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无色无相为本相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606 2019.07.18 23:26

  叶峥回到家的时候,心情颇为沉重,黄钰的话犹在耳边,他却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些话说出口。

  推开沉重的大门,一楼的紫檀木地板在夕阳下泛着淡淡的浅色光泽,司机小徐殷勤迎上来问候,叶峥礼貌地颌首致谢,快步走上二楼。

  二楼的前厅供着一个硕大的地藏菩萨,周遭常年有若有若无的沉香气味萦绕,那是他的继母谭豇宓的杰作,此刻,她正专心致志地坐在红木的桌子旁边摆弄她的插花。

  “谭阿姨”,叶峥跟她的继母打招呼。谭豇宓闻言抬起头,她娴静地放下手里三支鲜艳的矢车菊,抓起了一只淡蓝色的绣球插进面前的白瓷瓶子里,仪态优雅:“叶峥,你觉得我的作品怎么样?”

  叶峥摇头表示他并不懂插花,谭豇宓脸上的笑容不减,她端起茶壶给自己沏了一杯茶。

  金骏眉的小白铁盒子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刺眼,与其相信这是他继母的珍藏,不如说是有人高明地投其所好,楼上似乎有妇人夸张的大笑声忽远忽近,叶峥不自觉地挑起了眉。

  谭豇宓这才像突然恢复了记忆一样,她站起来,握住叶峥的手说道,你二叔他们一家人来了,今天是咱们一家人的纪念日,他们过来凑个热闹。

  叶峥才记起来,今天是他回归他父亲身边十周年的“大日子”。

  楼上那阵夸张的笑声由远及近,谭奕宁满面笑容地扶着叶峥的祖父叶培文下了楼,后面跟着的男的是他的丈夫叶景浦。谭奕宁见到叶峥就忙撇开了叶培文,亲切地拉住叶峥的衣袖嘘寒问暖。

  叶峥这才发现叶景浦的手里仿佛还提着一个大蛋糕,谭奕宁当着叶峥的面打开了那精致的大盒子,里面是一个三层的大巧克力蛋糕,最顶层是用奶油捏成的小人作三世同堂其乐融融的样子,旁边竖着一个大大的白巧克力牌,上书,“祝小峥回归家庭十周年快乐”。

  叶峥眉头微微皱起,不置可否。叶景浦很快就捕捉到了他的微妙变化,他苦着一张脸说:“怎么,小侄不高兴了,莫非你觉得只有你和你爸爸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家人”?

  谭奕宁反应颇快,她立刻推了一下丈夫的肩膀:“说什么胡话。”对叶峥说,他这个表叔说话就是这样糊里糊涂,让他不要在意。随即大声招呼徐阿姨把蛋糕收起来。又连声催问徐阿姨厨房煨着的紫参鸽子汤有没有炖好,仿佛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徐阿姨表示一切已经准备就绪,等叶先生,也就是叶景恒回来就可以开饭了。叶峥艰难地说,他忘记了今天是自己的“大日子”,已经在外面吃过了东西。谭奕宁居然又跳出来打圆场,她说,没有关系,外头到底比不上自己家里,吃饱了也可以少吃一点。

  叶峥呵呵笑了一下,他看着那个不知道该叫二婶还是小姨的女性,不禁赞叹论人情练达,把发生过的事情当作没有没有发生,他的二表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时,叶培文主动提出让谭奕宁去看看他让厨房为孙子准备的鲍鱼羹熬好了没有,谭奕宁忙不迭拉着叶景浦下去了,谭豇宓也突然挂心起了她养的宠物狗,于是也跟着下了楼。

  等到偌大的二楼只剩下了祖孙二人,叶培文慢条斯理地抽出一张黄杨木的凳子坐下,他好像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叶峥主动跟爷爷谈起一些公司日常经营的事情,叶培文虽然已经是年近八十的老人,但思路仍然清晰,这些年虽然早已经退出了一线,对公司的大小事务还是念念不忘。

