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天朝上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夕阳西下

天朝上国 阿菜 4532 2006.04.05 10:40

    “喝——!”那大汉大喊一声,一剑劈在一个山贼的盾沿上,将他的盾荡开,随手一个反撩,那山贼的颈部顿时出现个大口子,血汩汩的流淌出来。

  “好”他身边的千里大声喝彩,同样是极为豪爽的人,同样是崇拜力量的武夫,自从冲下山来后,他们两人就并肩做战,配合着击杀山贼,极为默契,如若双塔一般挺立在战场,走到那里就把那里的山贼扫光。

  我是谁和霸王两人同样不甘示弱,仿佛斗气一般,恶狠狠的扑向山贼,只可怜了这些无辜的山贼了,成了他们的泄气桶。

  玩家们的赶死队杀入重围,山贼们不得不掉过头来对付这群士气极高的勇士。就在这一瞬间,东方敏锐的抓住了机会,他率领着20名玩家从侧翼的最薄弱处直刺而入,一鼓作气冲到了阿菜的身边,此时却只见全身罩着铁甲的阿菜早已仰面倒在了血泊之中,一个山贼正在用刀柄砸他的盔甲,想把盔甲打烂。

  西门上前一剑劈飞他。“大哥——”,小小疯狂的抱起阿菜拼命的摇他,埋头痛哭。

  他死了吗?他死了吗?他死了吗?小小不禁悲从中来。难道这就是他的下场吗?

  西门一把压住情绪激动的小小,不让他再摇晃阿菜,冷静的说道:“他还没死呢,激动什么啊,死的话早就爆出一件装备来了。(玩家死亡一定时间尸体不消失,装备爆出一件)”

  西门的话一下就让小小停了下来,沉默把小小的手拔开,将阿菜平躺的放在地上。把他的铁头盔摘了,露出阿菜那张如孩童般的笑脸来。众人围在四周默默的看着躺在地上的阿菜,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开心,甚至在将要死的时候都笑的这么灿烂。

  沉默简单的检查了一下阿菜的身体,然后平静的说到:“很幸运,是脱力晕倒的。身体上只有一些不大的擦伤,手掌虎口裂开了一道口子,此外还有冲撞造成的内伤,其他的就没了。”

  西门极为惊讶:“呀,这么说来他的盔甲真不错啊!有机会,我也去弄一套来穿穿。”

  梦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说你不幽默一下你会死啊你,等你穿这盔甲的时候我估计都是五六十级了。”

  “呵呵,我倒有个办法很快能穿上一套。”

  “哦,什么办法啊?”

  “这套盔甲已经烂了一半,我估计老大也不会再穿了,我让他送给我,虽然防御不行,但是打上蜡,粉刷一下,摆个造型还是挺酷的。” 西门边说边摆造型,惹得梦蝶一阵呵呵的娇笑。

  小爱把阿菜的头额乱发理好,帮他擦去了沾在脸上的轻微血迹,有些焦急的问:“怎么会脱力呢?虚拟游戏不可能脱力啊?是不是其他什么原因啊?”

  沉默摇了下头:“是大脑消耗过度造成的,倒跟其他的没什么关系,他现在其实是昏睡过去了,等他醒来就好。”

  众人纷纷点头,见阿菜无事一部分人就开始加入杀怪队伍中去,只留下四个人在他身边护卫。小爱,小小,西门和沉默团团围着紧紧背对他,小心的盯着周围正在撕杀人群,其他人则在附近杀怪。

  好闷啊!阿菜痛苦的呻吟了一下,可是没人理会他。阿菜再次痛苦的呻吟了一下,依旧没人理会他。阿菜受不了了,哭泣道:“各位老大,可以松一松吗?”

  四人还没醒悟过是怎么回事来,只是直觉的齐声说:“不可以。”却依旧盯着战场丝毫不放松,似乎担心某个山贼回突然从地上蹦出来要迫害老大一般。

  小爱头也不回的问道:“你想干吗?”

  阿菜痛哭:“我快被你们几个憋死了。”

  四人顿时大跳开来惊喜道:“老大,你醒了。”只见阿菜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半响才缓过气来,生气的问道:“你们几个干嘛呢?怎么不去杀山贼啊!堵着我干嘛,想谋财害命啊!想就早说啊,我又没说不让。”

  小小尴尬道:“我们这不是在保护你吗?”

