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闯入者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734 2019.07.23 22:59

  刘学武在躺进医院后的第二十三天出院了,同时白鸽也结束了他“饱受折磨”的看护生涯。当白鸽回到熟悉的东南角仓库的小岗亭,他甚至有些欣喜,不经历失去,是不会珍惜拥有的东西的,正如他厌倦平淡的看门工作,却在刘学武日复一日的折腾中明白了这样平静的日子是多么难得。

  许久不见,仿佛连大门上的锁也焕然一新了。白鸽端详着悬挂在仓库大门上的三把连环青铜大锁,他感觉那三把锁和自己原来看到的有些不一样,锁头部分似乎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不过有谁会平白无故地来这种地方呢?白鸽笑自己一定是玩游戏玩花了眼。也许是因为他的生活太枯燥了,他竟然开始生出许多不切实际的幻想。那三把青铜锁大概也只是起一些装饰作用而已,且不论它们锁着的一堆废品是多么的不值钱,就算谁有钥匙,把那三把锁打开也要费上半天的功夫。

  白鸽揉了揉眼睛,他的视力越来越差,长时间盯着屏幕让他过早地患上了眼疲劳,很容易就疲惫,如果是迎着风甚至还会留下眼泪。同时,由于长期在游戏中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白鸽的神经越来越衰弱,并且伴随着失眠、耳鸣、心脏病、高血压。想起一些游戏上让他糟心的事情,白鸽还会一时间喘不上来气。

  说到游戏,白鸽的手机闹钟又响了,于是白鸽吸着鼻子走进了岗亭登陆了游戏,如果说他的工作环境还有什么缺点,那就是太冷了。岗亭的前身是仓库外堆放杂物的三件木板房之一,由于在当初规划的时候并没有住人的打算,所以木板之间的缝隙比较大,冬天的凉风很容易就透着缝隙吹进去。

  白鸽佝偻着身躯窝在凳子上,这让会让他的身体暖和一些,不过游戏里纷繁复杂的场景很快就驱散了他的寒冷,他在游戏里忘情地追赶着一只神奇宝贝,突然,他仿佛感觉到窗前仿佛有一个人影一闪而过,于是他的神经短暂地停滞。

  就是这一瞬间的放松,游戏地图上的那只独角兽已经没有了踪迹,白鸽懊丧地叹了一口气,心脏一阵抽痛。他抬起头,惊讶地狠狠地掐了一下他自己的大腿,他没有看花眼,真的有一个人在探头探脑地走向仓库。

  由于白鸽蜷缩在凳子上,窗玻璃上又结了一层薄薄的霜,这导致外边的人不能够看见屋子里的人,再加上那个屋子本来就不起眼,被忽略了也是正常现象。不过白鸽从屋子里面看外面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白鸽伏在窗前仔细地观察着那个人的一举一动,他自己的心激动地砰砰跳。手机被他一把撇开仍在桌子上,他失去了做别的事情的兴致,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仿佛做坏事的人是他自己。

  那个男的鬼鬼祟祟的样子跟白鸽自己是那么地相像,这让白鸽很不快,看到另外一个自己让他觉得羞耻。

  那个男的果然有问题!他悄然靠近仓库门前的锁头,伸手在裤兜里摸索着什么。

  这个时候,白鸽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窗外那个男的非常警觉,他听到了异动,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往外面走。

  这怎么能行?白鸽推开窗户伸出脑袋,手指着那个男的大声叫喊:“你站住。”

  然而那个男的并不理他,或者他假装没有听到,腿上的步伐更加快了。白鸽感受到了被轻蔑,于是他更加地怒不可遏。

  白鸽打开房间另一侧的门冲了出去,小跑步绕到了男人跟前。

  白鸽叉着腰说:“你站住!我是这个地方的领导,你为什么到这儿来,目的是什么,你给我说清……”

  白鸽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男的突然冲向前猛推了他一把,把他推得四仰八叉倒在地上,然后撒腿就跑。

  “你别跑!”白鸽躺在地上蹬着腿,那个男的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推他!他被这变故惊的缓不过神,全身的血液往头上窜,一时间竟站不起来了。

