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夏时经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萧然之死

夏时经年 南阿阿 2807 2019.03.15 13:20

  没想到此事真成了。

  陆萧然一大早便去敲顾云轩的房门,然后赖着非跟他回流云山庄不可,称被筵席的乱斗场面吓破了胆儿,又因为他的伤受了惊,想换个地方恢复心绪,挑来挑去觉得流云山庄是个好去处。

  夏珺与叶空城就这样眼看着陆萧然死皮赖脸地闹着,没想到顾云轩不知出于什么考虑,竟然同意了。更让夏珺没有料到的是,竟然拿到了。

  三天后陆萧然便托人带回来消息,说火舌草到手,他已经在返回路上了,让两天后夏珺他们去陆府外西边的树林迎接他凯旋。

  夏珺与叶空城按照陆萧然信上所说时辰去往树林中。正值深秋,黄叶满地,枯枝萧索,但夏珺的心情却是昂扬的,她想到叶空城一旦得了这味珍贵的草药,便可以将他的病症彻底治愈了,以后也不用忍受这许多折磨,心里便不由自主地明朗起来。

  林中并无一人,只得些蝉鸣鸟叫,以及夏珺二人踩踏于枯叶上的“咯吱”声。

  突然,叶空城停下脚步,双眉紧皱,神情警惕,似乎察觉到什么不寻常的情况。

  “怎么了?”夏珺看叶空城神情不对,忙也停下来问道。

  “林里有人。”

  “是萧然?”

  “不,还有别人。”

  夏珺也屏息留神,感觉到好像前方确实有什么动静。突然,她的心极速跳动了一下,有些不详的预感。

  “走,去看看。”

  说着两人步伐更加轻快,一路奔走,一边全神留意着四周动静。

  慢慢地,夏珺确实看到前方有两个小黑点。

  待到看清时,景象让夏珺惊愕不已。

  是梁景行。

  此刻他正拿住了陆萧然,掐住陆萧然的脖子,后者被掐得喘不过气,只能咿咿呀呀地无力挣扎着。梁景行见夏珺与叶空城一同赶到,神情更加阴冷,双唇抿着,手上力道也加重,让陆萧然快晕眩过去。

  夏珺不知他是碰巧遇到陆萧然,还是专程在此拦截,并且还挑他们赶往这里的时刻,就像是故意要让她看见。

  “梁景行,你要做什么?把萧然放了!”夏珺厉声喝道。

  夏珺的语气让梁景行面色一黯,神情中闪过一抹吃痛。

  “攻击陆府的计划算是失败了,我来挽回些损失。”

  “你的真正目标根本不是陆府,只是闻道大师而已,你既已经达到目的了,为何要跟萧然过不去?”

  “我已经大闹了陆府一场,你觉得陆开运会放过我么?既然不会放过,我何不名正言顺地背上罪名。”

  “萧然不是武林人士,并不参与门派之争,他既无心于此,你又何必滥杀无辜呢?”

  “无心于此又怎样,他的出身,就决定了他不能独身事外,他的身份,就决定了他要为此付出代价。”梁景行的一番话,似在说陆萧然,更似在说自己。

  “还有,我劝你不要用些花招暗器,不然我可以在一瞬间就让陆萧然没命。”梁景行突然转头冲叶空城说道。

  一直在旁沉默的叶空城缓缓开口:“我无需用武力,我们可以谈判解决。说出你的条件吧。”

  叶空城的神情淡定而平静,却好像能将梁景行拿住一般。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想谈条件?”

  “你若是仅仅想杀陆萧然,两天的路程,随时可以动手。但你偏挑我们约见的时刻下手,就是为了让我们在场,挟住陆萧然,然后谈条件。”

  “叶公子果然敏锐。”梁景行冷笑着说道,“可惜叶公子是不会喜欢这个条件的。”

  这时,梁景行看向夏珺,神情阴鸷地一字一句说道:“杀、了、叶、空、城。”

  “什么?”

  “杀了叶空城,我就将陆萧然放了。”

  夏珺不可置信地看着梁景行,又转头看了一眼叶空城,见他也正看着自己,神色波澜不惊,似乎梁景行要求杀掉的人不是自己。

  “你舍不得杀掉叶空城,陆萧然便不能活了。”梁景行继续逼迫道,“怎么?你不是很疼惜陆萧然么?下不了手杀叶空城?”

