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天朝上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小猪的作用

天朝上国 阿菜 4228 2006.04.29 08:53

    来到一栋三层木楼下,阿菜耸了耸鼻子闻着一股浓郁的沉酒香味,抬头一看,只见牌匾上写着《原来是酒家》五个大字:“原来是酒家,好名字,谁开的啊?居然把酒家开到山上来了,这么牛!”

  阿菜见有酒喝心头不由的暗爽,快步登了上二楼去。楼上面热闹非凡,人声鼎沸,熙熙攘攘,所有的桌子都挤满了人,这里的东西绝对好吃,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人了。

  几位NPC店小二正在四下忙碌,一位眼尖的小二见阿菜上来连忙热情的迎了上来招呼:“这位少侠要点些什么?美酒佳肴,世间琼酿,只要您说的出的,本店应有尽有,保证口味纯正,回味无穷!”

  “哦,好啊,杜康一壶,香炒花生一碟,谢谢。”阿菜笑着对小二说。

  “好嘞!少侠一位,杜康一壶,香炒花生一碟。”

  二楼没座位了,阿菜上的三楼,四下看去,眼睛刹那一亮,好几位大美女正坐在靠窗的桌子前围成了一圈。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问题是一只巴掌大的,胖呼呼的小猪在那张桌上跳舞,凌大美女竟然也在场。

  阿菜的眼睛顿时暴突了起来,使劲的揉一揉,睁眼再看——没错,就是他的小猪。小猪居然毫无廉耻的在桌上屁股一扭一扭的跳舞,每跳完一段就一脸垂涎的朝凌儿走去,然后凌儿就施舍给它一点点东西吃。

  阿菜气的脸上一阵发白,青筋暴起——真是奇耻大辱啊!自己的贴身侍卫居然成了一个讨好别人的小丑,这头臭猪丢尽他的脸了,叫他堂堂武当青菜以后怎么出去见人?还不被人笑死啊!

  众漂亮美眉在桌前围成一圈,好奇的看着在桌上笨拙的跳舞的可爱小猪,凌儿手里拿了根筷子,有节奏的敲着桌子,轻声对小猪说道:“来,小猪,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全身做运动!对,乖,就这样,很好,奖励你一个冰糖葫芦。来,我们继续......”小猪在桌子上拼命的跳啊蹦啊,用尽自己的所能来逗引她们开怀一笑,丝毫没察觉到远处的阿菜正恶狠狠的用吃人的眼光看着它,那目光就像九幽寒潭一般的怨寒逼人。

  小猪的笨拙舞姿让所有的美眉笑的花枝招展,乐不可支,一刹那间的群芳惊艳让三楼上所有人都看呆了,阿菜也不例外的像一个呆子一样无法动弹。

  “呵呵!”

  “呀,好可爱好神奇的小猪啊!凌儿姐姐,你从那里弄来的啊?能不能卖给我啊?”

  “是啊,如果你要卖的话跟我们说,价钱一定让你满意!”

  凌儿把手中的指挥棒放下:“我说了不卖了,我的小猪天下间只有这么一只,万金不换。你们还要不要看它表演?要看的话马上现在给钱,不看的话我就不让它表演了。”

  “想看啊!可是,你收费太贵了,刚刚不是才收完钱吗?怎么现在又要收了啊?”

  “各位姐姐,今天是小猪的第一天演出,所以收费是很便宜的。以后小猪成名了,出场费就更昂贵了,大家可要抓紧机会别白白错过了哦!”

  “好吧,它会跳鸳鸯蝴蝶梦吗?让它跳这支舞吧,我想看。”

  “可以啊,没问题!”说着凌儿拿着筷子就要开始指挥小猪进行下一场表演了。

  阿菜一听顿时火冒三丈,怒气涛天——真是人生奇耻大辱啊,有生以来还没受过这种侮辱,他的小猪居然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当成挣钱工具跳起裸体舞来了!他快步跑了过去,一手奇快的按住凌儿手中的筷子,用他那一双“无比柔情”的眼神看着凌儿,声音“甜蜜”道:

  “凌儿妹妹,忙了这么久,不累吗?要不要哥哥帮你擦擦汗啊?”

