了物种的最高成就。而人的生育困难则将母爱发挥到了最大。所以从上帝的造物上,我们当相信上帝对爱是非常看重的,我们也当相信‘神就是爱’的启示。我们也当相信古人看重家族传承,是符合神的心意的。”

  赫斯看完这段简短的文字后,不由得非常感动。既想起了在另外一个时空的父母,也感谢许世平耐心的劝导。

  许世平却说:“既然上帝如此重视生命的传承,现代社会的发展趋势也告诉我们终究有一天人类社会会毁灭。所以生命传承的最终方案,自然是靠神的救赎,进入与神同在的永生了。”

  赫斯被许世平简简单单的分析震惊了。小时候在教会里,很喜欢听牧师讲故事,也学习一些为人的原则,接受各种行为和道德的训练。从少年时代开始,他接受基督教,都是当着一种道德理念等来接受的。这样,牧师讲道中关于神赐予人“永生”之类的说法,都被他屏蔽在了接受之外。当然,此时他也只是有了一个突破。他还是花了一个较长的时间,才逐步通过各种学习与实践,完全地接受了神赐予自己的永恒生命,真正地归属于上帝和他的儿子耶稣。

  许世平也了解这一点,就回头来,重点地向他介绍了《圣经》启示的“上帝按自己的形象造人”的各种含义。这些含义里,有着上帝对人巨大的祝福和帮助。

  其中一个重点,是当初启示《圣经》的时候,埃及法老自以为神,按自己的形象雕刻了各种偶像,让人们敬拜。所以“上帝按自己的形象造人”,就直接否定了这种荒谬的统治行为。赫斯对这个启示特别感兴趣,因为这针对的,正是希特勒的个人崇拜。

  另外一个重点,是对人赋予神圣的权利。因为在摩西时代,“神的形象”,指的也是那些宗教活动中,人们敬拜的对象。人们雕塑了各种偶像,认为这是神的形象。并希望通过对“神的形象”的敬拜,达到与神交流的目的,祈求祝福,免除灾祸。所以《圣经》启示的“按神的形象造人”,说的是人有一个神圣的权利,这个权利就是人能与神直接交流,而那些泥塑木雕的偶像,是假的,也是神所厌恶的。实际上,《圣经》中提到第一次提到按神的形象造人之后,立即就提到了神赋予人管理世界和其他造物的神圣权利。

  这也同时意味着神不会轻易地以超自然的方式介入人类的活动,因为按照人类管理世界和其他造物的权利,只要人坚持公义和爱的原则,人本应该有能力在这个世界建立幸福的国度。而神也会因为立约,而隐藏自身。从逻辑上讲,这也意味着神对人的各种启示和要求,其中心是公义和爱。

  《圣经》中提到按神的形象造人,后来又提到一个细节,就是先造人的肉体,再造人的灵魂。《圣经》的启示中,“人”的概念是有神所赋予的灵魂的。科学和哲学讲究概念定义。《圣经》中关于人的定义,与科学界研究人的肉体祖先的“人”的概念并不完全一致。进化论不能用于否定上帝。这也进一步强调了神对人的公义、爱、宽容以及各样美德等精神素养的重视。而神对人的帮助,既是靠天地万物给人提供物质需要,更是通过帮助人提升这些精神素养进行的。

  《圣经》还在另外的章节,强调了人的生命的权利,因为人是按神的形象造的。神对人的这种重视,给人对自身和他人的极高的尊重,也要求人珍惜生命,也给人绝大的信心。

  赫斯听了这些内容后,信心大增,就去找德国的科学院院长,想与他一起发表文章,挑战进化论。

  与原时空有些差异,这个时空的德国科学院院长是菲利普.莱纳德。菲利普.莱纳德因研究阴极射线,于1905年获得诺贝尔奖。他对爱因斯坦有些私人恩怨,在原时空,他被纳粹党鼓动,在物理学上与爱因斯坦进行各种争执。

  德国在光电效应的研究上开拓得很早,莱纳德是一位在光电现象研究上很有成就的实验物理学家。他分析了在高真空环境下光电效应的特性和本质,总结出了很多光电效应的实验现象和规律。只是他的发现与当时的理论是相冲突的,经典物理学无法解释光电效应实验结果。直到1905年爱因斯坦发表相对论和光量子理论,才解释了这一现象,因此人们把爱因斯坦的名字冠在光量子理论上。爱因斯坦还因为光量子理论得到了诺贝尔奖。

  即使现在看来,诺贝尔奖评委的决定也是对的。因为从科学突破的重要程度上看,突破光量子理论,需要突破经典物理学。在当时的实验条件下,进行光电效应的实验,其科学突破程度却不是很大。

