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客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原委

江湖客系列 王Holly 4730 2018.05.17 01:07

  钩月当空,夜凉如水。

  枫林晚,这个往日里整夜都会是喧嚣的地方此时却已经是和死了一般的沉静了。

  冷风微动,寒烟乱起,此时枫林晚之中都是弥漫着一股子的萧杀之气,而在枫林晚最大的一个庭院当中,已经是摆满着了数目多到触目惊心了的一百单七口漆黑的棺材,场景更是看起来有着说不出的可怖。

  韩正矩一群人正是面对着这些棺材。

  他们其实已经默默地站在这里很久了,冷露都是侵湿了他们的衣服,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的身子轻微的动一下的。

  这些人都不是死人,他们还有着呼吸,也是能够感受到周围难以忍受的气氛,可是他们却都是忍耐着,而没有一个人去打破这死一般的寂静。

  韩正矩的眼睛中已经是没了神采,有些空洞的望着面前的棺材。

  这时天空之中突然的出来了枭鸟的鸣叫,不过似乎也是被这夜中的冷寂给惊慑住了,这夜枭也只不是短促的叫了一声后就戛然而止了。不过这一声枭鸟的鸣叫却也是打破了这个院子之中的凝滞。

  韩正矩的眼珠动了一下,然后就缓缓的从面前棺材上移开了,然后就是悲愤的长啸了一声。

  啸声清冷,栖息在远处的寒林之中的鸟被他的这一声长啸惊得都是飞了起来。

  韩正矩转过了身来,面对着其他人,冷冷地道:“风庄主是怎么死的?”

  梵净法师一直是闭目默念着经文,此时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合掌叹了一下,低声道:“我们来到了枫林晚的时候就是发现了这里很古怪的没有了一个人的影子,然后进来之后就是发现了摆在了这里的棺材。”

  韩正矩沉声道:“我可是知道的,法师是世外之人,少有离开过南海禅寺游历江湖的。”然后他看着梵净法师问道:“不知道法师为什么这么巧合的在这个时候来到枫林晚的?”

  梵净法师却平静的道:“我到枫林晚来是因为我接到了一封书信。”

  韩正矩道:“什么书信?”

  梵净法师答道:“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怎样地就送到了我的禅房里,不过我却是认得出那是风施主的亲笔信,那信上写着有着十分紧要的事情,恳请我最快的赶到这里来商议的。”

  韩正矩道:“难道只是这些,信上还有没有写着别的东西?”

  梵净法师摇了摇头道:“没有,除了这就是再也没有其他的了。虽然我一直在南海禅寺里苦修,未曾见识过风施主,可是我却也是知道着风施主的为人,所以我料想着这信上所提及的事情绝对不是空穴来风的。而且这事情也绝对是非同小可,否则的话,风施主就不会在很谨慎的在信中没有言明的,所以我就是急匆匆地赶来了。”

  金天观的长眉道人此时也是出言道:“我也是一样的,虽然是收到了信的日期不一样,可是信中的内容却是一样的,而且风庄主似乎是早就计算好了的我们的路程的,所以我们都是正好的一齐到了枫林晚之外的。”其他的人也是一齐的点头附和。

  这些人的话都是吻合的,而且他们也都是很有身份的人,绝对不会无缘故的说假的,更何况这其中还是有着梵净法师的,世上如果还有一个从不说假话的人的话,那么只可能是他的。

  韩正矩心中已经是相信了他们的话,可是这个时候他突然的又是仰头长叹了一声,道:“看来这一切都是我害了他的。”

  长眉道人顿时讶然道:“侯爷何故如此说?”

  韩正矩沉声道:“风庄主之所以会写信请求诸位来此相聚,是因为我嘱托了他一件很绝密的事情要他去办的。”

  长眉道人恍然道:“看来这一切都是和这一件绝密的事情是扯不开干系了。”

  韩正矩点了下头,道:“没错,我之所以会拜托给他这一件事情的,就是因为我知道他是一个正直的人。他做事情绝对的会是让人放心的,而且他若是一开口的话,别的朋友都是会鼎力相助的。”

  长眉道人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道:“可是侯爷却也是没有料到了也正是因为风庄主的朋友众多,所以消息才是不幸的从他这里泄露了出去?”

  韩正矩却是迟顿了一下,良久之后才缓缓的答道:“不,消息是从我的侯府里泄露出去的。”

  长眉道人大惊道:“侯爷的府中戒备很是严密,而且以侯爷行事谨慎的性子,怎么可能从您那里走露消息的?”