  很明显,老人对这个话题很有兴趣,话风很快转向了叶培文不断在讲,叶峥在一旁听。叶峥一边听着叶培文的侃侃而谈,一边思索着要不要跟他提起父亲的病情。他担心这会刺激到老人的身体健康,可除了叶培文,叶峥一时间竟找不到别的家庭成员倾诉。难道要他跟继母和她那堂妹说?那无异于往火上浇油。

  叶景恒去医院体检这件事情,是另外一个司机小丁告诉叶峥的,他的父亲也在隐瞒着自己的病情。恒凯上个月跟方达公司签订了对赌协议,如果叶景恒的身体情况在此时被知晓,那么对恒凯的股值一定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一楼大厅的前门响起一阵骚动,很快,小徐上楼通知叶培文,叶景恒已经到了,请他们下楼用餐。叶峥刚想问既然叶景浦夫妇已经来了,那么叶淮为什么没有来,很快,他就把这句疑问收回,透过旋转的紫檀木楼梯可以一瞥一楼的风景,那个跟在叶景恒身后,手挽着他父亲大衣的颀长男子不是他的表弟又是谁?

  一席人陆陆续续地落了座,今天的主角叶景恒的面色看上去明显不佳,他的眼皮底子两道黑眼圈清晰可见,整个脸庞呈现出淡淡的青紫色。在一旁的妻子谭豇宓盛起一碗鸽子汤推到他的碗边,温声强调,“清炖的鸽子最滋补”。

  谭奕宁也笑着往叶景恒那边献上一碗海参小米粥,叶景恒笑着回绝,他说,又是海参又是乳鸽,他这顿饭恐怕要补过了头。谭奕宁端着粥的神色有些尴尬,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自若的神色,自然地聊起了别的话题。

  不知怎么,在晚宴即将结束的时候,叶景浦突然把话题聊到了他负责的一个三产公司上,他谈到最近有一个娱乐山庄的项目他比较看好,希望能把流通资金拿出一部分投入到那个项目上,一边说,一边打量着叶景恒的神色。

  叶景恒置若罔闻,过了一会儿,他说在饭桌上不谈生意的事。谭奕宁半开玩笑地小声抱怨叶景恒偏心,叶峥可以随便拿公司的钱资助别人办建材厂,自己的弟弟想要施展拳脚却就拿别的话茬来避。

  谭豇宓狠狠地瞪了谭奕宁一眼,谭奕宁讪讪地闭上了嘴,不过这话已经被叶景恒听见了。叶景恒脸色有些青紫,他重重地放下了筷子,强调他在公司里已经给了叶景浦一家人不小的权力,即使不算股份,他们一家人获得的财富也足够挥霍下半生,不要得陇望蜀,搞一些别的动作,打一些不该打的主意。

  叶景恒这番话说得有些重,或许又加上动了气,他说完之后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提前起身离了席。看到儿子郁郁离开,叶培文说他喜爱的电视连续剧已经开播了,要回房间看。随后,叶景浦父子说要去外面抽根烟透透气,叶峥也找了借口走了,一顿饭吃得众人不欢而散。

  眼看着丈夫和儿子走出了门口,谭奕宁摸了摸鼻子,对谭豇宓说:“姐夫的脾气真是越来越爆了。”

  谭豇宓夹了半截鲍鱼,听到这话也叹了口气,话里有些薄责的意味:“你也太贪心不足了些,如今半个恒凯不都是你们一家三口说了算,你们还要求什么?还有你们私底下对叶峥做的那些事,不要打量我们不知道,我劝你还是赶紧收手。”

  谭奕宁不禁张大了嘴,她头一次从堂姐嘴里听到她形容她和叶峥是“我们”。

  然而,谭奕宁的惊讶很快被另一外一声尖叫取代,徐阿姨突然在二楼狂烈地尖叫了起来。

  “这半老婆子发什么疯。”谭奕宁说着,一边快步走向二楼。

  很快,她被眼前的景象惊得捂住了脸,叶景恒呈一个大字仰躺在二楼大厅的地藏菩萨塑身前,全身僵直,脸色涨紫。沉香弥漫出的淡淡烟雾在他的身体上方轻轻飘散。

  谭豇宓也目睹了这一幕,她先是发出一声呜咽,随后一叠声地指挥着老保姆:“快,快去叫幺二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