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打在心上的一巴掌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886 2019.07.06 17:24

  白鸽经常会想,如果那天他没有在车站昏倒后果会是怎么样,也许他会一气之下离开这个伤心地,从此浪迹天涯,又或许沦落街头,成为城市收容站的一员,这样的想法让他有一些后怕。

  尽管有无数种可能,但现在,那些都是没有可能的事情了。白鸽如今惬意地躺在集体宿舍的下铺,迎着窗帘透出些微的晨光,玩了半个多小时的手机,做完了五个账号的任务,等到七点二十的时候,他就可以去食堂享用一份精美早餐,然后晃晃悠悠地走到工位,换一个位置继续虚度时光。

  白鸽的舍友们也逐渐下了床。与其说是舍友,不如说是住在一个房间里的人更为合适,因为白鸽跟这些人的关系并不融洽,他总觉着这些人在为难他,出于报复心理,他忍不住要暗地里给他们搞一些小破坏,所以不到一个月,他就成功把这些人全都得罪光了。

  “刘亮又起来玩手机啦,以后听着点你那闹钟铃声,早上被你闹得睡不好”说这话的是宿舍长龙哥,但其实他今年只有二十六岁,大名赵天龙,擅长侦察和综合格斗,据说在来这里之前,他曾经是武术学校的一位教练,这或许可以解释他一身惊人的本领是从何而来。

  白鸽搞不懂大老王为什么会招这么一个人进来,他们公司是建材厂,不是健身房,更不是什么拳击馆。赵天龙明面上的工作是保安大队的副队长,可是你听说过哪家公司会给一个保安一个月开十万的?这个赵天龙身上充满了可疑之处,不过不该他问的,他也不会去过问,除了手机游戏和今天吃什么,剩下的事情他通通不关心。

  赵天龙从上铺沿着护栏翻身跳下了地,屋梁上方仿佛有灰尘簌簌而落,赵天龙想,这个条件确实是有一些艰苦,当初大老王去挖他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不过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大老王,建材厂刚刚交接完成,百废待兴,一切都处在建设当中,虽然说他们暂时需要挤在老旧的集体宿舍里,不过很快,供给中高层享用的高级住宅区就会修缮完成,到那时,会有若干户型供他挑选。

  虽然住宿条件欠奉,大老王给出的待遇却是格外优渥,不但薪资是其他同类职务的三倍有余,除此之外还附赠股票若干。赵天龙想,他还年轻,也就是苦这几年,等到成家立业的时候,他自然会换一个工作安享清福。当然,抱有此类想法的人在工厂里也不在少数。

  白鸽和这些人不同,生活并没有赋予他那些美好的憧憬。他的工作是黄钰头脑一热强迫大老王塞进来的,本来黄钰想让大老王给他安排一个财务之类的工作,可是很遗憾,白鸽对财会方面的知识可以说是一窍不通,虽然他曾经就是学这个的,最后他只得到了一个仓库管理员的岗位。反正也只是看大门,多他一个也不多,大老王也不缺那几个钱,全当看在好友的面子上做慈善了。

  白鸽心里并不是很感激黄钰,和他同宿舍的人工资动辄是他的数倍,这种比较带来的差距让他十分不快。况且他的工作没有任何技术含量,这就意味着他没有升值涨薪的空间,干股分红什么的更是妄念。赵天龙在为一台笔记本电脑或是一双限量版球鞋消费万余元的时候,他只能在宿舍里啃着辣条,捧着一个过时的手机玩游戏,连往游戏里充六块钱让自己轻松一些都会让他取舍半天。

  其次,地板厂的位置实在是过于偏远,这导致快递送过来要比送往别的区域慢上好几天,白鸽在网上购买的时鲜零食送到手保质期往往只剩下了几个小时,这让喜爱美食的白鸽不能够忍耐,他想,如果黄钰一开始就告诉他这些,他是不会到这个鬼地方来的。

  白鸽陷入了这样的思绪,这导致他心情一下子十分混乱,他听见了赵天龙对他提出要求,心里很不舒服,他觉得赵天龙比他过得好太多,却连这么一点小事都不愿意包容他;当然,赵天龙原本也不期待问题会就此解决。白鸽扬着头哼哼唧唧地玩手机游戏,趁赵天龙走出门的时候,他突然朝人家骂了一句:“作死!”

  也许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一只脚踏出宿舍门的赵天龙有些恍惚,他仿佛听到了有人在背后辱骂了他,循着声音的来源,他神游一般地走到白鸽的床前,语气抽离:“你说什么?”