  眼看着那个男的就要消失在视野里,突然有一个人现身把他拦住,那个男的不跑了,往后倒退了两步。白鸽站了起来,他发现是赵天龙挡在了他的面前。

  “跑什么啊。”赵天龙抱着胳膊,狐疑地看着那个男的。

  那个男的眼珠子飞快地转动着,他说他迷路了。

  白鸽大叫:“他在撒谎,我刚刚都看见了。他想要偷仓库里的东西。”

  “那个仓库里面不是都是废品吗?有什么可偷的?”赵天龙不以为然,他问那个男人:“你是厂里的员工吗?没见过你啊,你要去哪儿?”

  男人说:“他是恒凯集团派过来的质检员,要去物流站找会计拿提摊费用的明细账本,那个会计叫张齐。”

  赵天龙点头表示这个解释合理,张齐是他的室友,在物流站担任成本会计,物流站确实跟这个仓库是一个方位,不过很快他又皱起了眉。

  “我十五分钟之前就看见你在路上探头探脑的,你还是跟我去保卫科去一趟吧,那里面有监控。”赵天龙伸手钳住了男人的肩膀。

  男人下意识地往后缩,不过压在他肩膀上的手掌仿佛有千斤重,他竟然一时间动弹不得。

  白鸽得意地说:“不错,这个人十分可疑!”他的话音刚落,一束亮闪闪的远光灯打在了他的脸上。

  大白天打什么远光灯!白鸽张口就要咒骂,不过他在看清楚那远光灯的源头之后及时地闭上了嘴。远处有一辆汽车驶来,在距离他们二十米的马路旁边停下,虽然他不懂什么名车,但是那个亮闪闪的大logo还是认得的,那是一辆艳红色的兰博基尼。

  真是浮夸!白鸽暗暗地想着。这个时候,车上施施然走下了一个男人,白鸽联想到几天前在网球馆的一幕,“哎呀”地叫出了声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叶淮手里摇晃着车钥匙,脸上露出迷惑的表情,他看着那个被赵天龙抓住的男人,问道:“邹全,你在这干什么。”

  邹全说赵天龙把他当成了蟊贼,要把他扭送到保卫科去。

  叶淮露出几分惊讶之色:“我等会儿还要跟长利那边的人开会,要你去拿的帐拿到手了吗?怎么又惹出这样的事。”他一边说,一边看着赵天龙。

  叶淮今天来到建材厂确实是事出有因,恒凯最近和长利公司签订了商品房承包建设合同,大老王管理的这个建材厂负责生产建设需要的混凝钢筋板三百吨。由于恒凯对这个业务非常重视,质检员每三天会来抽查一次,生产数据也是实时反馈给长利公司。

  当然,这个项目原本是在叶峥的名下,但是由于叶景恒的特殊情况,除了日常工作以外,小部分的时间还需要在医院尽孝,手下的项目自然不能够全方位的顾及到,因此在谭奕宁的争取下,他就顺水推舟地把这个项目委托给了叶淮全权负责。

  赵天龙松开了压在邹全肩上的手,不管这是预谋还是巧合,苦主已经现身,那么他也没有必要追根问底。

  “哈哈,这都是误会,误会啊”。叶淮笑着说,一边说一边带着人打开了兰博基尼的侧门,脚踩油门,扬长而去,留下一道烟尘。

  “就这么让他走了?”白鸽不可置信地看着这发生的一切。不过赵天龙并没有跟他解释的意思,留下一句让他“好好看门,不要走神”的话,然后转身走了。

  这都是什么事。白鸽摇着头走向他的岗亭,他的注意力仍然集中在邹全对他完全漠视的态度上,以及赵天龙临走之前对他的告诫。他有什么资格批评我?白鸽越想,气就越不顺。至于为什么办公区域在一千米之外的赵天龙可以在事发之后光速赶到现场,这一点他倒是没有想过。

  然而早上这一出意外事件很快就被白鸽从脑海中暂时遗忘了,因为有一件更大的事情占据了他的脑回路。白鸽在去往食堂的路上接到了刘万宝的电话。刘万宝在电话那头喜滋滋地通知他,他的亲爹马上就要结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