  韩正矩叹了一声气,苦笑着道:“我的侯府即使是防守在严密,可是却还不能阻挡得住‘六翅鬼蛾’侯安都的,我行事再是小心,也是不会对自己唯一的女人有着防备的。”

  长眉道人一惊道:“‘六翅鬼蛾’侯安都?”

  韩正矩语气变得很沉重地道:“虽然他的武艺很平平,可是他那诡异的身法却是让人防备不住地。他潜入了我的侯府中,挟持了我唯一的女儿,然后就是得到了这个消息的。”

  长眉道人已经没有了一点的怀疑了,因为他知道韩正矩膝下无子且只有着一个千金小姐,他是绝对不会拿着有辱自己的女儿的清名的事情来做借口的。

  韩正矩叹了一口气,道:“风志和全家上下一百单七口虽然不是我杀的,可是他们的死却是和我脱不开干系的。”

  长眉道人只好出言劝道:“即使是这样子也不能够确定就一定是从侯爷那里泄露的,毕竟枫林晚一直是人多眼杂的。”

  韩正矩摇了摇头,道:“不,因为我发现了侯安都与那一件绝密的事情也又是有着牵连的。”

  十三峰的青萍剑客柳升此时很是奇怪的出言问道:“那侯爷和风庄主所商议的究竟是何事?”

  韩正矩却先话题一转,道:“我和风庄主之所以会邀请几位而来的,自然就是信得过诸位的品格,不过实在是因为这件事非同小可,保守起见,所以才是不得不一直未言明的。”

  几人面上都是严肃了起来,他们早就是料到了情况绝对是不会很简单的,此时更是印证了心中的猜测了。

  韩正矩见状,肃声道:“诸位可是合血海打过交道的?”

  果然,他的话才是一出口,这些人都是脸色一变,就是连一向超脱俗世之外的梵净法师也是有些微讶的望着韩正矩。

  韩正矩道:“近几年来,血海突然的在江湖上显露出了头角,许多的英雄豪杰都是和他们有了或紧或松的联系的,而且许多的纷争他们都是要在其中插上一脚的。可是直到了现在,却还是没有人能够说得出血海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组织,也没有人能够知道他们做的这一切都是在在图谋着什么的。所以我和风庄主就是准备…”

  当韩正矩慢慢的说话的时候,周围几人的脸色以及是能够愈发的难看了,而当他继续要说自己和风志和的谋划的时候,却是被人出言打断了。

  韩正矩望去,发现说话的是人是三雄寨晋北三雄的老大江天雄,而且这个时候三雄的另外两人老二江地雄和老三江人雄也是脸色阴沉。

  江天雄突兀的打断了韩正矩要接着讲的话,大声地道:“还请侯爷不要再继续说了。”

  韩正矩有些不解地问道:“哪里不妥?”

  江天雄叹了一口气,面色却是坚决地道:“只要是沾染到了血海,无论是什么事,我们都绝不会让自己牵扯其中的。”三雄之中的其余两人也是一齐道:“也还请侯爷让我们离开这里。”

  韩正矩知道三雄寨的晋北三雄都是古道热肠的好汉的,如果是遇到了什么违背了道义的事情,他们哪怕是死也是会出手的,可是现在三人却似乎是避之不及的模样,这不得不让他很是不解了。所以韩正矩很关切的问道:“难道三位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江天雄毫不犹豫的道:“别的事情,我们是不能推辞的,可是唯独是血海有关的事情我们却是不得不避让的。”然后他又是很诚恳的劝道:“而且我还是希望侯爷乘着现在还没有太得罪血海的时候,立刻的抽手吧。”晋北三雄都是响当当的硬汉,可是现在他们却似乎都变成了没有了胆子的鹌鹑了,只能够缩成一团害怕的发抖。

  韩正矩深吸了一口凉气,背上也是冒出了一层冷汗,他已经是很预感到了这其中隐藏着的凶险了,可是他还是坚持的要问个清楚,道:“为何我一定是要避开血海的?”

  江天雄似乎是很急躁,可是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继续劝道:“侯爷一直的身处中原,所以还不了解血海的名声,在其他偏远的地方,血海已经是个只能够让人仰望不敢反抗的庞然大物了。否则的话,…”

  他说话突然是变得像是一个娇弱的姑娘了,带着颤音道:“我们的三雄寨地方比枫林晚小的多,而且我们的人却是比枫林晚多得多的,所以那里可不像是这里是容得下整整八百口棺材的。”

  梵净法师突然忍不住念了一句佛号,惊讶道:“血海难道已经是恐怖如厮了吗?”

