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我们之间的遥远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306 2019.07.05 20:04

  白鸽是凌晨五点钟被发现的,据说第一个发现他的,是街道的清洁工。扫街大妈说她发现白鸽的时候白鸽手脚冰凉,以为他死了,所以她害怕地大叫起来。

  大妈的尖叫声引来了更多的大妈,其中一个有经验的大妈走过来左手捏住白鸽的人中,右手像处理一块猪肉一样把白鸽的眼皮往上翻又往下翻,端详了半响,笑道:“这个人没有死,就是低血糖晕过去了,赶紧送医院吧。”早晨起来遛弯的黄阿姨刚好看见了这一幕,于是忙不迭地往刘万宝家里送信。

  刘亮被送去的医院,碰巧是黄钰工作的那一家,因此刘万宝请求黄钰的母亲——也就是黄阿姨,请他们家黄医生“照顾”一下,黄阿姨虽然心理上不是很情愿为了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给儿子添麻烦,但是碍着邻里的情面,还是给他的儿子,在市区某家三甲医院内科供职的黄医生打去了电话。

  “小钰啊”黄阿姨说,“咱们邻居家有一个叫刘亮的,早上昏过去被送到你们医院去了,你能不能去看一下是什么情况”

  “哪个刘亮?就是小时候经常偷吃你酸奶的那个刘亮啊,小学毕业后你去了重点中学,你们就不怎么联系了,他爸爸刘万宝,瘦瘦高高的,爱喝酒,小时候给你做过一个小风车,记得吗?记得去看一下呀。”

  听到那边应承了下来,黄阿姨放下了手机,朝刘万宝呵呵地笑着:“放心吧,已经去看了,这孩子,不记得你们家刘亮啦”刘万宝讪讪地笑着:“贵人多忘事。”

  黄阿姨看着刘万宝面色惨淡,知道他担心自己的儿子,这些年白鸽是个什么情况她们这些邻居也略有耳闻,虽然黄阿姨心下可怜刘万宝,一时间也无从安慰起。两个人呆呆地坐了一会儿,黄阿姨再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出租车已经开到了医院楼下。

  刘亮已经从病床上悠悠转醒,但是他告诉护士他的名字叫白鸽,所以一开始黄医生并没有顺利地找到他。刘万宝气愤地嚷嚷:“什么白鸽,他叫刘亮,跟他老子爹姓刘!”

  白鸽病怏怏地躺在床上,仍然不忘记还嘴:“刘亮是你给我起的名字,白鸽是我自己给自己起的名字,你把我赶出了家门,从今往后,我没有你这个爹,你没有我这个儿子”,他还记着昨天晚上的仇。

  “这还了得!”刘万宝方才在出租车上对刘亮产生的怜悯霎时烟消云散,这个儿子,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么让他丢脸的话。刘万宝不禁悲从中来,他横眉冷竖,撸起袖子就要动手:“反了天了你个龟儿子,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哎,我说刘叔叔,这里是医院,别在这动手啊。”黄钰一把攥住了刘万宝抬起的胳膊,于是刘万宝伸出的手掌停留在半空。

  刘万宝看着黄钰,年近五十的他在这个年轻人面前突然觉得有一些自惭形秽。白大褂这种东西,有些人穿在身上像桌布,而穿在黄钰身上可以算是赏心悦目,再加上黄钰长着刘万宝最喜欢的高个子,谈吐高雅,话不多但是给人感觉很靠谱,小臂上微微隆起的肌肉,暗示着他是一个勤于锻炼的人。

  反观白鸽,他那年近三十的儿子看上去还像是一个小孩,佝偻着身躯蜷缩在病床上的样子很容易让人联想起猴子或者老鼠这样的动物。如果说用成语来形容黄钰是玉树临风,那么他的儿子就是贼眉鼠眼,或者獐头鼠目。刘万宝一下子找到了让他自惭形秽的心理从何而起,人说对比产生美,在对比中,刘万宝心头升起了一股无名火。

  刘万宝的手势由手掌变成一根手指,他指着白鸽,目光在黄钰母子脸上流连,语气悲愤:“今天当着你们的面,我也不怕你们笑话,我养的好儿子,你们看看他不成器的样子,三十多的人了,没有正经的工作,天天窝在家里玩,摊上这么个玩意,我倒了八辈子霉!”

  刘万宝每一句话都刺激在白鸽脆弱的神经上,白鸽羞愤难当,恨不得立刻跳起来跟他的亲爸爸大打一架,无奈他的双腿被支架固定住,于是他只能像一个小孩一样哭闹:“首先,我今年二十九周岁,不是三十好几,你不要在人家面前讲虚岁那一套。其次,我找不到工作,还不都是因为你无能?是你当初非逼着我学什么金融,说什么学出来能有出息,你又没有公司让我继承,我学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有用。”白鸽说着说着,眼泪顺着腮帮子流下来,他觉得他自己委屈死了。

  父子俩僵持着。黄钰看着白鸽,他想起了一件非常久远的事情。

  黄钰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当时流行一种叫做“妙娃因子”的电子宠物,形状有点像动画片《数码宝贝》里主角们人手一个的进化钥匙,深受小学生们的喜爱。

  于是黄钰在某一天放学回家经过小区附近百货商场的时候,他指着那个玩具对着妈妈说“我要”,他的妈妈当场就给他买了;而白鸽也对他的爸爸说“我要”,他爸爸只是踢了他一脚。

  至于他妈妈说白鸽小时候偷吃他的零食的事,他早就不记得了,更不屑于去计较。黄钰当下对白鸽有一些怜悯,可能是医生这个职业的天性,他总是同情心泛滥,场面实在是太尴尬了,看着别人尴尬,他自己也会觉得不舒服,所以他骨子里“济危抚困”的大男子主义发作了。

  黄钰对白鸽说:“我有一个朋友正在创业,他们公司应该还在招人,我介绍你去的话应该可以帮你找到一份工作,你愿意试试吗?”

  刘万宝听说黄钰愿意为儿子介绍工作,当下心里有一点期待,于是面色缓和了下来,但这缓和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又被更深的忧愁覆盖,刘万宝为难道:“大侄子你不知道,我这儿子学历不高。”

  白鸽狠狠地撇了刘万宝一眼,他这个亲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况且他对黄钰的提议并不感冒,黄钰不记得他,他却记得黄钰,他的亲爹事事都要拿他和自己比较,他对黄钰这个名字简直恨之入骨,更不会需要他的怜悯!

  但是找到工作的话,就意味着他从此不需要依附刘万宝过活了,腰杆也能挺得直,他不免也有一些心动。

  于是他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包食宿吗?”

  黄钰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包的。”

  白鸽的气色立刻好了起来,当天下午,他就逼着护士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毕竟,他根本没有病,只是吃多了撑着了又遇上了偶发性的低血糖。

  建材厂的老板大老王爽快地拍了板,当场指挥人事给白鸽办了入职手续,于是白鸽就在建材厂干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