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佳节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318 2019.07.27 20:38

  赵韫娴牵着余声的手走在商场二楼,年前的几天商场里总是分外的热闹,到处都是上赶着置办年货的人。滕娇也从城市的另一端赶了过来,跟她们吃一个团圆饭,因为再过几个小时,她就要乘着夜班车回老家去过春节了。

  余声对于滕娇阿姨的印象还是非常不错的,不但但是因为在赵韫娴最忙碌的时候,滕娇承担了很大一部分照顾她的责任,更是因为滕娇总能体会她的心意,对她提出的大部分要求都能无条件地满足,不像她的韫娴姑姑,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她。

  至于外面流传着的那些关于滕娇阿姨的流言蜚语,余声都不相信,因为她曾偷偷打开过滕娇阿姨的衣柜,看看那里都有些什么好东西。令她失望的是,整整齐齐叠在收纳箱上边的,居然是一沓秋裤,就是那种普通的纯色秋裤,套在腿上。从这一点上来看,余声相信滕娇阿姨一定是一个本分的女人。

  出了商场,余声又被姑姑牵着手走在一条偏僻的陋巷里,因为她点名要吃一种特色风味小吃,韫娴姑姑起初是不同意的,她认为那样的东西不干净。好在滕娇阿姨及时帮了腔,滕娇阿姨说,既然小孩子想吃那个,那么偶尔吃几次也没有关系。可能是不忍心再次面对孩子失望的眼神,姑姑想了一会儿同意了,余声高兴地跳起来,滕娇阿姨对她真是太好了。

  可是谁也没想到那种偏僻的小巷子里突然会开出一辆小轿车来,差一点撞到了余声的身上,辛亏韫娴姑姑反应得快,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

  滕娇朝那个司机狠狠地骂了一句,车主听到了那句咒骂,摇开车窗探出头来,他看起来很嚣张的样子。在她们对视的那一瞬间,两个人都愣了一下,然后车主摇上车窗,嗖地一下开走了。

  “你认识那个人?”赵韫娴好奇地问滕娇。

  滕娇摇了摇头:“不认识,就是看上去有点面熟,像一个以前见过的人。”

  邹全坐在副驾驶车位上,他大声埋怨刘学武应该看着点路,因为刚才他们差一点撞上了一个小姑娘,如果真有点什么,那他们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刘学武干笑了两声,把车打了一个弯开到主道上,车后备箱里塞满了一些干贝龙虾之类的海鲜礼盒,他们要去邹全的一个远方亲戚家里送礼。虽然邹全嘴上不说什么,可是刘学武知道,那个亲戚必定与他目前供职的建材厂,甚至背后的恒凯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然他办的那些事情不会那么顺利。他们都有小秘密,只不过不方便捅破罢了。

  汽车开到一个以房价昂贵闻名的小区附近,刘学武在路边停了车。因为那个小区门口就是一个保安亭,需要刷卡才能进去。邹全抱着四个箱子走进了保安亭,跟值班的门卫说了几句,门卫拨通墙上某个电话摁扭,在征得那家业主的同意后,告诉邹全在沙发上坐着等一会儿。

  下来迎接邹全的是叶景浦家的阿姨,她看到邹全是个生面孔,于是盘问了他几句。邹全简单地说明了来意,阿姨听了一会儿,把东西提上了楼,并请邹全上去坐坐。

  说是坐坐,但严格来说,他只是在门外站了一会儿。因为谭奕宁见到他就惊讶地挑起了眉,装模作样地跟他寒暄了几句,整个身子把大门堵的严严实实。邹全搓着手,说一会儿还有事,只是来看望一下“表姨”喝表姨夫,顺便表示一下心意。

  谭奕宁看了一下保姆提上来的那些东西,夸张地笑着让邹全不必如此客气,那些东西实在是太过于破费。邹全笑着说只要表姨不嫌弃就好,然后又问候了几句就走了,还让谭奕宁不用送了。

  “我也不会想送。”谭奕宁关上门,顿时卸下了脸上的笑容,走到里边的开间,叶景浦和叶淮在沙发上看电视。叶景浦笑着问妻子:“门外那个人是谁?”

  谭奕宁翻着白眼说:“我妈那头的一个亲戚”,一边说,她一边皱起眉头,对叶淮说:“我听说你最近跟邹家那个儿子往来得很频繁。”

  叶淮笑着说:“瞧你讲的真见外,说起来,他还可以算是你的外甥。”

  谭奕宁的眉间愈加不快,她说:“哪门子的外甥,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早就出了五服了。”末了,她又觉得叶淮没有重视她话里的意思,于是又强调了一遍:“那个孩子不着调的很,你别总跟他混在一块。”

  叶淮转着手里的茶杯,轻描淡写地说:“妈你怎么能总用老一派的观点看人?你的侄子很能干呢。”

  眼看着妻子还想说点什么,叶景浦出来打圆场,他说:“只是交个朋友,再说儿子心里有数。”

  谭奕宁撇了撇嘴,没说什么。尽管她儿子做出的决定鲜少是错误的,但她心里隐隐还是有不安的感觉。

  谭奕宁窝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电视上在播放一个商战题材的电视剧,那并不是她感兴趣的话题。她心里还是想着一件事,她的儿子怎么会跟邹全那种人混在一起,这个时候,老阿姨已经把邹全送来的龙虾蒸熟了端了过来,于是她们一家人开始坐起来吃。

  “是澳洲大龙虾。”谭奕宁掰了一只龙虾腿在嘴里嚼着,“真是鲜美”,谭奕宁发自内心地感叹,她心里的那点不愉快也随着味蕾的打开暂时消散而去。

  邹全走回车里,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刘学武又按照他的指示依次又把车开到了几个地点,依旧还是邹全提着东西上去。最后剩下几箱零碎的东西,刘学武拿着那些东西下了车,叫了一辆出租,回到了余彩凤家。

  余彩凤跟刘万宝结了婚之后就搬到了刘万宝的丈母娘留给他的房子里,因为那个地方不仅比他们原来住的地方要宽敞许多,更重要的是,余彩凤认为那里是他们的“结缘之地”,附近还有她梦寐以求的生活环境。用余彩凤的话来说,每天早上她睁开眼都能感受到浓厚的学术气息。

  刘学武回到家里坐定,首先自然是迎来了余彩凤的热情地夸赞,在余彩凤看来,儿子能往家里拿东西是有出息的表现。刘万宝也是一通夸,他憨笑着挑拣了一些刘学武拿回家的零碎东西,用大铁盆装了,捧到厨房去洗,洗的时候还不忘大声教训在堂屋玩游戏的亲生儿子:“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人家往家里拿东西,而你只会吃。”

  刘学武笑而不语,冷静地听着刘万宝对他的追捧以及对白鸽的贬低。他不喜欢白鸽,不过在某种层面上,他还要感谢一下这个继父带过来的儿子,若不是他失手将他打进了医院,他也不会和邹全认识,又怎么会有后来这一连串的喜事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