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高塔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抉择

高塔之旅 头戴西瓜汪 2188 2019.08.14 09:15

  罗恩可不知道阿婆皱眉的原因,只以为阿婆在为他担心。

  他所接触的知识层面还是太过浅薄,没能理解阿婆那段话所代表的意义。

  “第三种方法就是把你们纠缠的意识体切裂开来,你的主体意识吸收它的部分意识,同时它也一样,吸收你的部分意识。

  少部分的意识融合虽然会带来冲击,甚至在一段时间内会略微偏移你的意志,但问题不会太大。

  最终你们会形成两个独立的个体意识。

  但这还没有结束,你们两个必须要保持意识的清醒,特别是罗恩。

  一旦你昏迷过去,我又无法强行突破你的心神世界,那么你们的意识体就很有可能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互相吸引,相互融合,毕竟你们各自带有部分对方的意识体。

  这种情况下你很有可能被彻底吞噬,终归它是一只魔兽,各方面都比你强。

  还有小家伙,我知道你也能听懂,听好了,如果结局真的是这样,我不介意连罗恩的意识体一起泯灭掉。”阿婆说着眼眸崩发出一阵幽蓝的寒光,直视着罗恩,或者说罗恩脑海内的小家伙。

  罗恩被阿婆突如其来的操作吓了一跳,看着那泛着蓝光的眼睛,仿佛身躯和灵魂都在被冻结。

  喵喵。

  下一刻他的灵魂深处回响着呓语,这次依旧听不懂,但却能理解了。

  “阿婆...它好像说它知道了。”罗恩觉得这很扯...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出来。

  但他没有告诉阿婆,脑海里的存在让他倍感温暖,忍不住想去亲近,跟六年前那道彻骨的寒意完全不一样。

  闻言,阿婆点了点头,眼里的蓝光就此散去,“很好,接下来就是重中之重了,各自形成单独意识之后,小家伙你就要把罗恩最后的精气属性给吸收个一干二净...”

  “等会,等会!那我不就死了?!”不等阿婆说完,罗恩急冲冲地就开口打断道。

  “是的,只剩意识体,身体虽然还在,但精气属性已经归零,在这方世界的规则看来,你是已经死了。

  你的意识体也会因为精气属性的缺失而陷入黑暗,随后在规则的作用下消散。

  但这一切都是需要时间的,如果在你意志体消散之前,你的身体吸收到足够的灵气,提升三维属性,你就可以‘生而复生’。”

  阿婆看着激动起来的罗恩,眼神里不带有一丝情感,平静得吓人。

  在这道目光下,罗恩深吸了一口气,两只手的手指紧紧交叉,这是他内心极度不安时会做出的习惯性手势。

  等到罗恩压制住自己的情绪,阿婆再度开口到:“本质上来说你意识陷入昏迷,是不可能吸收外界灵气的,但它可以暂时接管你的身体。

  它融合了你一部分的意识体,即便操作难度很大,吸收效率会很低,但也可以在你被规则抹杀前,让你活过来。

  而它也会在规则的作用下从你的脑海里出来,在外界形成新的身躯。这样就完成了个体的分离。”

  房间很安静。

  阿婆说完第三种方案之后就静静地看着罗恩,没有给任何建议,也没有半点暗示。

  窗外的阳光变得越发毒辣,时间在悄然不知中流逝。

  “阿婆,我们回来了,你要的东城区安家老字号的【如玉鸡】,我们买回来啦。”汪灵响亮的声音即便是隔着房门,听得也是清清楚楚。

  陈小晓之家虽然位于中心城区,但却是比较靠近西城区的,来回一趟安家老字号,起码得花两三个小时的时间。

  毕竟他们家的交通工具就只有一辆单车,那玩意可载不了五个人。

  “你一个人好好想想,不急于一时,也不要对它有什么顾虑,记住:只要你想,阿婆保证它翻不起什么风浪的。”

  ‘’咔嚓”,阿婆说完,便出了房门,顺手把门给带上。

  房间再次安静了下来。

  阿婆一走,罗恩便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走一样,肌肉提不起半点劲。

  膝盖微微一曲,整个人便顺着重力砰的一声砸在了床上。

  双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上面有着灰黑的霉斑和残余的蜘蛛网。

  感觉时间在飞速流逝又感觉整个世界都静止,罗恩选择放空自己的大脑。

  按照常理来说,一是最安全的,但也是收益最低的。二是有着一定的风险,但收益也很惊人。

  罗恩不是傻子,他很清楚这些情报不是一个普通孤儿院院长能接触得到的,阿婆的背景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虽然六年来一直过着清贫的日子,但他没有一天是不开心的。

  唯一的担忧就是家里的经济条件会影响弟弟妹妹们追求自己的梦想。

  想着这些,罗恩不由得笑了笑:真好啊,既然阿婆能对他坦白,那么也应该做好出血补贴家用的准备了吧。

  如果阿婆知道他回神后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向她要钱,估计又得抄起拐杖,狠狠地教训他一顿了。

  (呐,当初我隐约记得那股‘啃食’我的气息有部分渗进了我的脑子里,那是你吧。吃我吃得这么着急,你是不是特别怂特别怕死啊?)

  罗恩躺在床上,眼神早已失去了焦距,心里等着它的回应。

  喵~。

  意识的交流真的很神奇,明明只是一声长吟,他却听出了慌乱和不安的情绪以及理解了里面蕴含的长长的一句话。

  (是吗,看来当初那些人真是坏得流油,给复制体种下暗示仅仅只是为了激发凶性。

  但你知道吗,你杀了很多很多无辜的孩子,他们的人生还没扬帆起航就因为你......)

  喵喵。

  喵………

  (我也不是怪你……算了,你也只是一个受害者,都是受害者就不要互相伤害了。抱歉,我只是心里突然有点难受。)

  喵呜。

  “哈哈...放心吧,都几年了...都,几年...了,啊啊....啊。“独自一人在房间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又突然拉起被子放声大哭,宛若一个神经病人。

  喵…

  喵。

  ………………

  叩叩,“哥哥,准备吃饭了。”肖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嗯,等下就去。”罗恩尽量压低嗓音,不敢说太多话,以免沙哑的声音让肖琳察觉。他已经哭够了。

  不妙啊...声音沙哑可以不说话,或者说不舒服掩盖过去,但这通红的双眼可咋整?罗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苦恼。

  喵。

  “闭嘴,刚才只是昨晚的后续,我只哭了一次,懂吗!”

  虽然罗恩想摆出杀气腾腾的样子‘说服’它,但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就像要断气一样,实在没有威胁力可言。

  但小家伙很识趣,它闭上了嘴,自己一只兽暗地里偷着乐。

  罗恩好像感觉到它的心情,摇了摇头,跟着笑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