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高塔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计划

高塔之旅 头戴西瓜汪 2021 2019.08.13 12:39

  普通的魔物平时并不会有任何的生理现象,不吃,不睡,只会按照随机但又有一定规律的路线进行移动,犹如傀儡一般。

  系统会每隔一段时间重置高塔内的魔物,以保证材料的产量,俗称刷新。

  当魔物感知到探索者入侵或者遭受到攻击时它们才会展现出生灵该有的样子。

  但【记名】魔物不同,它们是真正有血有肉的存在,并且拥有属于自身的独立思想。

  它们不会拘泥于某一片领地,也会猎杀其他魔物,吞噬其心核使自身变得更为强大。

  现在的魔物研究课题当中便有一个是关于:记名魔物是否拥有系统的研究。

  “两只高阶的记名魔物,一雌一雄,而且产下了后代,真不知道这概率得有多小。”说着说着阿婆也不禁叹了口气。

  两只记名魔物诞下后裔不是没有先例的,但绝大多数都是低阶魔物,全世界不超五十例。

  根据研究人员对以往低阶魔物后裔的观察,发现它们在生长发育各方面都和真正的生命没有任何区别,它们也会经历幼儿,青年,壮年和老年,然后死去。

  “这颗珍贵的卵回到方天世界,便被黄昏女士的一位耀日级探索者取走,安布吕托斯,八阶【生物研究大学士】。

  他有一项专属的个人技能,克隆研究。通过消耗大量魔力将得到的符合条件的生物细胞催生成完整的个体。

  一批又一批的噬灵兽复制体被他催生了出来。

  但这其中产生了一个问题,复制出来的噬灵兽很快便因为【存在】不被系统认可而死亡,即便投入大量的灵气也无法维持它的生命。

  这时便有人提出一个方案:'既然是存在不被系统认可,那我们让它获得认可就好。

  比如吞噬某种具备存在性的事物,噬灵兽原本就有吞噬万物化作己身的特性。'

  这一解决方案很快得到赞同,经过反复地争论和推演,他们决定把年幼的孩子作为祭品,因为他们即便没有觉醒,其存在也是被系统认可的。

  也正是因为他们没有系统的保护,对年幼的噬灵兽来说不存在任何威胁。”

  平铺直叙的话语描述的是血淋淋的现实,隐藏在背后的毫无人性的计划听得罗恩是脑袋直发热。

  紧咬着牙关,握紧的双拳忍不住再发力,一丝鲜血从掌心流了出来。

  只有这样他才能保持应有的冷静与理智。

  “为什么?一个高阶魔物就这么珍贵吗?值得用那么多无辜孩子的生命作为祭品吗?他们凭什么!”罗恩压抑住内心的愤怒向阿婆问道。

  阿婆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松:“一个高阶魔物当然不值得,但一群高阶魔物就不同了。

  一旦解决了存在性问题,只要再加上一张主仆契约书,一团庞大的灵气,一段漫长的生长期,他们便能组建出一支高阶魔物军团,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听到这罗恩才反应过来,理由其实很简单。

  根据去年的青林市职业者数据统计,整个青林市四百多万人口,仍在进行探索的月辉级探索者不到六千人,其中大多是四阶。跟高阶魔物相对应的耀日级探索者仅有两位。

  高阶魔兽军团一旦组建成功,恐怕世界的势力格局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个方案经过旅团高层推演过后,便立马开展了起来,他们在全世界不同的分区首府建立起据点,包括华夏的燕京,魔都,新粤,北俄的圣彼得,墨斯克,联合美利坚的华盛顿等三十多个城市。

  这些大城市人口众多,高塔林立,加上他们原有的人脉基础,这个计划被他们掩得是密密实实。

  直到仪式开始的前几天,部分城市的探索者公会才发现不妥,但也有些城市压根就没反应过来,等收到消息组织部队前去搜查,祭祀场早已人去楼空,连仪式法阵的痕迹都被抹得一干二净。”

  “你还记得你是在哪里获救的吗?”阿婆对着罗恩问道。

  “记得,在魔都下城区,救我的是魔都特别行动队第一大队,队长蔡施恩及其麾下七名队员。”勉强平复好心情的罗恩回答道。

  他怎么可能忘记,阴冷的气息‘啃食’着他,如果有得选择,恐怕当时的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拥抱死亡。

  然而脑后的那根钢针让他无法昏死过去的同时,更是限制了他的活动能力。

  躺在冰冷的石板上,侧着脑袋,视野中的其他孩子不断死去。

  鲜血染红了祭祀场,那疯狂大笑的祭司长脸上长有几颗痣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就在气息开始深入他的脑门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威压从上而下镇压了整个仪式场。

  一直狂笑的祭司长仿佛被人按了暂停键,笑声戛然而止,随后便化作沙砾四散而去。

  罗恩还没来得及高兴,脑后一松,钢针不知为何莫名消失,他就此昏死了过去。

  “看来你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多少有点了解。过后能直面这件事的幸存者可不多。”

  阿婆一挑眉头,从仪式场上幸存下来的孩子不多。

  三十多座城市,数百名被献祭者。被救下来的孩子包括罗恩,肖琳肖恩在内也就二十一人,其中醒后自杀的就有九人。

  “我所能了解的也就这些。除此以外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罗恩说道。

  “这一切都过去了,继续听下去吧,有些事我认为你是应该知道的。

  克隆出来的噬灵兽想要获得足够的存在,不是一个孩子便能提供的。

  所以在准备计划当中,有一项便是收集足够多的适龄儿童。

  他们通过组建起一个宗教团伙,开始对一些退役的低阶探索者家庭种下心灵暗示。

  华夏地区能及时发现这场献祭的蛛丝马迹,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各地治安部队都会对宗教事务进行谨慎排查。

  但有些地区因为历史原因,并不会刻意重视这一方面,最终导致获救的幸存者少之又少。”

  “....听起来那些信徒也是受害者,为什么他们也被处决了?只要净化掉所谓的心灵暗示,汪灵她们也不用成为孤儿了。”

  罗恩想起刚进孤儿院时,年仅七岁的汪灵一直哭着找爸爸,眼泪鼻涕流得满脸都是。

  更小的天一则是一直试图离家出走,子涵不爱说话的毛病或许也是因为那段时间突然离开亲生父母所导致的。

  “被种下心灵暗示的信徒当然被当地公会送去治疗了,而且都成功康复。

  但没有被种下心灵暗示的,又何来净化一说呢。”阿婆说到这,也是长叹一口气,人的阴暗面是不能随意揣测的。

  罗恩低着头一动不动地听着,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