  “啊!白菜师兄?”凌儿惊慌失措,一把紧紧的抱住桌上小猪,生怕被他给抢了,小猪挣扎着嘟嘟了几声,被她勒的喘不过气来。

  旁边的美女们见一个无赖突然跑出来搅场,纷纷怒道:“你是什么人,敢在这里撒野?”“马上走开,再不走我叫人了!”“流氓,讨打是不是?”

  “嘿,嘿,”阿菜用自认为无比英俊潇洒风liu倜傥的笑容朝众美女道:“我是谁?你们问问她就知道了。”手指着凌儿。

  众人美眉的目光中,凌儿脸上略带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他是我师兄,找我有事,你们先等一等。”说着,连忙拉着阿菜到不远处没人的地方。

  阿菜看看四周没人,立刻低声的严肃训斥道:“你太下流了你,居然拐骗未成年少男猪从事色情裸体表演事业,你这是公然违反了世界动物人权条例,你必将成为世界人民的公敌,我劝你还是主动认错坦白从宽为好,不要麻烦警察叔叔来动手了。”

  凌儿狡婕的眨了下眼:“五五分成”

  我靠,收买啊,好你个凌儿居然想出这么阴损毒辣的招式来,我阿菜虽然是不同凡想出类拔萃的人,可也挡不住这种阴招啊!

  阿菜犹豫了半响:“三七分,我七你三。”

  凌儿愤怒:“凭什么你分这么多,你这个妄想不劳而获的社会蛀虫人渣败类兼卑鄙无耻下流。”

  阿菜得意的双手环抱在胸前,一脸奸笑:“你不要是吧!我把小猪收回,自己来做,省的还要跟你分成。”

  “四六分,你最多得六成。”

  “好,不过小猪所有的吃穿住行都算在你帐上。”

  凌儿怒气冲冲:“行,你现在可以走人了。”

  “恩,记得每三天跟我结一次帐,可别忘了哦,否则你将永远跟小猪告别了。”

  阿菜摸了摸小猪圆圆的头,扯着它的耳朵叮嘱它:“小猪,记的听凌儿的话,好好工作,努力成为一只对世界文艺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猪,努力成为一只对人民有益处的猪,努力成为一只为伟大事业而奉献自己青春的猪,知道了吗?”

  小猪晃头挣脱阿菜的魔爪,使劲朝阿菜点头,它不知道阿菜到底要它做什么,它现在只知道要听凌儿的话,然后它就会有很多很多它从未吃过的好吃的,这已经足够了。

  “拜拜,凌儿小猪,努力工作吧,记住我的话——只有辛勤的劳动才能有丰厚的回报。”阿菜满意的点点头,找小二拿了一壶酒,都倒到他自己的用的葫芦里去,然后抓了一把炒花生就下楼去了,楼上的凌儿这时才反应过来骂道:“你才是白菜小猪呢,你这个猪头。”很快,楼上再次响起了美女们的欢声笑语。无数的眼睛在黑暗之中紧紧的盯着他,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就失去了拯救阿菜的机会。

  街道上人来人往,阿菜一手拿着葫芦不时的喝上一口,一边东张西望想发现点什么,可是老半天了,却再也没人来刺杀他,不由的倍感无趣。

  阿菜出了东宫,正要回自己房里去,远的看见龙哥负着手一副逍遥自在的走在前面的道上。

  阿菜朝他大喊着惊喜的跑了过去:“龙哥。”

  龙哥转头一看,脸上惊讶:“小菜!你手里拿的什么东西,什么香味?”龙哥接过阿菜的葫芦来,学着他喝了一大口:“味道怪怪的,什么东西?”

  “杜康美酒,一种很好喝的酒,多喝几次就习惯了。对了,龙哥,你这半天跑哪去了?让我找了好久。”

  龙哥拿着酒葫芦晃了晃,里面还有很多,他面上立刻出现喜色,随口道:“遇见一个不认识的疯老头,拉着我硬要和我结拜,我不答应,他居然厚着脸皮跟我磨了半天,我刚摆脱他。”

  “哦,老头?那你有没答应他?”

