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执局者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006 2019.07.20 20:03

  “咝”。白鸽夸张地叫喊着。

  赵韫娴捻起一根棉签沾了碘酒,扒开白鸽的头发,露出青色的头皮。

  “痛死了。”白鸽说,“我应该跟那个男的要医药费。”

  赵韫娴认真地说:“你只是擦破了皮,涂一点碘酒就可以了,连抗生素都不需要开。”

  白鸽嘟着嘴,更来劲了,他说:“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完了。”

  倚在窗台上冷眼旁观的赵天龙冷笑一声,他抓起白鸽的胳膊,提着他就往门外拎,边走边说:“好啊,走,我现在就陪你去找叶峥的堂弟说理去。”

  “哎呀,我就是嘴上说几句,你要干什么。”白鸽连忙推搡着,一双短腿在地上划着圈。“算了,算了。”白鸽挥舞着双手,他一想起叶淮阴鸷的样子就觉得心里发麻,哪敢真的上前去跟他理论。

  赵天龙也不再拉他,环抱着双臂靠在墙上,给了赵韫娴一个会意的眼神,仿佛在说,你看吧,这个人就是这样欺软怕硬。

  赵韫娴抿嘴一笑,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好。白鸽也觉得有些羞愧,他低下头,掏出手机,装作若无其事地玩起了游戏。

  白鸽很快就沉醉在游戏中,过了一会儿,他觉得气氛出奇的安静,没有人说话,于是抬起头,发现赵天龙闲闲地看着他。

  赵天龙的笑容是一种无声的驱赶。白鸽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这里有些多余,于是讪讪地起身说:“没我的事,那我走了。”走到门口,他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朝赵韫娴鞠了一躬,说:“谢谢你,赵护士。”

  “总算不是太傻”。赵天龙走到门口带上了门,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到赵韫娴的手里。

  “喔,这是什么?”赵韫娴愣了一下,她拆开信封的一角,发现里面是厚厚的一沓人民币。

  “平白无故的给我钱做什么?”赵韫娴把信封塞回堂弟的手里。

  赵天龙并没有打算收下的意思,他懒懒地说:“也不单单是给你,余声上小学了,我这个做舅舅的多少也应该表示一下。”

  赵韫娴犹豫了一会儿,她掂量了一下那个信封的重量,这份“表示”确实有些重。

  “收下吧”,赵天龙把信封合在赵韫娴的手里说:“我也得回去了。”

  “啊……呃,不到我那里吃顿饭再走吗?”

  “不了,今天真的有事。”赵天龙向赵韫娴挥了挥手,转身背起包,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赵韫娴送堂弟走到医院的大门口,今天不该她值班。现在时间是下午四点半,附近的菜市场可能还没有关门,赵韫娴打算去那里逛逛,顺便给侄女挑一些小孩子喜欢的零食。她没有发觉,就在她刚才走出的那所医院的七楼,有一双眼睛正在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行了,妈,你要演到什么时候才算完?”目送楼下那对堂姐弟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内,叶淮转过头,不耐烦地看向眼睛哭得像一双水蜜桃的谭奕宁。

  谭奕宁抬起头,一双凤眼犹带泪痕:“什么叫做演,你大伯现在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他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以后恒凯不都归了叶峥那个毛头小子?哪还能有咱们的立足之地。”

  叶淮听到这话笑了一下,他不疾不徐,话音里还带着几许嘲弄:“反正大伯现在这个样子,就算你哭昏过去他也看不见。况且你在他背后干的那些好事他也未必一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晕倒,你自己心里有数吧。照我看,你纯属在这白费劲,等他醒了不会有你什么好果子吃。”

  叶淮的这一句话正戳谭奕宁的命门,她的一张巴掌小脸瞬时间变得面色煞白。

  叶景浦在旁边轻轻斥责儿子:“你怎么能跟你妈这么说话,他还不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就可以胡作非为吗?”叶淮瞬时抽下了笑脸,换成了一副怒相。他走到母亲的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挑唆长利的老李扣着手里的货不发,让叶峥负责的宝华园三期项目迟迟开不了工。又指使人事处的李老太婆跑去闹什么整顿,把工程部那些做老了的员工换掉一大半。我很好奇这些昏招你都是怎么想出来的?”

  谭奕宁停止了抽噎,她缩起了脖子一言不发,面色羞红。诡计被当面拆穿总是那样尴尬,何况捅破这层纸的还是亲生儿子。

  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重,叶淮放缓了语气,蹲下身体,保持和母亲持平的位置。

  “我知道你心里着急,可是再心急,你也不能胡来。你做这些事情,损坏的是整个恒凯的利益。”

  “我不是也被逼的没有办法了吗?”谭奕宁捂住脸干嚎一声:“叶峥改了财务手续和营销方案,我一点儿也说不上话了,他这是在打我的脸!”

  叶淮叹了一声:“恒凯的财务积弊已久,叶峥推行的这些新方案未必是朝着你这个财务总监来的,而且按照他的性格,他也不是一个记仇的人。”

  “叶峥做的不出色,不就显得你能干吗?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让你大伯看重你啊。”谭奕宁惨白着脸无力地攀扯。

  “得了吧。”叶淮嘲弄地说,“妈你以后还是少做这些损人不利已的事。”,突然他的话风一转,“叶峥名下的那个建材厂是怎么回事?”

  “喔,那个是他投资的一个项目,厂长是王木生的亲侄子,说起来和咱们家里也有几分源渊。”旁边的叶景浦接过话茬,“怎么突然聊起这个”

  “王木生不就是叶峥母亲的老同学?”

  “这个你也知道。”叶景浦露出几分惊讶的神色,“听说他们之前好像是在一个班级里上过课,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再说,谁会去注意这种无关紧要的东西?”

  “是吗?”叶淮不置可否,手指转着一颗翠绿色的松石戒指,笑容变得愈加意味深长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