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诸天食神聊天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鬼人!

诸天食神聊天群 志难 2071 2019.08.20 23:05

  再不斩不甘居于人下,想要拒绝招揽,李洛河并不惊讶。

  堂堂的鬼人再不斩,若是一两句话就能轻易收服。又哪里会成为叛忍,叛出雾忍村?

  虽然早知道再不斩不好招揽,李洛河却仍然很有信心。

  他知道就算是曾经叛村的叛忍,只要有着合适的筹码,一样可以招揽雇佣。

  不管是晓组织,还是再不斩,又或是大蛇丸。

  只要能够提供他们需要的筹码,提供他们看重的报酬。

  忍者从来都不介意沦为他人的工具。

  大蛇丸想要长生,晓组织想要改变世界,每个人都有可以被收买的地方。

  再不斩自然也是如此。

  见着李洛河提到报酬,再不斩平静的问。

  “你能给我什么?我又需要付出什么?”

  李洛河直截了当的说:“我会给你向水影复仇的机会,我还能给你力量,让你拥有杀死水影的实力。”

  “你需要付出的仅仅是为我工作,我不需要你的忠诚,我也不需要你参与战争。”

  “大多数时候,你的工作就和现在一样,建立势力,招揽人手,我会提供资金和力量上的支持。”

  再不斩摇了摇头,“不会那么简单,这样的交易可不对等。”

  他压根不相信李洛河的说法。

  再不斩叛逃之前是雾忍村的暗部,见识过忍村里太多的血腥与残酷。

  他经历过的每一次暗杀任务,都隐藏着鲜血与黑暗。

  他根本不相信,事情会像对方所说的那样简单。

  再不斩冷淡的问道:“你从哪得知我要对付水影的情报?”

  “我和水影可没有什么仇怨,如果你想要对付水影,你也许可以去雇佣地下世界的知名叛忍。”

  他谨慎的岔开话题,不愿暴露出真实意图。

  李洛河轻笑道:“你以为隐秘的秘密,对于了解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根本算不上秘密。”

  李洛河毫无顾忌的说出关于再不斩的情报。

  “鬼人再不斩,雾忍出身的叛忍,曾因在毕业考核中,杀死了同期的一百多名考生,而被称为鬼人。”

  “在你制造那场灾难之前,以血雾里著称的雾忍村,会在忍者毕业考试时,要求同学相互厮杀。”

  “原本同吃同住,亲密无间的友人,在下一秒钟,就只能选择你死我活的结局。”

  “那些相互支持,互帮互助,相互竞争的过往。在忍村的命令下,转眼之间,都成了杀死同伴的助力。”

  “血雾里的制度持续了十多年,直到你在毕业考试那年,一人杀光了一百多名考生。这才逼迫血雾里调整了的考试规则。”

  “这可算不上值得称赞的经历。”再不斩沙哑的声音透露出自嘲。

  人人都知道他是鬼人。

  但又有谁知道,是什么造就了鬼人。

  每次回想起那一次鲜血试炼,再不斩就感觉心中的情绪再一次被冰封。

  白安静的立于再不斩身后。

  他静静的听着关于再不斩的过往。

  他心里莫名触动,“原来再不斩大人还有这样的过去,再不斩大人可从未提起过这些事情。”

  李洛河语气淡然道:“血雾之里的幸存者,从来都不是血雾之里的受益者。”

  “我们都很清楚,血雾之里的制度下,所有的忍者都只是廉价的工具。”

  “任何一位强者,都不会甘心沦为随时被替代的工具。”

  “这也许并非你特意为之,但很多事情,就是如此奇妙。”

  “那些想要反抗血雾之里规则的忍者,始终没能撼动的规则,却因你的杀戮而改变。”

  “你杀死了一百多名同届考生,却彻底改变了血雾里的考试规则。”

  “这十多年下来,躲开了鲜血试炼,因此活下来考生可不止一百名。”

  “在你成为暗部队长之后,因发动政变,刺杀水影,而遭到雾忍村的通缉。”

  “你与水影的关系,可谈不上没有仇怨。”

  再不斩眼睛里透露出莫名的意味。

  “所以你就因为这些情报,判定我想杀死水影?也许我只是想发动政变,成为水影。”

  李洛河平淡的说:“事情的真相不重要,你讨厌水影,想要杀死水影,推翻水影立下的制度。”

  “我也讨厌制造出了血雾之里的幕后黑手,我们拥有共同的敌人,这便是合作的基础。”

  “你若是能当上水影,多一个成为水影的合作者,对我更加有利。”

  再不斩冷淡的说:“若我的目的是成为水影,我为什么要屈居于人下?”

  他不喜欢对方那透视人心的目光。

  明知无力对抗对手,鬼人再不斩却不知道恐惧,他所有的恐惧,似乎都在那一次的鲜血试炼中消失了。

  见着气氛陷入僵硬。

  白下意识的更加靠近再不斩。

  他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之人的一举一动。

  “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再不斩大人之前。”

  李洛河平淡的说:“你不会不知道,你和水影的实力差得有多远,忍刀七人众里,你还排在干柿鬼鲛之下。”

  “在雾忍村中,实力在你之上的忍者并非少数,在外流浪多年,你应当很清楚,若不是雾忍村未曾将你当做威胁,你的逃亡之旅可不会这么轻松。”

  “对水影的真实情报,你到现在都没查清楚。单单依靠你的力量,你根本没有能力纠正血雾之里。”

  再不斩又问道:“那么,你又是谁?木叶的忍者,还是云忍的暗部?或者说,来历不明,隐藏暗中的神秘人?”

  “如果我的实力无法纠正血雾之里,那么你又以什么身份来招揽我?”

  情报不对等的交锋,让再不斩感觉非常被动。

  眼前之人,对他的情报一清二楚,而他却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历。

  这样的交谈,让再不斩感到浓浓的挫败感。

  “你以后会有机会知道的。”

  李洛河伸手一挥。

  层层叠叠,整整齐齐,摆放成一摞摞的黄金,垒成了一座小山。

  见着这黄金垒成的小山,再不斩只觉眼角抽搐。

  他这一辈子,杀过的人很多,见过的忍者很多,黄金真没见过这么多。

  他忍不住下意识的盘算,“我给卡多那混蛋卖命才收入多少来着?”

  ...

  感谢书友“李阿刚”200打赏,感谢“书友20180524164946408”100打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