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没有归程的旅途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149 2019.08.07 22:29

  前往蓬山洲的客运站乱哄哄的,白鸽颓败地坐在检票处外面的座位上,手足无措。吵嚷又粗鲁的游客们令他心生警惕,他小心地捂紧口袋里的五千块现金,那是他下午刚刚从提款机里取出的仅有的巨款。

  五号客船准时在港口等候,检票员刚打开了闸,那群游客就饿虎扑食一般地朝入口推推搡搡地涌去,白鸽差一点被挤到了海里。

  “真是一群野蛮人!”白鸽忿忿地叫喊着,他的声音刚发出去被淹没在明显亢奋的人流和呼啸的海风里。

  底层的船舱又湿又滑,舱板上甚至还有几块未来得及清理的苔藓,白鸽成功地被那摊东西拌了一跤,摔了一个狗啃泥,后面几个野孩子尖叫着从他头上踩过去。

  这趟旅程从一开始就不顺利,当白鸽终于按照船票上的座位号码找到了他的位置之后,他发现他的座位上躺着一个彪形大汉,一个人占了两个位置。

  白鸽怯懦地推了那个大汉一下,小声地请那个人起开,向他出示自己的船票。

  “你说什么?”该大汉被打扰之后显得非常不高兴,他扯着嗓子朝白鸽大声嚷嚷,白鸽吓得哆嗦着往后退。

  “我说你把我的座儿占了。”白鸽鼓足勇气小声地说。

  这一次大汉干脆眯上了眼睛,他放肆地横躺在两个座位上,指着船舱外的甲板对白鸽大喊:“滚。”

  周围的旅客已经被这边的状况吸引了注意力,他们纷纷转过头来,却没有丝毫想要帮助白鸽的意思,看向白鸽的目光好像无事生非的人是他自己。

  “这都是什么事!”白鸽气得跺脚,他跑到机舱去找乘务员,所谓的乘务员就是两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两个小姑娘一个正在给另一个做美甲,叽叽喳喳地笑个不停,白鸽红着脸在旁边站了半晌,再三重复了自己的来意。终于其中一个小姑娘不耐其烦,她翻着眼说:“真晦气。”蹬蹬蹬地跑上二层客舱把那个占了白鸽位置的大汉指着鼻子大骂了一通。

  大汉不情愿地坐起来,往里边挪了挪,仇恨地蹬着白鸽。乘务员指着空着的位置对白鸽轻蔑地说:“坐吧。多大点事你不能自己解决?”,说完甩着头走了。

  白鸽看大汉是那个情形,哪里还敢坐,低声谢过乘务员之后,苦着脸走到客舱外的甲板上找了一个空地站着,好在航程只有两个半小时,他可以坚持。

  海风里带着浓烈的腥气,白鸽站在空旷的甲板上,迎面风刮在他的脸上就好像在一下又一下抽他的巴掌,白鸽赶紧换了一个背风的位置,这一次,他看见了熟悉的S市在对岸渐行渐远。

  S市以经济之繁荣笑傲长三角地区,是无数青年人背井离乡挤破头也要扎根的地方。但是白鸽不喜欢S市,S市处处都好,可是他享受不到。他把这个原因归结于他的父亲刘万宝,他的父亲是一个标准的城市贫民,这让他从出生开始就在这个贫富悬殊的城市里饱受各种各样的刺激,白鸽经常幻想,如果他能够有幸寄生于一个富足的家庭,那么展现在他眼里的风物一定会是另外一种风景。

  随着高耸入云的电视塔的轮廓渐渐模糊,S市彻底消失在了白鸽的视线里,成为了一片彻底的虚无。夹杂着说不清的情绪,白鸽扶着桅杆呆呆地眺望,这是他三十年来第一次离开S市,他半生都寄居于此,但是他又觉得S市是如此的陌生。

  手机的闹钟又响了,提醒着白鸽又应该登陆游戏做任务了,白鸽打开梦幻江湖,却发现怎么样都连不上去,原来这片海域没有信号。

  “这下子可亏大了。”白鸽懊恼地蹲下去,满心遗憾地翻看着手机里的相片打发时间,他放不下游戏里那些虚拟的数据,并且伴随着头部阵阵的剧痛和心脏的狂跳种种不适的症状。他已经完全被他强烈的占有欲和胜负欲操控了,手机游戏只是他贪婪的一种表现形式。

  五号客船摇摇晃晃地停泊在了蓬山洲渡口的港湾,船上的乘客又如同来时一般一哄而散。白鸽跟着人群大流走向码头边的一家旅店,却被告知已经客满。

  “这么大一个岛上居然只有两家旅店!”白鸽坐在码头驶往小镇中心的公交车上,气咻咻地感叹。方才酒店的店员告诉他镇中心还有一家高级的旅店,因为价格比较昂贵,所以一直以来生意都不算太好,他可以尝试在那里找到一个栖身之处。

  蓬山之星旅店的位置不算难找,就在小镇高中的旁边,走到酒店门口,白鸽暗笑岛上的居民没有见过世面,居然把这种地方称为高级,这种旅店在S市只能勉强获得三颗星。

  顺着旋转门走进大堂,白鸽对这个酒店的第一感觉就是红,红色的地毯,红色的墙壁,墙壁上悬挂着大型红色喜庆的年画,就连前台也是红色的,白鸽大胆猜测蓬山之星的老板之前一定是搞婚庆的。

  前台的小姑娘不太搭理白鸽,把他晾在旁边好一会儿才甩给他一个门牌,还是那种老式的钥匙。

  “现在的小作坊房间不都是刷卡的?”白鸽拿着钥匙走上楼,深感蓬山洲酒店业之落后。并且轮渡也好,还是这个宾馆也好,蓬山洲的服务人员都给白鸽一种强烈的上帝之感,付了钱也不给好脸,难道是现在的服务业都喜欢搞错位?

  房间在意料之内的潮湿,并且正对大街,好在这个岛上的车流不算太多,入了夜之后也算安静。白鸽扑倒在床上,床板硬得把他弹起来。这么糟糕的服务一晚上还要收他四百五十块,白鸽终于明白了蓬山之星生意寥落的原因,同时他为自己严重低估了这里的消费指数感到懊悔,他怀疑身上仅有的五千块钱能否支撑到他离开。

  岛上三天一班的航班意味着赵天龙在三天之后才会返航,在他离开之前的这三天里,只要白鸽有任何一天能够成功觅得他的踪迹,他这一次的旅程就不算白费力气。而且这个岛令人意外的小,说不定赵天龙此刻正和他住着一家宾馆,弹丸之地,他又能到哪里去?

  白鸽想到这里中断了思绪,安然地躺在床上睡去。墙上的时钟划过十二点,至此,他生命中倒数的第三天结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