  但个人的感觉却往往会被自私心迷惑。莱纳德对爱因斯坦一直耿耿于怀。他认为自己应该至少可以分享光量子理论的荣誉,并第二次获得诺贝尔奖。他也因为这种情绪而被纳粹党利用。在这个时空,他更是当上了科学院院长。

  莱纳德听完赫斯大致叙述后,心中也很惊诧。不过他还是很有些犹豫。在他的眼中,赫斯只是一个大学毕业的政治领袖,要求他这样一个著名的物理学家按政治思路去发表论文,实在是太过分了。实际上,纳粹党也只是鼓动他与爱因斯坦争锋,却没有介入任何具体争执的内容。

  赫斯毕竟是年轻人,急于求成。又刚刚穿越不久,还没有形成那种沉稳地处理事情的心态,就拿话逼他。

  赫斯说:“我们的科学家在考古上造假了,现在英国的攻势咄咄逼人,我们必须反击他们的指控。我们自己也要作调查。这件事情,可以由你们科学院自己内部调查,也可以由盖世太保(秘密警察)来查。”

  莱纳德顿时脸色煞白。他明白纳粹党的秘密警察的恐怖。同时他也明白对方不是冲着他著名物理学家的身份来的,而是冲着他这个“科学院院长”的身份来的。“科学院院长”这个身份既给了人荣誉,也在某种程度上约束了人。

  他赶紧表示愿意由科学院自己调查这件事情,并且要按照赫斯的“指示”,好好地想一想。

  莱纳德按照赫斯提供的线索,去咨询了牧师,查考了《圣经》。尽管是被赫斯逼的,却大有收获。当然,牧师听到这个消息后,也专门组织了人为他祷告,并给了他各种神学知识方面的讲解和帮助。

  最后,莱纳德根据自己的体会写了一篇文章。其中用基因组合和宇宙的知识来计算生命形成的概率的那段,自然地改成了用蛋白质的分子结构等和地球年龄的知识来计算,因为这才符合当时的科学知识。不过他还是不同意在专业的学术杂志上发表挑战进化论这样的文章,因为这些道理太浅显了。

  赫斯的反驳是难道只有科学家才有资格认识上帝。莱纳德通过这一段时间紧张的研究探索,内心谦虚了很多,但原则性也强了很多,坚决不同意在专业杂志上发表。

  赫斯也改变了自己的意见,没有参与发表这篇文章,因为许世平认定以纳粹党的形象发表这样的文章会起反作用。许世平还引用了《圣经》“十诫”中的第二条诫命,“不可妄称耶和华(上帝)的名”,以此告诫赫斯。

  最终是在普通媒体上由莱纳德个人性地发表了关于尊重生命的文章。莱纳德变得非常谦虚,他并没有直接去回答自己下属的研究部门在有关雅利安人的历史上造假的事情,他还是同情这些被逼着造假的人。但他却表明了自己悔改的心意,对自己与爱因斯坦争诺贝尔奖表示道歉。这样的行为反而赢得了媒体普遍的赞扬。

  赫斯当时性急,逼莱纳德发表文章。后来也有些悔意。就想去和解,却不知如何入手。

  许世平就给他讲了英文的”understand”这个词。英文的理解这个词,字面上看是(谦虚地)站在下面的意思。这种谦虚的心态,既帮助自己理解,也帮助相互谅解。这件事倒提醒了赫斯。在这个时空,他是德国总理,不由得有点心高气傲。但在原时空,他只不过是一位普通大学生,若能有机会见到莱纳德这样的获得诺贝尔奖的人物,不仅会是毕恭毕敬的,更会觉得是一种极大的荣幸。

  所以他就特地拿了一点东西,上门道歉。莱纳德以为他又来找麻烦了,但碍于自己科学院院长的身份,又不得不接待他,就铁青着脸让他进了门。心中却在嘀咕着什么时候将这该死的科学院院长职务辞掉了,当一个自由自在的科学家。

  赫斯打开了他拿着的东西,原来是一瓶上好的法国香槟。然后他就道歉,并说道:“我最喜欢踢足球。踢足球的时候,看到谁离球门最近,自然会把球传给他。而那将球顶进去的人的欣喜是最大的,也是最受欢迎的。”

  莱纳德听了,这才心情有些好转。两人喝了点香槟,莱纳德想说点幽默的话回应赫斯。正好这些日子他都在根据地球的质量和年龄来推算蛋白质分子不可能从地球上随机产生,脑袋里转的都是这个念头,就没好气地说:“砸在我头上的不是一个皮球,而是一个地球。”

网文30年后将会怎样?

严肃网文第二期,更多好文敬请期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