  江天雄苦笑了一下,沉声道:“我们兄弟三人为了道义而死了是没什么关系的,客户数我们确实不能够牵连到了三雄寨里的其他人。”

  韩正矩叹了一口气,没有犹豫地道:“三位若是离去,我绝对是不会为难的。”

  江家三雄听了立刻的就是向着韩正矩深深的一拜。

  韩正矩又是接着道:“三位不必感激我,我可以去死,但是却没有理由要求这别人和我一起白白的死掉的。”然后他语气一转,又是沉沉的道:“不过我还是有着一个请求。”

  江天雄高声地道:“侯爷请吩咐。”

  韩正矩道:“无论如何,关于这里的事情希望三位不要泄露出去,一来避免打草惊蛇,二来也为了其他的人着想。”

  江家三雄脸色却是一下子变得红胀了起来,厉声道:“我们兄弟三人不能够为了道义而死,本就应是羞愤而死的,又怎么会做这样子无耻的勾当的。”另外两人也是随之肃声道:“侯爷还请信的过我们,无论如何,我们三人都是绝对不会将这里的消息泄露出一分的。”

  韩正矩正欲出言相谢,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眼前却是突然发生了意外。

  江家三雄竟然都是抽出了他们的兵刃,然后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了过来的时候,他们就是另外两人身上招呼而去。

  晋北三雄之中的老大江天雄使得是一双铁戟,老二江地雄用的是一对短拐,而老三江人雄的却是两只判官笔,三个人都是江湖上数的着的一流好手,他们出手的时候能够拦住的人本就是不多,而且这一次他们还是那么的出其不意又是毫无保留。瞬息之间,三声惨呼接连传来,等到了众人反应了过来之后,江家三雄都已经是受了不治之伤了。

  梵净法师已经是忍不住的闭目念起了经,而长眉道人却是走上前,半扶起了江天雄,悲痛的道:“三位何至于此?”

  江天雄精神已经是在弥留之际了,声弱气竭地道:“我们兄弟三人不能够匡扶道义,本就是无颜苟活的,更何况只有这样子才是能够保证着机密不会从我们三人这里泄露出的。”

  韩正矩眼前一暗,立刻的就是要倒了下去,可是却被常安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缓缓地睁开着眼,双手擂胸,痛惜着叫道:“何至于此,何至于此。”他说话的时候,眼中已经是流下了两行热泪。

  这时,突然一个人的冷笑声不合时宜的传来了。

  众人顺着声音望去,发现笑着的人竟然就是十三峰的青萍剑客柳升。

  韩正矩怒道:“柳兄何故这样子的笑,难道这里有什么是很好笑的吗?”

  柳升却是去淡淡地回道:“当然,如果不是有什么很好笑的话,我又是为什么会忍不住发笑呢。”他紧接着道:“这三个人未免脑子有些太过于愚蠢了。”

  旁人都是面色变得很难看,韩正矩更是要挣脱着上前去,不过他却是被常安用手臂紧紧的扣住了。韩正矩本来是就不是柳升的敌手的,况且现在他又是悲怒交加的身体垮了下来的。

  柳升却没有在意,继续道:“江家三兄弟以为他们这样子一死就是能够一了百了,然后三雄寨里的人可以逃脱的掉血海的追罚吗?人死了,可是他们的债却是消不掉的,还是要有人来偿还的。无论是谁,只要是和血海作对的,那么不仅是他自己一定要死,而且和他有关系的人也都是要被株连的。”

  长眉道人此时放下了已经是没了气息的江天雄,站了起来,冷冷的逼视着柳升,叱问道:“你的难道是得了失心疯?”

  柳升轻笑着回道:“那你看我像是一个疯子吗?”

  长眉道人皱起了眉头,道:“如果你不是一个疯子的话,又怎么能够讲的出那样子的疯话的?”

  柳升很张狂的大笑了起来,道:“因为我觉得其实你们才都是一群疯子的,所以当我这个很清醒的人讲的话才是会被你们认为是疯言乱语的。”

  韩正矩这时厉声的道:“柳升,你何故要这样子说的,如果你不想面对血海,那么我们也是绝对不会拦你的。”此时韩正矩看起来很是痛心疾首的模样,他没有料想到十三峰青萍剑客柳升这样子素来在江湖上名声卓著的人竟然也会是一个胆小懦弱的鼠辈。其他的人也都是没有想到的,所以每个人才是会像看待疯子一样的看待着柳升的。

  柳升却还是带着轻笑,道:“我怎么可能去对付血海的呢?”他紧接着道:“因为我就是血海的人。”

  他的话让众人都是面色一变,然后都是隐隐的戒备着准备向他动手的。

  柳升却是没有在意的继续自顾的道:“所以你让我去对付血海,这是不是更加的可笑的?”说罢,他就是又大笑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