  白鸽摇头晃脑地耍贱:“好狗不挡路,话不说第二遍。”

  赵天龙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这一次,他终于听得一清二楚。他不敢相信一向被他视为蝼蚁的白鸽竟敢对他如此张狂,于是他伸出右手,揪住白鸽的领口,像提起一只顽皮的小狗,白鸽的头应声撞上了床头。

  “把你刚才说的话再重复一遍。”

  这个时候,宿舍里其他的人已经围了过来,他们看见白鸽被揪着领子提在半空,徒劳地蹬着腿。

  这个样子,真像是一只被抓住的牛蛙啊。围观中的郭绰这样想着,厨师要做牛蛙的时候,牛蛙挣扎着想要逃脱就是那样蹬着腿。但白鸽不是牛蛙,如果非要用一种动物来形容他,郭绰觉得用乌龟更为贴切。白鸽平常缩头缩脑的样子,看上去仿佛没有攻击性,但其实他的报复心理和待机时间都非常强,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就会猛地伸出头来咬你一口。

  这样纠缠下去是没有意义的,郭绰伸手勾住赵天龙的肩膀:“行啦,咱们去吃早饭吧。”郭绰的手指在赵天龙肩头规律地按动着,以平复他激愤的情绪。

  赵天龙盯着白鸽看了一会儿,松手把白鸽放下了。白鸽被赵天龙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哆哆嗦嗦地缩到墙角,嘴上仍是不依不饶:“真倒霉,大清早碰上这么个疯子。”

  “你够了啊。”郭绰指着白鸽的鼻子警告,这个白鸽真是没事找事。

  而赵天龙的动作更快,他一个马步向前,等白鸽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已经多了两道红红的巴掌印子。

  白鸽羞愤地捂着脸,眼睁睁地看着赵天龙和郭绰二人扬长而去,哀痛得栽倒在床上。其他人看到胜负已分,主角已经黯淡退场,也各自散了。

  这样颓败地在床上躺着,脸上火辣辣的灼烧感尚未褪去,白鸽恹恹从床铺上拾起手机,打算登陆游戏调节一下心情。

  幸好,没有其他人像他一样勤劳,白鸽尽情地挖着宝箱,独占奖励的感觉可真好。

  白鸽正高兴地玩着,一个衣着鲜亮的人从树林里闪亮登场,那是去而复返的泽言哥哥。

  “白鸽还在线啊,我都吃完晚饭了,你居然还在玩。”他故作惊讶。

  腰带上黄澄澄的小扇子,代表了泽言哥哥高贵的VIP身份,而他身上那件花费不菲的极品皮肤,在此刻白鸽的眼里看来更是分外刺眼。

  于是白鸽切换了小号,悄悄潜入密林,躲在暗处,趁泽言哥哥开一个珍稀宝箱的时候,在他背后猛然拔出宝剑,将那个眼中钉劈倒在地,并且顺手拿走了宝箱里的稀有精魂。

  “我已成功将你打倒。”白鸽耀武扬威地炫耀道。

  金色的光环在泽言哥哥的身上闪烁着,过了几秒,倒在地上的他又当着白鸽的面原地复活,泽言哥哥说:“好吧,服了你了,小号王。”

  “你就嫉妒我吧。”白鸽神色不快,他掏出另一个手机,调出更多的小号,预备将泽言哥哥再次打倒在地,他要让这个讨厌的人从他眼前彻底消失。

  这一次,泽言哥哥躲过了白鸽的偷袭,乘着七彩祥云飞到了白鸽的头顶,因为白鸽没有那种高级道具,他拿泽言哥哥没有办法了。

  “嫉妒你,你没有搞错吧。”泽言哥哥气定神闲,“你难道不是一个屌丝吗?”

  屌丝?白鸽心里一阵抽痛,他今天早上受到的刺激已经足够多,一时间竟然无法出言以对。

  泽言哥哥对他的嘲讽并未结束,说出的话像连珠子弹一样打进白鸽的心脏:“像你这种没钱瘾还超大的人才会玩那么多小号,因为你的时间不值钱罢了。”

  隔着薄薄的手机屏幕,白鸽感受到了深深的鄙夷,他不可抑制地尖叫道:“我住五百平米的大平层!”实际上,他的活动面积只是一个床铺。

  白鸽气馁了,他不得不承认,虽然他在游戏世界里处处占尽先机,但在现实生活中,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