  阿菜转头四望,就这么些山贼还保护什么啊!阿菜立刻说:“不用了”,然后躺在地上身体缩了起来,用盾往上一罩,活脱脱成了一个大乌龟。乌龟壳里憋出几句话来:“我先睡一觉,打完叫我啊!别忘了。”马上又蹦出句话来:“地上的装备都拣起来用,别把宝贝空放着。”

  小爱狠狠的看了下乌龟壳,撇了撇嘴:“好心没好报!等下忘了才好呢!晚上叫你喂大灰狼。”却不去杀怪,只在一旁坐了下来。

  小小听了阿菜的话,把剑收起,好奇的捡起一把木弓来。这玩意他从小到大还真没玩过呢,不知道好不好玩。

  捡起地上的一支箭,小小向山贼瞄准,左手握住弓身,也不知道姿势是不是正确。右手有些不稳的拉着箭,摇摇晃晃的。

  小小不敢轻易的放箭,怕伤到同门,等那同门和山贼交碰了一下分开,小小立刻放箭,轻飘飘的箭飞射而出。

  “啊——!”一声,杀猪般的惊天惨叫声,震撼了整个战场。

  小小立刻欢呼起来——一箭中地,天下神弓手,莫过于此了。

  阿菜死命的抱着屁股,凄厉的又叫又跳,像个被剪了尾巴的猴子一般——只见一支弓箭,以不可思议的,无法想像的,极为刁钻的角度插在他的屁股上。

  阿菜悲愤的朝四下看去,发誓要找出迫害他屁股的真凶。却见整个战场的人都像被卡住了一般停下来,瞪大了眼睛看着这边。阿菜极度幽怨的目光所过之处,全都纷纷惊跌爬退。

  山贼们纷纷惊退:这魔头怎么还不死啊?

  武当弟子纷纷惊退:老大之怨,与众不同。

  却唯有小小拿着把破弓像个小马猴一般在那里手舞足蹈,不知死活的兴奋异常。

  丫的,敢射我屁股,看我怎么收拾你。阿菜一蹦一跳的来到小小面前,压住他的头劈头盖脸的就一顿海扁。

  阿菜拳打脚踏,怒道:“还敢不敢射我屁股了。”

  小小被打,连忙抱头,听了声音终于知道他射的不是山贼,而是阿菜的屁股了,不由痛哭:“大哥,我下次再也不敢射您娇嫩的屁股了。”

  阿菜愈怒:“那你是要射我其他的地方了?”

  小小凄哭惨叫:“不敢,以后凡是您老人家的XX,我坚决不射;凡是您老人家的XXX,我坚决不射;凡是您老人家的XXXX,我坚决不射。我一定高举‘三个凡是’的口号,坚持十年决不动摇。”

  阿菜听了深感满意,从小小的身体上跳了下来,对小小大是一番表扬和鼓励后,一拐一跳的跳到一个干净的地上正要躺下,却发现战场上一片寂静。阿菜尴尬的摸了摸头,转头对大家友好的笑了笑说:“哎,没事了,大家继续,就当我不存在好了。”说着又趴在地上龟缩起来。

  战场上顿时杀声一片。可是,阿菜百丈之内,却连个蚂蚁都找不出来。

  苛政猛于虎。所有的蚂蚁窝都在老蚂蚁的带领下迅速开始了长途迁徙,只怕迟了一步就被这大魔头闻出味来,捏起来给吃了。地下的爬虫躲在洞里瑟瑟发抖,紧紧的相互抱着生怕被大魔头俘虏去做压寨夫人了。天上的飞鸟不敢掠过,生怕被熬成三鲜汤,战场的流矢要绕道走,生怕被这魔头生撕活吞了。

  在无比英勇的武当勇士的努力下,N小时后,山贼们被彻底消灭了。

  众人远远的围了阿菜一个大圈,议论纷纷。小小对小爱接耳道:“你去叫醒他来,你不怕他。”小爱恐惧的慌忙摇着头说不去,转身又小声的对梦蝶接耳道:“姐,你去吧。”梦蝶惊慌:“他会要我命的”转头对西门:“你去,你去,你跟他交情好。”西门拿了巾帕擦着冷汗:“你这不是要我命吗?”连连摇头,推沉默去,沉默哪有那么傻啊,又推秋天去。这推来推去的——

