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傍晚五点,四楼见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120 2019.08.06 00:10

  白鸽躺在宿舍里单人床的床板上越想越不对劲,他虽然没有在仓库里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可是那串钥匙的由来还是让他满腹狐疑。白鸽把钥匙握在手里,感受着青铜质地冰凉的温度。有一瞬间,白鸽想离开宿舍,再去那个仓库里一探究竟,那里一定还有他没有发现的东西,不过这样的想法也仅仅是一个想法而已,刚才的那一次尝试已经耗尽了他这个夜晚所有的勇气。

  白鸽在这个夜晚翻来覆去,辗转难眠。一会儿想着赵天龙家里的三个人全部都有嫌疑,一会儿想着他这个发现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利益。

  第二天一大早,白鸽给赵天龙打去了电话,谎称自己得了急病要去医院就医,在结束了电话里的表演之后,白鸽把青铜钥匙别在腰间,轻轻地走下了楼。

  刘学武生前账户里多出的那一大笔钱的金主就叫邹全,多么巧合,他早就应该想到的。邹全和叶淮跟这个仓库也有着一些不可告人的联系,或许对于这个钥匙,他们会比他更感兴趣。

  阳光海湾酒吧,那个位置并不难找,因为那个酒吧本身就是在S市极其有名的一个娱乐胜地,专门招待那些和酒吧名字一样土气的土大款。白鸽沿着记忆走到阳光海湾的门口,却被门口两位西装笔挺的服务生拦了下来。

  “早上不营业,要蹦迪晚上再来。”左边的服务生一本正经。

  “我找你们老板有事,重要的事。”白鸽急急地说。

  “有预约吗?”

  “没有。”

  “那不能让你进去。”

  “你告诉你们老板,城北顺风建材厂,有他想要的东西。”白鸽的语速因为心急变得飞快,门口那两个人就是不让他进去,所以他拿出杀手锏。

  服务生再次打量了一下白鸽的形象以及穿着,也许真的是人不可貌相,他转头走进酒吧大厅,让白鸽在门口等一会儿。

  服务生在十五分钟之后走出来,他传达了邹全的话。

  “傍晚五点,四楼见。”

  白鸽在阳光海湾酒吧对街的商场找了一个奶茶店干坐了一下午,也许是数月没有好好逛过街,他惊觉物价飞涨,在某个不知名巷子里的某家地沟油小吃店匆匆果腹之后,白鸽识趣地打消了看场电影消磨时光的念头,选择像钉子一样坐在奶茶店的卡座上,等待着五点钟的降临。

  白鸽在下午四点半离开了商场,在阳光海湾酒吧的那条街上闲逛,眼睛始终注意着酒吧门前的动向。终于,在四点五十五分的时候,一位服务生叫住了可疑的白鸽,在问清白鸽的来意之后,该服务生作出“你怎么不早点说?”的表情,然后把白鸽带进了阳光海湾的四楼。

  阳光海湾的内景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富丽堂皇,建筑整体呈金黄色,白鸽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拾阶而上,他惊讶地发现阳光海湾的业务远远不止酒吧而已,二楼是一层KTV,三楼看上去又像是桑拿房。

  邹全的办公室在四楼的尽头,走进四楼,白鸽开始感觉到阳光海湾的不寻常,这个地方让他有心惊肉跳的感觉,就连墙壁上的软包装也透露出浓烈的社会气息。邹全的办公室大门敞开,白鸽思考他擅自来到这个地方是否是个明智的决定,可他还来不及后退,就被服务生一把推了进去。

  “喔,是你啊,我记得你。”邹全开门见山的说,“你不就是上次那个拿着鸡-毛当令箭的看大门的?”

  “额……是的。”白鸽宛如一个犯错的小学生。

  “你说你有什么是我想知道的?”邹全不经意地转着手里的红酒杯,神态悠闲,他甚至都没有请白鸽坐下。

  白鸽迟疑地看了一下房间的服务生,这个小动作当然被邹全看在眼里,于是他笑了一下,给旁边的服务生递了一个眼色,服务生们静默地退出房间,顺带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现在可以说了?”邹全冷笑“关子卖的不小”。

  白鸽舔着下唇,拿捏着语言,他站在邹全面前缓缓开口:“我打开了仓库的门。”

  白鸽坐在副驾驶上,迎面吹来的冷风刮痛他的脸。邹全听着他开口说了那句话之后,就二话不说地把他带下了楼,并严肃地拷问白鸽这件事是否还有第三个人知道。白鸽不敢说有,虽然他也不能否认这种可能性,钥匙的主人可能已经发现,也可能没有,即使他内心无比倾向后面的一种可能。

  邹全直接把白鸽带进了叶淮的办公室。叶淮颇为惊讶,他对邹全说:“不是说了没有什么事不要随便到我这里来?”

  邹全把白鸽拖到叶淮面前,“把你刚才对我说过的话重复一遍。”

  白鸽不喜欢邹全对待他的粗暴语气,但是他不敢抱怨,于是他告诉了叶淮他打开了仓库的门。

  “真的有料?”叶淮看向邹全的眼神里意外还带着几丝惊喜。

  邹全点头作为回应,他断言那个仓库里必定透着古怪。

  在他们对话的时候,白鸽的目光落在叶淮书桌上的一幅全家福上,里面的人很多,布局看上去是两家人围绕着一个老人环形而坐,叶淮坐在老人左边,右边的人他也认识,是叶峥,后边坐着的应该是他们彼此的父亲。

  两个中年人一看就是叔伯兄弟,虽然上了年纪,仍难掩他们眉目间的清俊之色。叶淮的长相跟他们一脉相承,只不过眼神中多了几分凌厉,而叶峥则显得稍微格格不入,他是那种传统帅哥长相,浓眉大眼,五官深邃又立体,加上皮肤的颜色又略深,白鸽觉得,在这张照片里,他跟谁都不像。

  “打开门之后你又发现了什么?”叶淮用食指敲着桌子提醒白鸽回魂。

  白鸽愣了一下之后说:“我发现了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盒子里面有什么?你怎么像挤牙膏似的。”叶淮瞪着白鸽,面有愠色,方才谈笑风生的人顷刻就变了一张脸。白鸽感觉一股凉意在背后升起。

  白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叶淮撒谎,也许邹全的存在让他想起了早逝的刘学武,也许是叶淮的眼神中透出的令他害怕的东西使他不自觉地想要留一手。

  白鸽缓缓地说,那个盒子他没有打开,盒子外面上了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