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天朝上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武当群英

天朝上国 阿菜 3705 2006.04.03 18:41

    “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一起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空旷的荒野上,声音从无到有,从心中默想到口中低吟,低沉的声音,穿透了众人的心房,穿透了战场漫天的杀气,穿透了天上的云层。

  也不知是谁带的头,众人开始吟唱起这首《侠客行》来,或许是一个,又或许,是所有人,仿佛只有这首歌词才能表达出他们此刻共同的心声。

  眼前的荒野上,阿菜已经战了好几个小时了,为什么他还在苦苦支撑?为了谁?为了他自己吗?还是为了我们?

  ——然而,这些已经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阿菜需要休息了,他太累了,太累了,这么久,他一个人,怎么能撑的住呢?

  小爱的眼泪随着脸颊缓缓流淌出来。可是,她没哭,为什么不哭出来呢?哭出来或许会好受些,小爱恨自己。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只流泪而不哭的时候,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为了阿菜?还是为了一分感动?没人知道,就是她自己也不知道。

  在她右边的西门,脸上却显得一片安详和宁静——安详的就像秋天早晨的森林,宁静的就像那秋水波澜不惊的湖泊。他望着眼前杀气沸腾的战场,望着阵中如机械般来回撕杀的阿菜,刹那间,心仿佛置于天地间一般,从来没有这般的灵动。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外表很洒脱,嬉笑人生,不拘无束,内心却早已失去感觉的人。他一直搞不清自己是否还有热血,是否还有心动。现在,他终于知道了,不是他没有感觉,而是这天地之间还能让他有感觉的东西太少,太少了。

  旁边的沉默眼睛里亦泛着泪光。他是早已将一个内心和外在相隔离的人,现在却因那一刹那的感动而融合。

  小小,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少年,一个追求自己天空的少年,一个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少年。此刻,他却强忍着泪水在低头沉思:我的梦在那里?我的未来可在前方?我要的也是这种壮烈和激扬吗?

  梦蝶,一个多情而又无情的女人,一个对感性有着超忽寻常的直觉的女人,一个对英雄有着幻想的女人。她双眼早已泛红,怔怔的看着前方的战场:英雄?到底有多少种?这,可也是英雄?

  种子,他对阿菜没有任何兴趣,因为他以为他和阿菜之间永远不会任何交割。可是现在,他知道他错了,他仿佛有种直觉:必有一天,他们一定会在一个地方较量——战场。

  千里的目光极为灼热,心,像火一般燃烧:侠客,什么叫侠客?“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不正是眼前所见吗?我一生中能见到一次,也不枉我来此一行啊!好个青菜,佩服!佩服!

  东方的眼睛里闪着寒光,亮的让人不敢正视。他用的是剑法吗?不是,没有任何一个剑法是把剑当刀来使的。刀法?也不是,没有任何一种刀法和剑如此的融合——至少他没见过。这太奇怪了,为什么他的动作如此拙劣,却恰到好处,总能恰恰奏效?难道他是无形流又或是实战流?太难看出了。真没想到他居然也是练家子。东方摸了摸自己的配剑,心头不由的想:却不知是他的青锋剑厉害些,还是我的雪花飘零剑厉害些——终会有一天我会知道的。

  如果说东方是寒冰,那么霸王就是怒火了。霸王心头的愤怒不是一般的烈——真没想到居然有看走眼的一天!原以为他不过是个只有小聪明的可爱小丑,却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么大的本事。今天居然一下就把在场的大多数人给折服了。看来自己真是太大意了。武当老大的位置现在只怕真的要被他给坐稳了,现在阿菜风头太键,看来只有先避其锋芒。霸王转头看我是谁,心头暗道:“此人心计一流,才能出众,野心极大,当为第一目标”,转头又向秋天,西门,千里,东方看去,暗想这几人要么是不问事故,洒脱过头了,要么就是埋头单干的****,皆不足为虑。又看诛仙灭神,二人占了十大前二名,号召力相当可观,不过却只是将才却非帅才。再看那个叫少爷的,此人能力倒也算是半个帅才了,可惜他只能在顺境中能够掌控大局,一旦受重挫,必一败涂地。最后霸王看了一眼不远的大汉,摇了摇头。这人再有本事,霸王也不会敢对他有什么想法。

  秋天的童话,一个理智比情感更多的女人,也是一个有远见的女人。此刻的她却正在替阿菜感到深深的担忧:如果阿菜的神奇,就止于今日的话,他很快就会消失在武当弟子的视眼中。如果阿菜能续写他的神话,那众人与他的距离将会越来越远,直到无法企及。

  荒野上的战斗依旧在继续,喊杀依旧铺天盖地的传来。山岗上的众人陷入了无比哀伤之中。

  小爱闭上眼,眼泪流淌而下,喃喃自语:“他可能快撑不住了,他需要帮助吗?”