  最终,还是小小被推了上去——反正都被扁过一次了,肯定有丰富的挨打经验,再被扁一顿也应该没事。

  小小捏手捏脚的轻步过去,敲了敲乌龟壳——没反应,再敲,还是没反应。小爱看了不爽,拣了个小石远远的一甩,“当”的一声,直接命中龟壳。

  龟壳突的爆发掀开,阿菜跳起来满脸的恐慌,四下惊望,只以为神秘高手再次惊现,却见四周压压一片,他正被众玩家围着。

  阿菜愣愣了起来,朝四周打拱说:“各位兄弟早上好,吃完早饭了吗?”

  小小连忙低声提醒他现在是下午了。阿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众人纷纷走上前来,小小和小爱扶着他。那与千里一起战斗的大汉赞赏的拍了拍阿菜的肩膀说:“兄弟不错啊!一挑N,够豪气,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阿菜呵呵傻笑,睁亮了眼睛问:“大哥贵姓?小弟能交大哥这个朋友也是三生有幸啊!”

  大汉笑道:“我叫‘天魁’,托大,你叫我一声魁哥就行。”

  “魁哥,那小弟这有礼了。”“哈哈,不敢。”

  众人收拾好战场,把所有的战利品都拣了,准备回去。

  阿菜招手朝众人说道:“各位,阿菜在这里谢过各位了。本来说好了是我一个人来打的,结果把大家给拖进来了,还造成了不小的伤亡,我在这里先说声对不住了,非常抱歉。”

  我是谁大声说道:“老大说那里话,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如果真的只让老大一个人在这里战斗,我们还算是人吗?”转身对众人又说道:“大家说对不对?”

  众人一起响应,连声说是。

  阿菜听了极为感动,深情的说:“各位兄弟姐妹们,谢谢你们的支持了。不过,我在这里还是先问大家一下,关于这战利品的分配问题,省的事后麻烦。”

  众人全都安静下来。战利品的分配事关每个人的利益,一但处理不好,极容易激发矛盾,菜老大想怎么分配战利品呢?每个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死在老大手里的山贼快接近总数的一半了,他分大头也是可以接受的,关键是剩下的怎么分?死去的人得什么?每一个人都陷入了沉思考。

  阿菜见众人保持沉默,他也没急着说话。只是静静的站着,看着众人,似乎想等谁来回答。

  这时一个兄弟站了出来说:“老大,不如这样:所有的兵器都卖给系统商店,只留下盾牌。盾牌分给在场人,钱您的一半,死的人得一半。大家看怎么样?”

  他回头看众人,可是没人回答他。大家听他说完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最好的盾牌留给自己,用处差一点的东西留给菜老大和死去的人。可是问题在于谁会这么傻呢?盾牌都被在场的分了,死的人还不闹翻天啊!盾牌是游戏初期快速升级的最好装备,钱并不是什么都能买到的的。

  没人回答他,这个问题又留给菜老大了。

  阿菜苦笑着摇了摇头,最后还是开口了:“这样吧,盾牌在场的人都分了,不够分的再的钱。剩下的钱再分给死去的同门吧,死的人不多,应该够分了。”

  众人纷纷嚷了起来“这怎么行呢?你多少分一点啊!不能白白来一趟啊!难不成还真让你出力不得好处吗?”

  阿菜摇头说:“我不需要什么,大家分了就是了。如果死去的同门还有什么怨言的话,大不了我下次再来打一些就是了。”

  “就这么说定了。”阿菜在小小和小爱的搀扶下要走。

  我是谁快步过来,把小小的位置抢了,扶着他左手笑着说:“小心,兄弟,你的屁股收了伤,还是我来扶吧。”

  霸王也跟着把小爱的地方抢了,扶着他右手一张灿烂的笑脸:“兄弟,你可真够厉害,这么打都死不了。我应该好好学习啊!”

  夕阳下,一行斜影。三个未来的“伟人”领着武当日后最“强悍”的精英们,走在了荒野的路上。战场上的血迹,尸体,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淡去消失,最终,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完全淡去了。草,依旧在摇曳,风,依旧在吹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