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这一刻的团圆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283 2019.07.28 23:34

  白鸽是在下午两点钟的时候被刘万宝一把推醒的,彼时他已经昏睡了七八个小时,白鸽从一个月之前开始陷入了强烈的精神紊乱,具体表现形式为晚上迟迟不能入睡,早上又不能按时醒来,清醒过后的大多数时间也是混沌的,因为过于投入游戏导致被游戏吞噬了。

  “这都已经几点了?你居然还好意思躺在床上乎猪头?”刘万宝面目狰狞,今天是大年三十。

  白鸽朦朦胧胧地睁开眼,剧烈的阳光刺痛他的眼睛,而刘万宝接下来的话更刺痛他的心。

  刘万宝说:“你看看人家刘学武,一大早上就出门里外张罗了,而你呢,这么大岁数,还这么没出息,我真是不好意思说你。你连刘学武都比不上。快起来,出去给我买一捆香,别让你余阿姨等着。”

  白鸽憋着心里的气,一边套衣服,一边顶嘴,抱怨刘万宝不够爱他。

  刘万宝从鼻子哼出一口气:“你这么没出息,我对你当然是有条件的爱,而你对我必须无条件的服从,你不要忘了是谁生下了你。”

  白鸽又拌了几句嘴,刘万宝气得打了他一下。在厨房里和饺子馅的余彩凤听到里间的响动后出来劝解。

  余彩凤的手上还沾着几粒蒜末,她握住刘万宝抬起的手说:“这大过年的,怎么还动起手来了?”

  刘万宝已经露出了丑恶的面目,他呲着不整齐的黄牙,好像要一口把白鸽吞下去,他暴跳如雷地叫喊:“这么闹心的东西,我看还是死了好,过完年赶紧就从我家里滚出去,有多远滚多远。”

  “呸呸呸,说这样的话也不嫌晦气。”余彩凤一边说一边把白鸽往外边推,推到门口的时候,她悄悄对白鸽说:“你爸爸的厂里效益不好,发不出工资了,说好了过年要分的东西也没给,你还是出去,省的他拿你撒气。”

  白鸽气急败坏地说:“我就知道是他自己无能,我也巴不得他赶快去死!”他打开门,急匆匆地冲了出去,迎面而来的凉风吹得他一个激灵。

  林荫路尽头的小卖铺还开着,白鸽买了一捆香阴郁地走回家,路边有两个七八岁的男孩在对着放烟花,喷射四溅的火花在白鸽看来觉得触目惊心,他急忙往旁边躲,害怕那烟花崩到他的身上。

  那些小孩的安全意识非常差,他们嬉笑着,扭打着,游走到了白鸽的身边,火星子在空中飞舞着,在白鸽的棉袄上烧出一个小小的洞。

  “你们这两个傻X”白鸽惊叫一声,狠狠地诅咒着那两个小孩,企图用威慑感镇住他们。奈何那两个男孩胆子很大,根本不受白鸽的恐吓,他们挥舞着手里的烟花高声尖叫着,张牙舞爪地朝白鸽扑过去,白鸽被两个八岁小孩追得落荒而逃。烟花迸出来火星落在街边停泊的汽车上,发出此起彼伏的警报声。

  白鸽气喘吁吁地赶回家,把香递给了余彩凤,犹自拍着胸口惊魂未定。余彩凤挑出三根香点燃插进香炉里,狭窄的堂厅升起一道若有若无的白烟。

  刘万宝在香炉面前祭拜了几下,依旧板着个脸,也不看白鸽。转身的时候,突然给了白鸽一个极为轻蔑的眼神,一言不发地走到里屋去闲坐。

  白鸽觉得伤心透了,又急匆匆地打开门冲了出去。

  白鸽在小区的路上漫无目的地闲逛,地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他走得急,没有注意脚下,在冰面上趔趄地转了几下,险些滑倒。

  把小区都逛遍了之后,白鸽在小区公园里捡了条长椅坐下,内心空落落的。四处挂起了过年用的红灯笼,广场上是行色匆匆要赶回家团聚的人,他们都有一个家,而他却不知道家在哪里。

  白鸽突然枯坐在长椅上回忆起了他不幸的人生,过完年他就满三十岁了,他精神不好,工作浑浑噩噩,情感生活更是欠奉,内心世界是一片贫瘠的荒土。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他前三十岁的人生,那就是众叛亲离,无所事事,在这样一个喜庆的节日里,这种自我否定的悲观情绪被渲染在空气里的热闹氛围格外地放大,这让他更觉得悲从中来。

  坐到夕阳落山的时候,白鸽的手脚已经冻得发麻。刘学武从公园另一侧走出来推他的肩膀。

  “你真是像一个小孩一样。”刘学武说,他把白鸽从长椅上拉起来:“跟我回家。”

  白鸽机械地跟着刘学武走进家属楼,久违的温热感觉再度包围了他。余彩凤殷切地在门口问候,刘万宝坐在凳子上,表情略微不自然。

  余彩凤拉白鸽坐下吃饺子,她说:“大过年的不许拉着个脸。”一边说,一边拿出一个平板电脑摆在饭桌上,他们家没有电视,平板电脑里播放着春节晚会前的预热节目。

  不知是不是被那喜庆的氛围感染,余彩凤在一旁给刘万宝使眼色,于是刘万宝闷声给白鸽夹了一筷子饺子,余彩凤拍手笑道:“这就对了!”

  他们一家人看了一会儿节目,楼下已经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刘万宝拉白鸽出门放鞭。

  白鸽皱着眉头说:“放鞭炮污染环境,应该取缔。”

  刘万宝的语气里有难得的温柔:“这个是传统文化,今年也就放最后一次,以后也放不动了。”

  白鸽没说什么,缩着脖子跟着刘万宝下了楼,在居委会划定的燃放爆竹的区域里找了一块相对空的地方。

  刘万宝把长挂鞭仔细地摆放在结了冰的地面上,长时间从事体力劳动又上了年纪导致他的脚步有些蹒跚。在即将点燃爆竹燃芯的时候,他突然回头,对着白鸽招手道:“来,儿子,你放一次。”

  白鸽捂住脑袋摇头,说他不敢。

  刘万宝强拉着他的手走到挂鞭前说:“你放一次,我数一二三。”

  白鸽想起了他童年的春节夜晚,那时候他的妈妈还没有出事,刘万宝也曾在这样一个夜晚执着他的手点燃为儿童特制的小鞭。

  白鸽鼓起勇气,用香点燃了鞭炮的芯线,捂住耳朵迅速退后,刘万宝嘿嘿地笑着,挂鞭在他们眼前噼里啪啦炸开,在夜晚闪耀着白色的光芒。

  周围别人家的鞭炮声也在噼里啪啦地想着,间或夹杂着大人和孩子的欢笑声。白鸽被突如其来的莫名情绪感染,多么奇妙,他在那一瞬间放下了所有对刘万宝的怨恨,不再去埋怨他是那么狂躁而情绪化,也不再去埋怨他没有给自己提供好的资源。刘万宝不是一个好父亲,但他也是世上唯一与他骨血牵连的至亲,他愿意用余生好好来修补这一段关系,想到这里,他又觉得未来充满希望。

  然而白鸽没有想到的是,这会是他生命中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