  夏珺看着对面的梁景行,他的声音,他的神情,他的要求,对她来说如此陌生。那不是同她一块长大的温文尔雅的少年郎,是个嗜血恶魔,她早已明白梁景行已经变了,但现在的他,依然让她不寒而栗。她努力想从对面那个人中看到少时依稀存在的样子,但是她看不到。

  夏珺知道,陆萧然固然在她心中有重要地位,但叶空城,不知何时,占据了更高的位置......这并不是一个选择题,两个人无论是谁,她都不愿舍弃,她想劝说梁景行冷静下来,唤回他的良知。

  “景行,”夏珺突然柔声叫了他的名字,直视他的双眼,一步步缓缓上前,“不要一错再错了。”

  “不要过来!”梁景行突然怒吼道,“下不了手是么?叶空城对你来说如此重要么?!”

  “我不能杀他。”

  梁景行看着夏珺,没有说话,眼里饱含哀伤、矛盾、挣扎。但最终,不知他下了什么决心,另一只手颤抖着抽出长剑,飞速刺向陆萧然。

  “不——”夏珺痛苦地呐喊道。她万万没料到梁景行居然真的会下手,她真的已经,完全不了解他了。

  只一瞬间,剑穿过陆萧然胸膛,梁景行将剑抽出的一刹那,鲜血飞溅,陆萧然倒地,伤口周围殷红的鲜血渗出,慢慢染上蓝色衣料,光晕一般一圈圈扩大......

  这一切都仿佛发生在梦里,夏珺眼睁睁看着梁景行杀了陆萧然,却来不及做什么。一旁叶空城倒是迅速反应过来,提剑跃向梁景行刺去,两人交战起来。

  “与其有时间杀我报仇,不如先想办法救他。”梁景行趁间隙冲叶空城喊道。

  叶空城闻声停下手,梁景行得空便一跃而去,身影消失在树林中。

  夏珺这才半回过神来。她顾不得其他,趔趄着奔向地上躺着的那个蓝色身影。

  夏珺在陆萧然身边蹲下,唤着他的名字,见他勉强地睁开眼,口中倒吸着气。叶空城跟在她身后站着,也注视着陆萧然,默默无言。

  “萧然,你等着,我带你去陆府就有大夫了。你一定会没事的。”夏珺一边用双手捂着他胸口的伤,一面慌乱而不知所措。她怎么都止不住血,她将衣袂下摆撕扯下一大块,想要按在陆萧然的伤口上,但仅仅几秒钟便被染透了。

  “萧然,我...我止不住血...怎么办...”夏珺六神无主,大脑一片空白,眼里只有大片的鲜红,满世界满世界都是鲜红的血。

  陆萧然用几乎听不见的呢喃声说着什么,手指很努力地抬起,指向自己胸口。夏珺会意,伸向他的胸口衣襟内,触摸到凉凉的枝叶物,拿出一看,是通红通红的几支植株。

  “火...舌...”陆萧然努力地发出声音。

  夏珺看着手里这几株植物,眼泪止不住地流着,滴在这火红的花叶上,却没有让其红色褪掉丝毫。

  “不哭...我很...高兴...能为你们...做点什么...”陆萧然的手试着往上举,想用手指轼掉夏珺的眼泪,但只到一半,力气便用尽了,就这样垂了下去。

  陆萧然眼神里的光彩随着落下的手也散去了,就这样安详地躺着,没有狰狞,没有扭曲,他看起来如此平和,如此静谧,就好像熟睡了一般。一片黄叶铺就的画面中,这一抹蓝色显得如此艳丽,如此耀眼,但于夏珺来说,却是不忍卒视的锥心之痛。

  她缓缓地站起身,拒绝了叶空城的搀扶,只是平静地将火舌草放到他手中,然后用空洞的语气说道:“我们把萧然带回去吧。”

  叶空城没说什么,俯身将陆萧然的身体托起,跟在夏珺身后,看着她单薄的身影一步步地向前走去。

  那个眼睛亮亮的少年,那个意气满满的少年,那个笑容狡黠而调皮的少年,那个气质温暖而干净的少年,那个把《阿房宫赋》当做功夫教她的少年,那个为朋友两肋插刀不惜与世界为敌的少年,是她在这世上见过的最纯净的灵魂,就这样永远地合上了双眼。

  夏珺悲痛到无法呼吸,突然一口鲜血吐出。

  萧然,记得我们最初相见时,你说过想去九寨沟,我会带你去的。

  但在此之前,我要为你报仇。

  粱景行,我要让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过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