  身旁不远的我是谁听了浑身剧烈一震,脸色惨白。他缓缓回头朝众人看去,却见所有人都在用悲伤的眼睛看着战场。每个人的嘴唇都在轻轻的颤抖,似乎想说什么,做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是谁死命的咬着嘴唇,指甲深深的掐在肉里,痛苦的低哼了声,拼命的思量其中的厉害关系:虽然阿菜的地位已经无法动摇,可是自己真的要去帮这个对手的忙吗?最后,他终于做出了决定,猛的转过头来,情绪激动,挥着手,用极为悲壮的声音喊道:“各位武当同门——!”

  在场的众人顿时被惊动,齐看着他。

  我是谁泪盈满眶,喊道:“各位同门——!难道我们都是胆怯的懦夫孬种吗?”

  “不是——!”众人被他的的情绪感染,也都不禁心头悲壮激扬。

  “各位同门——!难道我们都是没用的垃圾吗?”

  “不是——!”

  “我们即不是孬种,也不是垃圾,为什么只是呆站在这里看老大在下面拼杀?”我是谁情绪激昂:“老大他在下面为谁拼杀?难道是他自己吗?不,不是——!他是为了让我们每一个人都用上盾牌。”

  “但是,老大仅仅是为了得到盾牌吗?不,更不是——,如果他要取盾牌,完全可以一个中队一个中队的来打,大家也看到了,他是可以一个人战胜一个中队的。可是他为什么要同时挑战三个中队,将自己陷于必死之地呢?难道他不知道死亡的代价吗?难道他想找死吗?为什么?回答我——!”

  是啊!为什么?众人都无法做出解释。

  我是谁不等众人回答,厉喝道:“老大自陷死地,是要用他自己来做给我们看——勇敢和无畏,才是真正的盾牌。它不在我们的手上,而是在我们的心中,它们才是我们最坚强的后盾。”

  ——是啊!什么是最强的盾?勇敢和无畏这,才是我们最坚强的后盾。

  众人大声应和,声音如一记重锤,狠狠的打在霸王的心口,霸王闷哼了一声,痛苦的捂住心口。可恶的我是谁~~~!又被他抢先了。我怎么就没想到用这个办法收服人心呢!

  霸王忍住心里的疼痛,连忙抢到我是谁的身边,挥手朝众人激动的大喊口号:“营救老大——!营救老大——!”众人一时跟着他齐喊口号。

  霸王回过身,与我是谁四目相交。两双同样炙热的眼睛,火花在目光交错中迸发。

  我是谁心中冷哼一声,笑其不自量力,脸上却丝毫没表露出来。他手臂高举,意识众人安静下来,说道:“现在,老大危在旦夕,我们需要立刻出发。

  为了尽量减少伤亡,途中不得发出任何声音。

  现在所有人立刻拔一根草茎咬在嘴上,不得喧哗,听我命令:

  1。诛仙,灭神,你二人现在分别挑选10名同门从两翼靠近山贼,以最快速度击杀所有弓箭手。决不能让弓箭手干扰大队行动。

  2。东方,你挑选20名同门为后备队。看准时机随时准备抢出老大。

  3。其他所有人等,为攻坚赶死队,跟随我冲锋。

  现在——!以最快速度出发——!打他们个措手不及,走——!”

  诛仙,灭神,东方等人一一应喝,纷纷挑选人员咬上草茎。四支玩家队伍,如旋风一般席卷而下。两支10人小队从两侧饶去,一支60多人的队伍从正面俯冲,一支20人队伍紧跟在大队侧翼,一路没有发出任何喊叫声。

  我是谁,霸王,千里,还有一个大汉,四人如同四尊怒目精刚一般,冲在了队伍的正前方。

  那荒野上的山贼们还在攻击阿菜,四周零散的站着的弓手正在观战,漫天的喊杀声,盖住了玩家们的脚步,丝毫没注意到四支队伍正低头弯腰,借着杂草,快速朝他们接近。

  诛仙和灭神带着同门先行动手,从弓手的背后同时扑了上去,几个弓手被从后面刺倒,临死的惨叫声顿时惊动了其他的弓手,他们这才发现有敌人杀过来了。然一个玩家追着一个弓手猛刺。弓手没有近卫,就像被拔了牙和爪的老虎一样,仓皇而逃,不敢硬战。

  两个弓手头领惊慌失措,大喊着护卫。可是战场上,喊杀声响成一片,四处都是突然杀来的玩家,而玩家的大队,也已经和山贼大队开始了短兵接战。

  荒野,杀声一片,曾经不可一世的弓手,在没了护卫后,被玩家屠杀怠尽。反而是刀盾和枪的组合,给玩家带来了巨大的伤完。

  突如其来的玩家们,能否及时救出摇摇欲坠的阿菜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