  “没啊,我的兄弟怎么能像他这么厚脸皮没品位呢,这不是掉我的价吗?所以我一口回绝了,不论他怎么说我都不答应。”龙哥一脸正气凛然。

  “那老头长什么样子啊?”

  “一脸苍白看起来快要死了一样,胡须一大把,手上还抓着一把胡须,腰上挂了块废铁。”

  阿菜吓了一跳,不会是掌门吧?那胡须应该是掌门常用的拂尘了,所谓的废铁应该就是掌门的配剑吧!这死老头居然想收买龙哥,幸好龙哥聪明绝顶,一眼看穿了他邪恶的本质。

  阿菜问道:“那老头有没问你什么?”

  “问了,”龙哥模仿掌门的表情,一副猥琐的样子,讨好:“这位兄弟,贵姓啊?可是来此地旅游啊?要不要我陪兄长四下逛逛啊?兄长吃饭没?我做东如何?此地山水秀丽风景宜人,大哥不如长居此处吧?大哥可有兴趣修道?我愿与哥哥共同修行。哥哥可愿意......”

  阿菜张大了一张嘴,吃惊的看着他:“不会吧,这老头这般讨好你,他有什么居心啊?”

  龙哥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边走边说:“还能有什么,大概是他觉得我风度翩翩、英俊潇洒,为人大度不拘小节,有气魄,有魅力,有胆识,有谋略,所以特意想结交我吧,除此以外也没什么了。”

  阿菜认真的点头:“恩,极度有可能,你要小心他的诡计,不能被人骗了都不知道。”“恩,是需要小心这种人。”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啊?我去找他问点事去。”

  “刚才他还在那边跟人玩游戏,不知道现在在不在了,我带你去。”龙哥陪着阿菜来到后山。

  紫霄宫背靠展旗峰,建于其山脚处。阿菜和龙哥两人出了紫霄宫,来都宫后。夕阳下,后山树木郁郁憧憧,鸟雀脆鸣,显得极为清净安逸。因为这里不是NPC贼寇活动区,所以也基本上没有玩家会来这里。龙哥带着他来到一片较为空旷的地方,那里有很多圆型的木墩做的简陋桌椅,五个白发徐徐的老头在木墩边坐着,聚精会神的看着木墩上的黑白棋子,龙哥说的游戏就是指下棋了。

  阿菜看他们这般的神情投入,也不敢打搅,和龙哥站在一边观看。阿菜突然想到龙哥可能不会下棋,便低声的跟他解说了一下两边大概的情况,龙哥皱着眉头听了一会,摇了摇头,拿着阿菜的酒葫芦走到林子里看鸟去了,这些人类的玩意太复杂,他搞不懂,他还是喜欢直接硬碰硬来的爽快一点。阿菜见他不喜欢也不勉强,自己一个人在边上看。

  这五个老头当中,阿菜只认识正在下棋的掌门和在边上观看的掌功长老纯关子,其他三位他从未见过。阿菜看了好一会,也觉的有点郁闷了,一不小心脚下踩断一截枯枝,咔嚓一声立时惊动了在坐的这些人。

  掌门回头一看,眯了下眼睛,惊喜道:“是清菜回来了啊!”

  阿菜连忙道:“弟子清菜,见过师傅、师伯及各位前辈。”

  掌门站起来,亲切的拉着他的手说:“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你十七师伯,”跟掌门下棋的那位老人笑着对阿菜点了点头,阿菜施礼道:“弟子见过十七师伯”,“这位是你三十一师伯,这位是你三十八师伯。”,阿菜咋了咋舌,这么多师伯,怎么记的下啊,他连忙向两位师伯问好。

  掌门脸上颇是自豪的拉着阿菜向众人说:“他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我最能干的徒弟清菜。”跟掌门下棋的老头眯着眼笑的非常奸,让阿菜心里直发毛:“哦,师兄教出来的徒弟,肯定不同反响啊!”“来,坐下吧!”

  众人给阿菜腾出一小块地方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