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江海寄余生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198 2019.07.21 21:59

  叶峥从网球馆走出来,拿出手机打算给黄钰拨一个电话。突然想到对方那边的会议一时间可能还不会结束得那么快,于是又放下了抬起的手,打算先随便在网球馆附近逛一圈。

  网球馆位于闹市,毗邻商圈,绕过一个巷口就是某个大型综合购物广场。叶峥走到购物广场一楼门口前的小吃一条街,发现一个小女孩正在一个卖波波球的摊位上驻足不前。

  卖波波球的小贩拿起一根球在手里摇,按动了手柄上的开关,球身就发起了白色的荧光。

  “这个球在晚上玩更好看,买一个吧,给你打一个折,只要三十块”。小贩说。

  小女孩紧紧地抿着嘴,一言不发,内心似乎在进行激烈地挣扎。最后摇了摇头,依依不舍地低着头走开。

  叶峥走过去,打开钱包,找出几张零钱买下了那个球,然后递给小女孩。

  “送给你。”

  女孩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很高兴,她伸出手,但是一瞬间又缩了回去。

  “我小姑说不能随便拿陌生人的东西。”

  叶峥笑了,他试图让自己看上去和蔼一些,半蹲下来,平视着小女孩说:“但是你很喜欢这个东西,是吗?”

  女孩点了点头。叶峥说:“喜欢就拿着吧”,把手柄递到女孩的眼前,这一次,女孩把球接了过去,叶峥站起来准备离开。

  “余声,收到叔叔的礼物要记得跟叔叔说谢谢。”

  叶峥抬起头,发现说话的是刚刚一起打过球的小赵护士,她的手里提着一个大润发的购物袋。

  小女孩扑到赵韫娴的身上,赵韫娴爱抚地摸着她稀疏的羊角辫。

  “赵护士,你女儿都这么大了。”叶峥有一些惊讶,赵韫娴看上去二十五六上下,跟他差不多的年纪,但拽着她衣角的小姑娘看上去已经上小学了。

  “喔……啊?”赵韫娴反应了一会儿,笑着解释说:“这是我的侄女。”

  “你刚从网球馆出来吗?”

  “是啊,你们走了之后,我又跟我的堂弟玩了一会儿别的。”

  “这样啊”赵韫娴点点头,“我带我侄女回家做饭。”

  “可是滕……”在旁边听着的小女孩突然插话,她刚张开嘴巴,赵韫娴已经无声地把手掌覆在了她的唇前。

  “余声,跟叔叔说再见,还有谢谢叔叔送给你的礼物。”赵韫娴温柔地说。

  “喔,叔叔再见,谢谢叔叔。”小女孩的声音讷讷的。

  “那么我们就再见了。”赵韫娴对叶峥说,然后牵着余声的手在商城门口告别。

  余声的名字本来叫“余生”,取自苏东坡的诗句“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余声的奶奶,也就是赵韫娴的妈听到了这个名字之后非常不满意,她说,怎么能给小孩子起这样不吉利的名字?不由分说地带着孙女,把户口本上的“余生”改成了“余声”。

  虽然这样一改名字的意思就完全变了,不过姓名说来也只是一个代号。赵韫娴想,这样也好,她不应该把这些东西寄托在一个小孩身上。

  走到附近的公交车站,赵韫娴停下来,问侄女:“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来的。”

  余声说:“滕娇阿姨告诉我你今天下午会来医院附近的网球馆,我就来找你了。”

  网球馆离赵韫娴的家只有三站地的距离,但是市区路线繁杂,小孩一个人在外面乱走很容易走丢,赵韫娴无法设想今天如果没有在商城门口遇见余声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去网球馆找我怎么会找到商场门口呢”赵韫娴严肃地说,小朋友真是口不对心,这样乱跑真是太危险了,想到这里,拉着侄女的手不由得收紧:“下次再出来玩,让滕娇阿姨带着你一起。”

  余声撇了撇嘴:“小姑,我已经八岁了,你不要总管着我。”

  这个时候,四十一路公交车已经适时地停在她们面前,赵韫娴没有说话,带着余声上了公交车。

  晚高峰之前的公交车上竟出人意料的没有多少人,赵韫娴带着余声找到一个并排的座位坐下,车启动的时候,余声突然神秘地把脑袋凑到她的跟前。

  “姑,刚才那个叔叔是谁?”余声举着波波球,一双眼睛亮晶晶。

  “谁?”赵韫娴意识到她在说叶峥,于是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喔,那是姑姑在大街上随便遇到的一个人。”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在他面前提起滕娇阿姨?”

  “嗯……因为姑姑想上厕所,所以想赶紧回家。”赵韫娴随便编了个理由说。

  “你真的和他没有什么吗?你看他的表情很不自然哦。”小孩子明显对这个答案不够满意。

  “什么叫不自然,我看你是电视剧看得太多。”赵韫娴有些头疼,俗话说的好,七八岁的小孩总是喜欢做一些令人抓狂的事情,她现在感受到了。

  好在余声并没有继续跟她纠缠“自不自然”这个话题上,她把玩着手里的波波球,自言自语道:“他很帅哦。”

  公交车地后门“刷”地打开,赵韫娴呵呵地笑了一声,牵着侄女下了车。什么自然不自然,小孩感兴趣只是因为人长得帅。

  走到玄关,饭菜的香气已经隐隐约约地冒了出来。滕娇在厨房大声说:“余声,你不是到楼底下去玩了吗?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赵韫娴在心里“果然如此”地笑了一声,看了余声一眼,换上拖鞋,准备改天好好对这个侄女进行一场小朋友人身安全教育。

  余声扁了扁嘴,好像要解释什么,不过最终也没有说出来,拿着球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赵韫娴走进房间换衣服,关上门。一门之隔的客厅,滕娇好像在跟余声聊些什么,两个人兴高采烈地笑成一团。赵韫娴扶着冰凉的墙壁,轻轻地坐了下来。

  相遇总是这样让人猝不及防,也许余声说的是对的,她今天下午的表现确实有一些不自然。

  叶峥……还是跟记忆里的样子差不多,好像长高了一点,眉宇间多了几分沉稳的气度,脸上也没那么爱笑了。

  赵韫娴抚摸自己的心脏,她能感觉到那里还在剧烈地跳动着。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真是太突然了,她无法想象自己真的有一天会跟叶峥在一个体育馆发生无数次对视,不过她同时也确认了一件事情,叶峥是真的不记得她了。

  赵韫娴突然觉得有一些遗憾,但很快又被另一阵复杂的情绪取代。不记得也有不记得的好处,有些事情,她一直记得,不过她倒宁可自己忘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